首頁 > 韓劇 > 2017年韓劇 地獄使者/Black

地獄使者/Black

地獄使者/Black

《地獄使者/Black》《Black》將講述宋承憲飾演的地獄使者愛上人間女子而違反天條,被從所有人的記憶中抹除而發生的故事 。宋承憲飾演在罪犯中被稱為“陰間使者”的韓武江,總是喜歡從頭到腳一身黑色的裝扮,是一個冷血的角色,兼具反轉魅力。高雅拉飾演能夠預測死亡的平凡女子姜河藍,表面上看起來有些難以溝通,實際上心地柔弱、充滿淚水。李艾兒飾演急診醫生尹秀婉,身世神祕。金桐俊飾演財閥二世吳萬洙,性格明朗亦有一點卑劣。

地獄使者/Black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宋承憲
(童年:崔勝勳)
Black/韓武江 支援隊新人,進重案組是為了查出20年前案件的真相,死後被地獄使者NO.444附身。
金俊(韓武燦)遭遇意外死亡後,將姜廈濫送給金俊的手鍊戴在手上作為紀念,所以被姜廈濫中誤認成童年時的初戀物件“小俊哥哥”。
高雅羅
(童年:玉藝璘、崔明彬)
姜廈濫 金俊(小俊哥哥/韓武燦)小時候的朋友。
父親是被地獄使者附身的姜秀赫,因為是人類與地獄使者的混血,所以能透過看見並觸控地獄使者的影子來預測死亡。
李伊
(少年:宋秀賢)
尹秀婉/金善英 韓武江的前女友,皇家醫院醫師。身懷20年前的祕密
金桐俊
(童年:李丞佑、李建夏)
吳萬秀 財閥二世,私生子,父親與20年前案件有關。皇家生命保險(原為千壽生命保險)代表。喜歡姜廈濫。

地獄使者

演員 角色 介紹
金太祐 地獄使者 No.444 附身在韓武江身上的地獄使者。
認為自己是純天然地獄使者,事實上是"失蹤者",因死亡後屍體未被世人找到,所以不存在任何記憶臉孔於世間。
附身在韓武江身上是為了找出逃跑的地獄使者濟秀東,但不小心愛上姜廈濫,發掘20年前祕密的同時也發現20年前被車撞死的人其實不是金俊而是別人,最後發現真正的金俊就是自己。 007和416偶然發現另一名使者附身自己的身體後同樣不能離開,因而得知肉體對靈本身存在記認 ,一旦靈重新返回自己的身體便會被緊緊抓住不放,使靈無法自由離開
由於韓武江20年前接受了來自金俊的心臟移植手術,因此444一直不能離開韓武江的身體。
趙在允 地獄使者 No.007 Black/地獄使者444的朋友,親眼目睹李舜臣將軍死亡
李圭福
(少年:鄭俊元)
地獄使者 No.416 Black/地獄使者444的朋友,原名為張賢秀,是姜廈濫小時候認識的哥哥的朋友。
  前任地獄使者 No.444 無血無淚的程度為歷代444之最,附身在姜秀赫身上。在拯救妻子時把疑犯槍殺掉,觸犯使者不能殺害人類的禁忌,死後被判處消滅。
樸勝泰 金美麗 附身在閔在勳身上、逃亡百年的地獄使者,不斷殺人替換身體以逃過捉鬼隊的追緝,因此一直沒有被發現
多次想殺害Leo和韓武江,使附身在上的濟秀東和444失去記憶
姜廈濫無意間在醫院看到閔在勳身內的黑影,被韓武江迫供現身,並告訴韓武江20年前姜刑警到醫院向閔在勳查問屍體掉包一事。最後告知韓武江天界最高刑罰是被否定存在,而不是消滅。

瑞雲廳強烈認知支援隊/重案3組

演員 角色 介紹
金元海 羅光堅/瘋狗 刑警,韓武江的搭檔。姜廈濫父親二十年前的同事,因發現20年前祕密,慘遭金英碩殺害。
鄭石勇 奉萬錫 認知支援隊隊長,因被韓武江稱為老短腿而經常生氣。
李哲民 吳昭泰 刑警
許在浩 樸貴南 刑警

其他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金宰英 LEO (參見第六集) 本名金宇植。姜廈濫喜歡的明星,金英碩的兒子。被濟秀東附身。
樸鬥植 濟秀東 Black/444 的搭檔,逃跑的地獄使者。
金家恩 濟秀珍 濟秀東的妹妹。
李冠勳 Chen 受僱於崔根浩的殺手。
李孝濟 金俊/韓武燦 韓武江同父異母的哥哥。姜廈濫的初戀。
徐映花   金俊的母親。
李道京 吳千壽 吳萬秀與吳萬浩的父親。“千壽生命保險”創辦人。
金永善   吳萬秀的母親。
崔閔喆 吳萬浩 吳萬秀同父異母的哥哥,皇家生命保險理事長。
崔元洪 吳尚民 吳萬浩的兒子。
池秀媛 樸智秀 韓武江的母親(金俊的首爾媽媽),皇家醫院醫師。為了救韓武江的性命而狠心摘下被姜廈濫誤傷的金俊的心臟,只因金俊與韓武江一樣都是罕見的Rh陰性A血型。
金正英 崔順貞 姜廈濫的母親。因為發現結婚多年的老公(姜修赫)其實是被地獄使者所附身,心中感到害怕而離開他與夏嵐。
金亨民 姜秀赫 姜廈濫的父親。生前為警察,曾與羅光堅共事。
樸正學   姜廈濫的養父。對姜廈濫的母親時常拳打腳踢,但為了兒子的病願意捐出骨髓。
高承甫 勳碩 姜廈濫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
李海榮 閔在勳 韓武江媽媽的同事,皇家醫院醫師。20年前已被逃亡超過100年的地獄使者-金美麗殺害後附身。
禹賢 王永春 手背上畫著蜘蛛紋身的男子。殺死姜秀赫、克拉拉及其他多人的凶手。
林慧珍 金福熙 王永春的小姨子。
吳超熙 Tiffany/李英熙 在聖托裡尼酒吧工作,與吳萬秀及單浩博熟識。
李龍女 媽媽 Tiffany的母親。
李高恩 孝珍 Tiffany的女兒。
金奇楠   吳萬秀的祕書。
裴正花
(童年:金寶璟)
韓珍淑 皇家生命保險設計師,在冰庫中被凍死,起初誤判為被扼死(第3集)。
尹承勳 單浩博 韓珍淑的丈夫,在聖托裡尼酒吧工作。
孫榮順   巴士上的老奶奶。
李鬥日 金英碩 國會議員。20年前為電視臺PD,曾到武珍市取材。偶遇被騙與吳千壽從事性交易的金善英,拍下影片欲揭發此事卻因武珍時代購物超市倒塌去採訪新聞而中止。韓武江發現20年前的真相是金英碩在採訪的過程中性侵未成年的金善英,並不小心按到錄影,為了不讓帶子曝光,不惜殺害眾多知道20年前真相的人,最後在韓武江的設計下金英碩把所有事情講出來,被韓武江用直播的方式公開給大家知道,這方法是韓武江借鑑承哲父親的。
康文慶   警察署長。
崔範浩 宋載根 武珍署廳長。
金泰律 金建英 武珍市愛心小學特教班的學童,患有身心障礙。
江泰瓊   金建英的母親。
周錫泰 金哲秀 金建英的父親。任職巡警。
許泰熙   武珍市愛心小學特教班老師,金建英的班主任,在國外曾有猥褻兒童前科。
徐恩帥 恩惠 金建英的玩伴,被班主任軟禁及綁架。
車晴華 Clara 20年前,金善英與韓珍淑口中的克拉拉大嬸,是羅光堅的愛人。從事性交易工作,並誘騙金善英與韓珍淑加入;得到羅光堅的資助後突然失蹤。
嚴智萬   押送逃兵的陸軍憲兵隊員。
洪成德 江東哲 牧師。武珍“時代購物超市”倒塌事件真相調查委員長。私下收受“千壽生命保險”吳千壽致贈的後援金,卻將事實推給樸承哲的父親,致使所有遺屬對朴父不諒解。
宋閔亨 禹炳植 武珍“時代購物超市”建築工程負責人,20年前於建物倒塌後據媒體報導,禹某欲逃亡國外途中遇交通事故身亡,但有證據顯示他還活著,並在菲律賓和小三生了一個兒子,後來在樸承哲的母親不斷的追查下,證實禹炳植仍然活著,但因患上重病而不能將真相公開,樸承哲的父親綁架禹炳植的兒子並設下假的炸彈裝置,並利用直播形式企圖引禹炳植現身。金英碩得知後通知李冠勳到現場更換真的炸彈裝置,並報警指樸承哲的父親曾購買炸彈,最終禹炳植的兒子被炸死,樸承哲的父親在警方亂槍掃射下慘死。樸承哲的父親死前緊握字條並交到韓武江的手上,希望韓武江能為其尋冤得雪,韓武江根據字條上的線索找到樸承哲的母親拍下的所有相片,並從市內高處灑下,揭露禹炳植仍然在生。金英碩命令李冠勳把禹炳植滅囗,再製造成自殺身亡。金英碩承認20年前為禹炳植製造交通意外的假象。
李俊敘 樸承哲 20年前於武珍“時代購物超市”倒塌時遇難的學生,姜廈濫認識的哥哥。
李澾 孫炳浩 Tiffany指控吳萬秀性侵不遂歐打成傷的證人之一,另一證人為Leo。吳萬秀向Tiffany認錯道歉,阻止了Tiffany攜女自殺的行為。而後Tiffany發現真實的犯人並不是吳萬秀而是另有他人。
崔英   吳萬浩的司機,作證拆穿了吳萬浩的不在場證明。
姜寅淇   刑警。
延濟旭 李秉泰 韓武江的後輩,和韓武江一起追查金善英被性侵的錄影帶下落。
車敏赫 車敏赫 皇家醫院住院醫師,吳千壽的主診醫師,對薄菏有敏感症。在部隊擔任軍醫時對於吳萬秀的同母異父弟弟慶秀之死做了偽證。
樸基燦   催眠師,重案3組眾人請來試圖以催眠方式讓韓武江恢復記憶
權赫洙 崔根浩 前武珍市長。無獨有偶,與金英碩一樣在武珍“時代購物超市”倒塌時犯下性侵的勾當,也被拍下錄影帶。在命令李冠勳製造金英碩的自殺後,讓李冠勳跟蹤尹秀婉/金善英到機場,以確認她離國。卻發現尹秀婉/金善英忽然掉頭並找到一直藏身的李雋泰把他們捉走。姜廈濫致電重案3組告知第4人和帶子的事,被李冠勳盜聽。崔根浩讓李冠勳捉拿姜廈濫,拿回帶子。重案3組三人眾趕到現場拯救姜廈濫及捉拿李冠勳,卻被崔根浩的手下和李冠勳制服並帶到崔根浩的大宅游泳池以死脅迫姜廈濫說出帶子的事。崔根浩最終死於韓武江的槍下。

地獄使者/Black分集劇情

第1集
2017年九月的武慶山現場,韓武江隨著前輩冒著暴雨來到一處密林,發現了一具被掩埋的屍骨。晚上,前輩吩咐韓武江到快餐店買漢堡,店中,服務員夏江嵐正在為前男友點餐,店長粗暴地摘掉了夏江嵐的墨鏡,而墨鏡外的世界裡,夏江嵐看到了前男友背後的死亡陰影,夏江嵐請求他晚點再走,前男友卻不屑一顧,而走出門的那一刻,卻被卡車碾死。夏江嵐回到家,對著電視機說起這件事,傷心地大哭,原來能預見人的死亡,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早上,夏江嵐乘坐飛機飛往芬蘭散心,睡著的時候墨鏡滑落到地上,身旁的小女孩悄悄撿起戴了起來,姜夏嵐發現墨鏡不見,尋找時發現小女孩的身後再次出現黑影,正是女孩死後的樣子,姜夏嵐驚恐地望著乘客們,也全部被黑影籠罩,姜夏嵐預感飛機要出事,發了瘋一般嘶吼著阻止飛機起飛,但乘務人員押送她下了飛機,不過多久,飛機失事,乘客無一生還。警察們通過屍檢,發現深林中埋葬的是一具十年前的女人屍體,但排查了所有十年前的失蹤人口均未發現相符的女性,前輩吩咐韓武江將發現的矽膠拿到整形醫院檢查,臨走前,姜夏嵐被警察押送來,韓武江看到姜夏嵐,好奇地到審訊室觀望,審訊室中皇家生命保險人員韓珍淑也趕來保釋丈夫,兩方一言不合打了起來,混亂中韓珍淑不小心倒向姜夏嵐,姜夏嵐再一次看到了韓珍淑死後的黑影,突然瑟瑟發抖,告訴警方她看到了死後的影子,所有警察都不肯相信,只有韓武江與一旁為糾紛案作保險的人員吳萬洙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個女人。晚上,韓武江來到審訊室,姜夏嵐告訴韓武江自己能看到黑影的事情,而韓武江卻沒有相信,早上,姜夏嵐走出警局,讓韓武江送她回家,路過江邊大橋時,里奧的經紀人如約站在欄杆邊鬧自殺,姜夏嵐再一次看到了黑影,告訴了韓武江,而韓武江卻不屑一顧,送回家後,韓武江再一次經過那裡,卻親眼見證了他入水的那一刻。晚上,韓武江趁著醉意敲開姜夏嵐的門,請求她跟著自己一起工作,並鼓勵她擁有的並不是詛咒,而是能解救的超能力,姜夏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對她說話,有些動容,但還是將韓武江關在門外。韓武江來到整容醫院檢視檢查結果,才知道屍體做了變性手術,當看到照片的那一刻,韓武江驚呆了,立即開車來到一處工廠,就在以前,自己親眼目睹這個人對著一位女生拳打腳踢,質問"帶子"的下落,韓武江找到遺落的胸牌,根據上面的資訊,來到到學校尋找一位叫做金善英的女孩。原來,韓武江在整容資料上看到的照片正是她的妻子秀婉,原名金善英。妻子一直用秀婉的身份活到現在。姜夏嵐決定減掉厚重的劉海,試著用眼睛發現黑影救人,路上,他預測到一位大叔的死亡,於是一路緊緊追隨,發現他來到警局附近,於是打電話給韓武江,決心一起救人,韓武江正沉浸在被妻子欺騙的抑鬱中,無心與姜夏嵐合作,無奈之下,姜夏嵐決定自己動手,假裝被大叔毆打拖延時間,正當大叔逃跑時,韓武江趕來逮捕了大叔,挽救了性命。抓到大叔後,韓武江正準備離開,姜夏嵐告訴她事情還沒有結束,她發現大叔涉及到人質案。姜夏嵐根據記憶,鎖定了購物中心的位置,找到了記憶中正在哭的女人,發現與她糾纏的前男友與姜夏嵐記憶中的描述一樣,是個帶槍的逃兵,正在躲避追捕。韓武江讓女人聯絡男友,在店中將他抓捕歸案。完成任務的姜夏嵐心情大好,來到桑拿洗澡,洗完後發現手機有許多韓武江的未接來電,姜夏嵐匆忙趕到警局,韓武江早已離開,姜夏嵐在韓武江的位子上發現了一張帶著紅繩的照片,正是她小時候為小俊哥哥親手做的那條。軍官帶走了逃兵,卻並沒有發現槍支。恰巧電視臺進行廣播,原來真正的犯人依舊在外,韓武江代替大叔成為了人質,中槍倒地。韓武江被送到醫院,搶救無效身亡。半夜,韓武永在停屍間,卻突然冷漠地甦醒。

第2集
夜晚,一位醫生偷偷來到停屍間,正準備下刀時,韓武永突然睜開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醫生看,醫生嚇得屁滾尿流,韓武永輕蔑地嗤笑了一聲,起身扭了扭身上僵硬的關節。韓武永的媽媽來到手術室,秀婉正沉浸在韓武永死亡的悲傷中無法自拔,突然,醫生跑來告訴她們,韓武永活過來了,母親欣喜不已,與其他醫生跑去確認,韓武永洗了洗身上的血跡,換上一套黑色衣服,踱步在醫院的長廊,而與以往不同的是,他的眼神不再恭敬和善,而是冰冷而驕傲。姜夏嵐得知韓武江的是他童年的小俊哥哥後,對他的死歉疚不已,在家中準備自殺,而踢開箱子的那一刻,新聞插播一條急訊,在購物廣場被槍殺的人質奇蹟生還,姜夏嵐直到韓武江活下來後,想要掙脫繩子,卻夠不到箱子,意識逐漸模糊,再一次醒來,吳萬洙和一條狗正在身邊看著她。吳萬洙說明自己的來意,那天在警局得知姜夏嵐預知了飛機失事的訊息,牽著寵物狗十犬來到姜夏嵐家求十犬的性命,才恰巧拯救了吳萬洙的性命,姜夏嵐以預測狗命為條件,請求吳萬洙開車送她到醫院,半路,姜夏嵐看到馬路旁頭痛欲裂的韓武江,立即下車上前焦急地詢問他的情況,而此時的韓武江粗暴的推開姜夏嵐,走了沒幾步便倒地昏迷,姜夏嵐急忙將韓武江送到醫院。母親與秀婉向姜夏嵐道謝之後,被神經外科醫生叫到了診室,韓武江的各項指標都恢復正常沒有大礙,科長也來到診室,得知韓武江沒有大礙後,抱著愛人關係的母親安慰著,而臉上,卻是陰沉的表情。科長悄悄來到病房,在韓武江的藥瓶中注射針劑,還未打完,接到電話後便匆匆離開,電梯中,科長無意間與上樓趕來的姜夏嵐相撞,科長一把奪過姜夏嵐撿起的針管鑽進電梯。姜夏嵐來到病房門口,秀婉正握著韓武江的手熟睡,韓武江醒來,看到身邊的妻子,卻絲毫不認識,粗暴地甩開秀婉的手,秀婉醒來關切的詢問傷勢,併為自己隱瞞身份的事情道歉,而韓武江卻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只是一把抓過秀婉的手,讓她摸他的心臟,秀婉不知何意,韓武江再一次甩開,趕走了秀婉。姜夏嵐來到醫院,細細端詳著韓武江的睡顏,認出他正是自己小時候喜歡的小俊哥哥,正要將他甩丟的紅繩綁在手腕上,卻被他一把掐住脖子,姜夏嵐以為被玩弄感情,生氣地走了,韓武江翻出夾克中水晶球一樣的東西裝在身上,套上衣服便要離開,卻又被回來的姜夏嵐緊緊跟在後面直到上公交。公交車中,韓武江大鬧乘客,混亂中趁機下車,鑽進路邊廢棄的櫃子,一瞬間就來到了警局的洗手間。前輩素泰看到韓武江急忙上前詢問傷勢,韓武江卻一改往日謙卑的態度,拉過素泰命令他找到一處地址,拿起字條便離開警局。韓武江來到一位阿姨的煎餅攤身後緊緊跟隨,想要找到他所找的人,不久,受保護費的嘍囉出現,韓武江錯認,幫助阿姨制服了嘍囉,才得知認錯了人,隨後又將趕來的幫手打翻在地,又找到那個人妹妹的學校,卻因為下身裸露闖進女廁所,被人當做變態再一次回到警局。前輩羅警官在電話中呵斥韓武江快速來到案發現場,韓武江擔心附身的這個人被炒魷魚影響計劃便趕了過去。精神病院中,一個女人身中數十刀當場死亡,素泰在衛生間發現了罪犯未燒乾淨的照片,上面卻是韓武江年輕時還是小俊的照片,班長立即命令素泰檢驗DNA。韓武永此時趕到醫院,護士告訴他現場地點後,將七號病人臉上有刀疤的線索也告訴了韓武江,韓武江來到屍體旁,性情大變,不再嘔吐,而是十分冷靜精準地判斷了凶手並非精神病人而是有意為之。姜夏嵐回到公寓發現繼父偷偷退掉了房子拿走了保證金,急忙來到家中尋找,無意間發現了母親珍藏起來的父親的警察證件,裡面有一張名為千秀生命的公司寫給母親的紙條,告訴母親父親並非失足死亡,姜夏嵐想到小時候父親回家,姜夏嵐發現父親背後的黑影,有一個手背上紋著黑蜘蛛的人將父親從高樓推下。夏江嵐找到正在醫院工作的母親質問她為什麼沒有與公司的人見面,母親卻咬牙堅持自己不想得知真相,愛上父親生下女人都是自己犯下的錯誤,姜夏嵐受傷至極,跑出醫院自己尋求真相,但始終無法查出紙條的地址。無奈之下,姜夏嵐回到家,找到小俊給自己寄來的信上的地址,卻碰到繼父拿走了自己唯一的積蓄。姜夏嵐傷心欲絕,在夢中夢到消失的小俊,醒來便開始懷疑起現在韓武江的真實身份。原來,韓武江被人質挾持時,早早被凶手僱來的狙擊手盯上,一槍斃命,而這起命案卻是陰間使者們的失誤,為了找到殺害韓武江的真凶,地獄使者附在他身上,決心找到幕後的真凶,蔡秀東。

第3集
在人類所無法觸及的領域,隱藏著成千上萬的陰間使者,一部分是違背天命自殺而變,一部分則是擁有高貴地獄血統的高貴使者,444號便是其中之一,而他卻被不幸與蔡秀東——也就是在江邊跳江自殺的經紀人分成一組,蔡秀東膽小怕事,時常耽誤了索命的任務,444號忍無可忍,為了與他分開,444將索命的水晶球給他,讓他獨自完成任務,藉此與他分開。而獨自做任務的蔡秀東卻中途逃跑,附身屍體在陽間遊走,444自知闖下大禍,拿著蔡秀東丟下的水晶球來到人間四處尋找,經過購物廣場時,韓武江正好被擊斃,而就在附近,水晶球有了反應,為了找到蔡秀東免去懲罰,444決定附身韓武江,找到蔡秀東。正當附身的韓武江在江邊思考蔡秀東消失的線索時,不小心被自行車推搡,水晶球滾落到馬路中央,韓武江立即跑過去,小心地開啟,發現裡面指引他索命的人,正是姜夏嵐,韓武江愣住了,就在這時,姜夏嵐坐計程車經過,看到車子向韓武江疾馳而來,急忙跑過去,兩人滾到了一邊,姜夏嵐看韓武江平安無事後便暈了過去,韓武江將姜夏嵐送回家,看到房間還沒有取下的上吊繩,於心不忍,而且急於找到蔡秀東,便決定過段時間在解決姜夏嵐的問題。夏江嵐醒後,照著地址來到了韓武江搬走的家,順著門縫的光,發現韓武江正在家中用膠帶封住了全部的櫃子,姜夏嵐打電話給韓武江,韓武江看後粗暴地結束通話,姜夏嵐失望地離開了。突然,444的兩個朋友057和古代使者尋著遺落的櫃子爬了進來,告訴韓武江最近被地獄通緝非法附身人類,勸告韓武江儘快找到蔡秀東,學著韓武江生前的樣子,不要再隨自己的性子胡鬧。韓武江無奈地答應了。混混們來到一個男人的家,正準備搬走東西抵押債務,正當混混們搬走冰櫃時,一個女人渾身僵硬,死在裡面。混混們立即報警,羅警官等人立即來到現場進行調查,這時,韓武江一改往日的衣裝,西裝革履地來到現場,細心觀察屍體的情況,正當這時,欠債的男人抓住附近的女人做人質,極力解釋冰櫃裡的人不是自己殺的,韓武江舉起槍,毫不猶豫地打中了兩人中間的部位,給予警察解救人質的時間,抓走男人後,羅警官看到被槍打穿的報紙,不禁感慨,當年的韓武江連槍都不敢舉,如今卻乾脆利落。男人正要被逮捕接受調查,韓武江制止了警察的行動,她掀開屍體的勒痕中指部位少了一截,而男人的手指完好無損。警察們大吃一驚,如今的韓武江突然有了如此精準的分析能力。韓武江回到警局,精確地分析出了屍體真淑的死亡時間是在一個月,凶手為了警告某人才活活凍死了真淑,很快將會有第二次殺人行動。正如韓武江所言,秀婉正躲在房間裡對著網上的屍體照片瑟瑟發抖,一邊愧疚一邊擔心真淑會暴露自己的位置,突然,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在秀婉的脖子上,一個臉上有刀疤的男人笑著交出了秀婉的真名,並誠實地告訴秀婉冰櫃殺人一案並非他所為,要求此番前來是要求秀婉為她做一件事。姜夏嵐在家中看到還未收拾的上吊繩,想起了那天救她一命的吳萬洙,來到吳萬洙所在的皇家生命,姜夏嵐驚奇地發現當年的千秀生命早年被皇家生命收購,姜夏嵐找到吳萬洙,請求他查詢一下寫紙條的李政培員工資料以及他父親的保險狀況,但因為年代久遠,當年的資料均沒有電算化,吳萬洙熱心地幫助姜夏嵐找人一一查閱紙質的資料。韓武江與羅警官一同來到真淑生前工作過的皇家生命,調查是否有斷指的員工,就在這時十犬嗅到韓武江身上的死亡氣息,咬傷了韓武江,吳萬洙急忙送到診室進行賠償,韓武江恢復後正要離開醫院,一箇中學生樣子的人經過,韓武江本能地避開,兩人擦肩而過後互相錯愕一陣,這個中學生,早已經死亡,韓武江認出這是一個自殺的地獄使者,於是假裝打電話,才瞞過了地獄使者。吳萬洙回到家,因為真淑死亡的的醜聞披露被大哥狠狠教訓了一頓,吳萬洙為了還皇家生命的名譽,決定調查真淑的案子,吳萬洙看到地上真淑的資料,發現他正是那天在警局見到的那個女人,而姜夏嵐一眼便預知了他的死亡,吳萬洙更加確定了姜夏嵐的能力。吳萬洙找到正在躲避房租的姜夏嵐,勸告她進入皇家生命,以她的超能力阻止皇家生命入保的人遭遇不測,姜夏嵐吸取了韓武江得勁教訓,拒絕了吳萬洙的要求。吳萬洙不肯放棄,找到了姜夏嵐所找到的手背蜘蛛紋身的人的線索,姜夏嵐只好答應吳萬洙正式入職。韓武江一一撥打真淑客戶裡的名單,無意間發現秀婉也名列其中,羅警官感到奇怪,帶著韓武江一起來到醫院進行試探,這讓秀婉更加不安。韓武江來到蔡秀東妹妹的學校,偶然間遇見了一個十分奇怪的學生,得知他曾經自殺後,懷疑蔡秀東隱藏在這個學生身體內,於是來到教室查詢,而姜夏嵐恰巧來調查皇家生命客戶的生死情況,無意間發現了學生背後的黑影,韓武江立即鎖定了那個學生,威逼他走出身體,而他並非蔡秀東,而是7644號。7644認出444號,藉此威脅他,韓武江假裝害怕,等待7644進入人身後,將他扔到樓下,消除了他的記憶

第4集
親眼目睹姜夏嵐的超能力之後,韓武江發現這個女孩正是自己尋找蔡秀東的好幫手,於是晚上找到姜夏嵐,態度突然轉變,言辭懇切地請求姜夏嵐陪在自己身邊,而姜夏嵐卻不肯再用眼睛救人,無論韓武江如何勸說,夏江嵐都斬釘截鐵的拒絕。吳萬洙偷偷看望病重的父親,卻被哥哥無情地趕了出來,吳萬洙望著病房裡微弱的燈光,流著淚暗暗發誓,陣型皇家生命,就在這時,吳萬洙在醫院花園的走廊上看到了喝得爛醉的姜夏嵐,姜夏嵐得知韓武江失憶後,跑到病房確認,抑鬱至極,趁著酒醉將自己的不滿全部發洩了出來,吳萬洙看到後,將姜夏嵐揹回了家。韓武江躺在床上,做起了死去的韓武江兒時的夢,那是他消失後的記憶,小時候的韓武江和一個小男孩在廢棄的工廠中躲藏著一個臉上刀疤,手背紋著蜘蛛的男人,兩人將男人打暈才得以逃脫。朋友看望韓武江,提醒韓武江一直穿黑色衣服,才不會被姜夏嵐發現自己地獄使者的身份。素泰從郵箱中拿出本月所有人花費的賬單,無意間看到韓武江被射殺那次的超速罰單,蘇坦感到十分奇怪,當日韓武江正在購物廣場被挾持,而韓武江超速的地點與購物廣場方向截然相反。正思考著,英才警署的人員來到警察局,當天射殺韓武江的狙擊手突然在家中放煤氣罐自殺,生死未卜,而此人最後一次通話的物件則是韓武江,而如今的韓武江是地獄使者,全然不知此時的前因後果。英才署無計可施,只好離開。臨走前英才署接到電話,劇集韓武江的人已經醒來。來到醫院後,兩人單獨待在病房,可沒過多久,狙擊手便渾身抽搐,不省人事。自從真淑被殺後,秀婉天天不守舍,就在之前,秀婉打電話勸告自己將之前的帶子拿出來狠狠敲詐"那個人"一筆,而秀婉原本以為正是"那個人"拿走的帶子,如今知道不是之後更加不知道帶子的下落,秀婉努力保持冷靜,換下工作服離開了醫院。韓武江回到家,想起狙擊手在醫院所說的話,他告訴韓武江,自己的狙擊並非誤殺,而是被威脅做事,槍對準的正是韓武江,韓武江得知自己附身的人並非是姜夏嵐所害,而是擁有必死的命運,韓武江想要藉此讓姜夏嵐擺脫陰影,幫助他找到蔡秀東,韓武江想要向姜夏嵐證明卻無從下手,突然,韓武江想起素泰拿到的罰單上,韓武江曾在與商場截然相反的地方超速,於是回到警察局,根據地址來到交通所,調出了韓武江去商場前的行蹤,這才發現韓武江之前還去過酒店,韓武江突然想起,自己在抓蔡秀東時,自己曾經在酒店偶遇過他。韓武江立刻打電話約姜夏嵐見面,通過停車場人員的證詞,證明韓武江的死並不是姜夏嵐造成的,而是無法躲避的命運。韓武江本以為姜夏嵐會卸下包袱做他的眼睛,但姜夏嵐卻還是猶猶豫豫,低頭看錶,去往武鎮的車快要來不及,姜夏嵐還要去那裡觀察保險的客戶,於是將小時候兩人合影的照片拿了出來,急匆匆地走了。羅警官在翻查真淑的遺物時發現了一筆十億的轉賬記錄,羅警官按照地址來到武鎮尋找線索,發現了那一條街附近的監控,羅警官等待監控調出的時候,順便看望當時一起共事的老上司總長,總長十分熱情,讓羅警官將監控直接發來檢視,但畫面十分不清晰,羅警官只好用優盤拷貝下來,與總長告別,羅警官走後,總長翻看監控時,一個人影另總長驚嚇不已。姜夏嵐在武鎮想要觀察總長是否黑影,總長突然急匆匆出門,陰差陽錯錯過了見面。朋友提醒韓武江,這個身體一定要保護好,韓武江生前被人暗害,如今肯定會繼續實施計劃,突然電話響起,韓武江接起電話,裡面的人卻並沒有理會韓武江,而是聽到了兩個人對話的聲音,是狙擊手,韓武江意識到狙擊手出事,立即趕到醫院,一位黑衣人舉著針管,正坐在那裡等待時機,兩人廝打起來,韓武江打敗他後,卻意外中針。姜夏嵐坐車追趕總長的車,總長在前面突然一陣剎車,一個髒兮兮的小孩突然摔倒在總長面前,總長急忙下車檢視,小孩卻突然逃跑,姜夏嵐趁機記錄下了總長的命運,工作完成後來到超市買東西,無意間再一次看到了那個孩子在偷巧克力,姜夏嵐將孩子送到警署,等待的時候,姜夏嵐突然看到了孩子的陰影,被人裝在箱子裡活埋,姜夏嵐擔心極了,過了一會,孩子的父親金巡警來接孩子,姜夏嵐再三叮囑一定要讓孩子在家。總長來到真淑的家中,翻看真淑以前的照片,看到原樣後震驚不已,而黑影也隨之出現。韓武江為了瞭解附身的這個人究竟隱藏著什麼祕密,來到之前秀婉去過的地下室,發現了一片錄影帶,秀婉整容前的真身,金善英出現裡面,做完自我介紹後,脫下了衣服。

第5集
姜夏嵐坐在公交車上,滿腦子都是那個被活埋小男孩的命運,考慮再三,決定找到韓武江,答應與他合作的請求,韓武江得知後十分高興,但答應後的姜夏嵐立刻拉著他的手準備去解救那個小男孩,韓武江關心的是存在於人的身體裡蔡秀東的靈,而並不是將死之人的黑影,於是並沒有理會姜夏嵐的請求,回到了家裡,姜夏嵐無奈之下決定自己去救男孩,而回到家後,朋友提醒韓武江,放任姜夏嵐解救孩子後,等於自己干擾了人類的生死,遭受懲罰,意識到麻煩的韓武江立刻跑出門尋找姜夏嵐,而姜夏嵐早已不知去向,韓武江跑回警局,向素泰請教如何定位,這才發現姜夏嵐正在自己的手機定位中。姜夏嵐偷偷來到男孩家附近,尋找是否有在黑影中看到的手纏繃帶並蓋著印章的人出現,不一會,姜夏嵐感到餓了,於是拿出香蕉墊了墊肚子,這時,男孩的班主任出現了,想要順道接男孩上學,而男孩因為吃巧克力腹瀉無法出門,班主任正要離開時,姜夏嵐攔住班主任正要詢問時,自行車不小心踩到香蕉皮,將班主任撞倒,姜夏嵐立即將班主任送到醫院包紮,而看到護士綁在手腕上的位置,姜夏嵐懷疑是他害死了男孩,而繃帶卻並沒有印章,另姜夏嵐疑惑不已。姜夏嵐一路跟蹤班主任來到教室,班主任十分和藹可親地與孩子們上課互動,姜夏嵐正準備離開,突然一個小孩提議讓班主任在自己的作品上蓋章,蓋章的過程中,圖章不小心掉落,孩子們撿起來,調皮地在班主任繃帶上蓋了一個,所有特徵全部吻合,姜夏嵐確定他就是凶手,於是用手機拍下照,悄悄離開了教室。總長在辦公室,望著監控發呆,多年前,自己還是個巡警時,與姜夏嵐的爸爸秀赫巡查時,看到了年輕的真淑,真淑患有小兒癌,行走不便,頭腦簡單。一臉興奮地告訴自己她要去見一個朋友。回想起這些,總長盯著監控中戴著金手錶與真淑見面的人,一邊翻出了自己多年前的記事本,曾經有一個叫正武的人做未成年人性交易,坑害過真淑,而卻在逮捕前逃跑,總長十分擔心,難道他再次出現,殺害了真淑?總長來到醫院,看望吳萬洙的父親,在電梯上,遇見了複診的秀婉,看到總長後,秀婉害怕地捂上臉,多年前,真淑口中的朋友正是自己,而看到看到真淑背後的警車,秀婉警惕重重。多年後,總長看著整容後的秀婉,卻並沒有認出。來到病房,總長看著老朋友,想起了多年前的往事,那時兩人事業都蒸蒸日上,吳父在飯店向自己炫耀著新買的紋有蝴蝶圖案的金手錶,有天吳父突然找到總長,坦白自己接受真淑性招待的事情,懇求總長放過自己。總長心軟答應了請求。正回憶著,吳萬洙大哥走了進來,總長詢問大哥是否看見過那塊金手錶,大哥告訴總長現在在他手裡。總長暗暗吃驚,懷疑大哥就是那天見到真淑的人,於是故作鎮靜離開病房想要找人調查,而大哥看總長神情怪異,立即警覺起來。在回家的路上,總長被卡車撞翻,倒在路邊奄奄一息,卡車的司機下車後露出沒有中指的手,向上頭報告情況。韓武江根據定位來到姜夏嵐蹲點過的男孩家,手機突然沒電,姜夏嵐的行蹤再次中斷,突然,男孩一個人走出家門,身後跟著兩個地獄使者,韓武江確定他便是姜夏嵐口中的男孩,於是跟著他來到一座公寓內,只見男孩爬樓翻進一個窗戶,不停叫著"恩惠"的名字,而這一切被遠端監控的班主任發現後,立即出門趕回家中。路上,姜夏嵐一邊跟蹤,一邊聯絡吳萬洙查詢班主任的身份背景,才發現他曾在法國犯下過對智障兒童性侵罪。姜夏嵐跟著班主任走進公寓,發現老師正馱著箱子開車準備離開,姜夏嵐用身體擋住車,命令老師開啟箱子放人,班主任用車窗夾住姜夏嵐無法動彈,緊要關頭,韓武江出現兩手重重擋住車,制服了班主任,姜夏嵐開啟後備箱,裡面卻是一個女孩,原來,早在幾天前班主任用小狗誘惑男孩的朋友恩惠並實施了強姦,男孩為了找恩惠被班主任發現,早已將他推下樓,被送進醫院。姜夏嵐再一次來到男孩家中確認沒事後放心地離開,半路,韓武江陪著姜夏嵐來到兩人一同上過的武鎮小學,滿滿的記憶在姜夏嵐腦中鋪展開來,不知為什麼,附身韓武江的444號,卻總能看到韓武江過去的記憶。回到車上,看著滿身傷痕的姜夏嵐,韓武江不知為何心疼起來,還算善良美麗的女孩,究竟是為什麼而死。羅警官接到總長的死亡通知後,來到總長家中參加葬禮,後輩們將總長的車中的東西整理出來,羅警官在這些東西中發現了記事本,還有一張印有真淑家酒店的甜南瓜圖案,羅警官看到圖案突然跑到一家廢棄的房屋,這家屋子的招牌也刻印著甜南瓜,而這個圖案,正是服務員時的真淑的老闆克拉拉所畫。韓武江回到家,朋友們質問韓武江為何阻止了男孩的死亡,韓武江搖搖頭,原來,姜夏嵐臨走之前,因為男孩身上的黑色襪子,並沒有看到黑影,男孩到了晚上,還是未能逃脫死亡的命運。

 1/4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

地獄使者/Black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排行 TNmS全國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所有節目 戲劇節目
1 2017/10/14 2.141% 2.416% 3 2 2.0%
2 2017/10/15 3.876% 4.170% 1 3.5%
3 2017/10/21 3.963% 4.715% 2.7%
4 2017/10/22 4.318% 5.080% 3.7%
5 2017/10/28 3.595% 4.229% 2.9%
6 2017/10/29 4.087% 4.714% 3.6%
7 2017/11/04 3.850% 4.427% 3.0%
8 2017/11/05 3.247% 3.727% 2.6%
9 2017/11/11 2.966% 3.636% 2.3%
10 2017/11/12 3.409% 4.245% 2.4%
11 2017/11/18 2.535% 2.795% 2 2.1%
12 2017/11/19 3.074% 3.613% 1 2.9%
13 2017/11/25 2.532% 2.707% 3 2 2.4%
14 2017/11/26 3.038% 3.234% 1 1 2.8%
15 2017/12/02 2.453% 2.395% 2 2.0%
16 2017/12/03 3.470% 3.810% 1 2.6%
17 2017/12/09 3.085% 3.403% 2 2.2%
18 2017/12/10 4.181% 4.518% 1 3.4%
平均收視率 3.323% 3.769% - 2.73%

地獄使者/Black音樂原聲

Part.1(發行日期:2017年10月15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Take Me Out 南太鉉 04:30
2. Take Me Out(Inst.)   04:30
 

Part.2(發行日期:2017年10月29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Like A Film leeSA 03:38
2. Like A Film(Inst.)   03:38
 

Part.3(發行日期:2017年11月26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Anotder Me Min Chae 04:35
2. Anotder Me(Inst.)   04:35
 
主演相關韓劇
  • Mouse/窺探
  • 某一天滅亡來到我家門前
  • Voice4
  • 月刊家
  • 朝鮮驅魔師
  • tvN特別獨幕劇2021
  • 五月的青春
  • 月升之江
  • 哆哆嗖嗖啦啦嗖
  • 晝與夜
  • 境遇之數
  • 模範刑警
  • 便利店新星
  • 一起吃晚飯嗎
  • 十匙一飯
  • 輔佐官2:改變世界的人們
  • 請融化我吧
  • 美好愛情,精彩人生
  • 阿斯達年代記
  • 新入史官具海玲
  • 當惡魔呼喊你的名字時
  • 偉大的秀
  • 助理/輔佐官
  • 抓住幽靈
  • 深淵/Abyss
  • 各位國民
  • 救救我2
  • 獬豸
  • 天空之城
  • 先熱情地清掃吧
  • 地獄使者/Black點評討論
       共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