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

捉迷藏

《捉迷藏》講述韓國業界第一的化妝品企業的女繼承人和不得不代替她生活的另一個女人的命運,以及圍繞著他們的慾望和祕密,4個男女交錯的命運和愛情故事。

捉迷藏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李幼梨
(童年:趙藝蓮)
閔彩潾 太平洋化妝品公司專務。在外面總是能看見她開朗和聰明的性格,但在家中卻被奶奶海琴極度憎恨。童年時於孤兒院長大,當集團的孫女秀雅被誘拐失蹤後,她在安排下取代了秀雅的位置而代替她生活。雖然她盡心盡力地為公司工作,但依然被奶奶不當作人看待,更將她嫁給在尚作公司利益交換。因此,遭受折磨的彩琳決定向傷害她的人復仇。
宋昶儀
(童年:崔勝勳)
車恩赫/趙成敏 太山集團隨行祕書,必斗的親生兒子。他負責替會長和在尚解決問題,妍珠的男朋友。自小在媽媽拋棄兒子及爸爸沉迷賭博的環境下長大,但依然擁有一顆正直的心。他在公司裡保持低調的同時,背後卻收集著集團的祕密
嚴賢璟
(童年:申鄰雅)
河妍珠 太平洋化妝品公司訪問銷售辦事處員工,優秀的工作態度令她成為辦事處裡的最佳員工。自童年起已經對化妝品很有興趣,故在成年後一邊在公司工作,另一邊在閒暇時開發化妝品,以能幹的彩琳為榜樣。雖然出身基層,但由於作為長女的關係,她肩負起照顧妹妹的責任而努力工作。
閔秀雅 海蘭的女兒,太平洋化妝品公司的繼承人。在童年時被必鬥拐走,自此失去蹤影,其人生被彩琳所取代。
金永敏 文在尚 太山集團的繼承人,平日經常飲酒作樂,亦經常與女人亂搞關係。他對於公司的事務一點也不上心,但隱瞞著父親設立了祕密資金。

彩琳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趙美玲 樸海蘭 彩琳的養母,海琴的獨生女。表面上看似優雅,但因年輕時失去女兒秀雅而精神崩潰,在20年間仍未能忘記女兒被誘拐的記憶
鄭惠先 羅海琴 太平洋化妝品公司的創辦人兼首任社長,海蘭的媽媽。她憑藉強烈的自我意識及不妥協的目標意識,令公司發展成為韓國頂級化妝品品牌。在20年前孫女秀雅被誘拐後逼不得已將從孤兒院領養的彩琳繼承血脈,對她非常憎恨。
李鍾原 閔俊識 彩琳的養父,太平洋化妝品公司現任社長。在年輕時與海蘭結婚後,由原本只是一個平凡公司職員成為公司的領導層。雖然彩琳並非由他親生,但也非常疼愛她。
尹多景 金秀京/金善慧
(金室長)
在海琴家擔任了30年管家,一個只要別人願意付錢就會願意獻出自己的生命的忠誠僕人。她的忠誠令極度不信任別人的海琴也將緊急情況交給她處理,但是在家中目睹彩琳被欺壓的情況下,她總在暗中幫助彩琳。

妍珠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徐珠熙 都賢淑 妍珠、琴珠和東珠的媽媽,經營著一家餐廳,經常為身邊事物抱不平而出頭阻止的大嬸。
金惠智 河琴珠 妍珠的妹妹,在媽媽的餐廳幫忙。自童年起患有心臟病,需要長期服藥。
崔熙珍 河東珠 賢淑的幼女,一個不懂事的女孩,經常在家引起麻煩,夢想進入演藝圈。

其他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尹朱尚 文太山 在尚的爸爸,韓國財閥太山集團的會長。表面上看似很隨和和風趣,但內裡則老謀深算,當任何人被他盯上時便不能逃脫。
安普賢 白道勳 兼任太平洋化妝品公司法務部的律師,爸爸是跟隨俊植做事的人。因童年時與秀雅捉迷藏令她被必鬥捉走而一直感到內疚,因此到了外國長大,直至自己能面對事實後才回國擔任律師。
李龍女 崔菩薩 精通巫術的菩薩,為深信巫術的海琴下了不少決定。在20年前施降將秀雅的厄運轉到彩琳身上,令兩人的命運交纏起來。

特別出演

演員 角色 介紹 出演集數
李原種 趙必鬥 20年前曾誘拐秀雅。病態賭徒,當他希望透過賭博贏錢改善生活時卻輸掉一切,故拐帶富有人家的女兒來換取贖金,但事敗被捕,同時秀雅亦失蹤。 全劇
李正燮   彩琳在太山安排下,到鬆柳齋裡教授她廚藝的導師。 5、13、17
樸荷娜   受彩琳協助下化妝的女演員。 48

捉迷藏分集劇情

第1集
1998年的夏天,一個女人領著一個穿著土氣的瘦小女孩來到一座豪華的別墅。別墅前的花園裡,身著統一服裝的僕人們井然有序地忙碌著。小女孩似乎是第一次來到這麼美麗的地方,她好奇地環顧四周,一時停住了腳步。走在前方的女人轉過身來冷漠又嚴厲地看了她一眼,小女孩不知所措地追上了女人。這個女人是金室長,不僅是這裡的管家也是女主人羅海琴的忠實公僕。而這個小女孩叫閔彩琳,被這戶有錢人家從孤兒院領養。此時滿心歡喜的閔彩琳怎麼會意識到自己正在陷入一個可怕的黑暗世界。剛進入別墅的閔彩琳就被面無表情的金室長關進了黑暗的地下室裡。幼小的閔彩琳害怕極了,她拼命地捶著門,大聲地呼喊著。可是地下室外面始終靜悄悄的,無人迴應。精疲力盡的閔彩琳逐漸被架子上的瓶瓶罐罐吸引了注意力。在她專心觀察罐子的時候,門打開了。冷漠的金室長捧著一套衣服命令閔彩琳換上。換上白色公主裙和粉色小皮鞋的閔彩琳被帶到了一個昏暗的房間。床上躺著一個虛弱的女孩,她的名字叫閔秀雅,而床旁坐著的兩個女人中一臉擔憂的老人是閔秀雅的外婆羅海琴。羅海琴是太平洋化妝品公司的創始人。而另一個女人則是巫師。原來,閔秀雅的身體非常虛弱並且隨時可能會夭折。羅海琴極其疼愛閔秀雅而且閔秀雅是太平洋化妝品公司未來唯一的繼承人,因此心急如焚的羅海琴聽從了巫師的建議,為秀雅找一個代命的代替者,以求秀雅一輩子平安健康。而這個代替者就是閔彩琳。巫師會通過儀式將本該在閔秀雅身上發生的一切災禍轉移到閔彩琳身上。此時,被領進房的閔彩琳還一臉懵懂,天真的她還不知道自己被領養的真正原因。她安靜地躺在另一張床上,一根紅線牽著她和虛弱的秀雅。佯裝睡著的她聽到了羅海琴和巫師的對話,知道了真相。她輕輕撩開兩張床之間的簾子,默默注視著閔秀雅。年幼無知的她可能還不太明白什麼是以命換命,但她知道這個女孩被親人深深愛著。這些愛她還從未體會過。時光飛逝,轉眼來到了2018年。閔彩琳在繁華的市區馬路邊賣力地向來往的行人推銷著自己和同事們一起研發的一款黃金迷你氣墊。28歲的閔彩琳美麗動人,妝容精緻,舉手投足間露出了成熟的女人味。現在她作為專務理事代表太平洋化妝品公司參加美妝聯誼會。閔彩琳推出的這款迷你氣墊受到了廣大女性的青睞,最終贏得了美妝聯誼會的大獎。作為獲獎者她接受了電視臺的採訪。採訪中她談笑風生,舉止從容,不僅感謝了自己的奶奶羅海琴,還坦言目前工作第一,還沒有結婚的想法,更願意自由戀愛,不講究門當戶對。別墅裡,在電視機前看採訪直播的羅海琴,怨恨又惡毒地看著閔彩琳笑意盈盈的臉。尤其是在她真摯地表達對自己的感謝時,羅海琴厭惡地咒罵閔彩琳是個不祥的東西。大街上,太平洋化妝品公司銷售部員工河妍珠一臉羨慕地看著電視裡的光彩照人的閔彩琳,感嘆如果自己是個男人,一定娶閔彩琳。還沒來得及幻想多久,河妍珠就被催著去工作了。此時,別墅裡傳來了一聲聲淒厲的慘叫,羅海琴連忙和室長去樓上檢視。只見披頭散髮的秀雅媽樸海蘭正瘋狂地砸著房間裡的東西。電視機里正在回放一條新聞。原來,20年前,閔秀雅被趙弼鬥誘拐失蹤。樸海蘭再也承受不了傷疤被揭開的痛苦躲到廁所裡哀嚎。時光追溯到20年前趙弼鬥被抓的那個雨夜,記者們圍著誘拐犯不停地提問著,閃光燈刺眼地閃爍著。不勝其煩的趙弼鬥對著鏡頭邪惡地說自己把那個丫頭抓來吃了。然後發出了惡作劇般的笑聲。樸海蘭衝上來抓著趙弼鬥求他告訴自己的女兒在哪。趙弼鬥留下了一句模稜兩可的話。他說:"你的女兒被那個女的帶走了。"失去理智的樸海蘭滿腦子都是女兒再也回不來的絕望,悲痛交加,當場就暈倒了。時間回到現在,閔彩琳正在參加慶功宴。她和同事們愉快地交談著。整個大廳其樂融融。這時,閔彩琳接到了金室長打來的電話,笑容漸漸消失。她趕緊換了和小時候一樣的白裙和粉色的皮鞋,戴上假髮打扮成秀雅的樣子回到家。躺在床上的樸海蘭已經稍稍平靜下來,思念女兒過度的她把閔彩琳當成了閔秀雅,讓她唱小時候教給她的歌。閔彩琳心疼地看著樸海蘭。回憶起小時候自己躲在樹後看著樸海蘭和閔秀雅親密地坐在鞦韆上唱歌。這個時候,孤單的自己會忍不住跟著他們一起唱。而現在閔秀雅不在了,自己就是媽媽的"親生女兒"。樸海蘭在歌聲中漸漸睡去。

第2集
夜晚,車恩赫和河妍珠從外面買了飯菜帶回家和家人一起吃飯。河妍珠其實還有兩個妹妹。二妹妹叫河金珠,心地善良,常常在店裡幫媽媽工作。而三妹妹叫河東珠,是一個充滿幻想的女孩,也總是嫉妒都賢淑對大姐那麼好。吃飯的時候,妍珠的媽媽都賢淑不停地誇獎女兒懂事孝順。河妍珠一邊說媽媽多吃點一邊卻把菜夾給了旁邊的車恩赫。河東珠立刻不滿地責備姐姐。河妍珠撒嬌地對都賢淑道歉。都賢淑沒有放在心上,反而催促車恩赫儘快把拖了很久的婚禮辦了。車恩赫欲言又止,似乎並不想辦婚禮的樣子。飯後,河妍珠興致勃勃地問車恩赫想不想辦婚禮,車恩赫心裡其實並不想辦婚禮。河妍珠很失望,兩個人險些鬧了不愉快,好在車恩赫妥協了,河妍珠高興地親了他一口,暗示他最近婚前懷孕是趨勢。車恩赫卻認真地說自己沒有資格當父母。因為他從小就在父親的虐待下長大,也很清楚沒有資格當父親的人是怎麼毀掉孩子的一生的。河妍珠覺得他在說胡話,心急地拉著他鑽進了被窩。公司裡,社長閔俊植向律師白道勳誇獎閔彩琳優秀的能力。閔俊植不僅是太平洋化妝品公司的社長,還是閔彩琳的養父,閔秀雅的親生父親。而白道勳不僅是公司的法律顧問,還是閔俊植好朋友的兒子。閔俊植時常想如果不是秀雅那件事的發生,他和白道勳就會是丈人和女婿的關係了。白道勳從閔俊植的辦公室出來後正好遇到了閔彩琳。他恭賀了閔彩琳一番,又口中帶刺地說閔俊植和閔彩琳就像親生父女一樣。閔彩琳一臉尷尬和受傷。她不明白為什麼白道勳每次都強調她和閔俊植不是親生父女這件事,總是將對秀雅的那份自責強加到自己的身上,彷彿是自己搶走了秀雅的父親一樣。兩人不歡而散。時光回到閔秀雅失蹤前,那個時候白道勳和閔秀雅是要好的玩伴。這天,秀雅拉著道勳非要玩捉迷藏,道勳顯然拿可愛的秀雅沒辦法。他一臉無奈地將秀雅頭髮上的蝴蝶髮夾夾好就背過身開始數數了。專心數數的道勳並不知道這將是他最後一次見到秀雅,這個遊戲也會成為他心中最大的夢魘。道勳再也沒有找到秀雅,失蹤的秀雅只留下了落在樹後的蝴蝶髮夾。監獄裡,白道勳要求探視誘拐秀雅的犯人趙弼鬥。趙弼鬥又一次拒絕會面。這麼多年,白道勳從來沒有放棄過尋找閔秀雅,而尋找閔秀雅的關鍵性人物就是趙弼鬥。趙弼鬥一次次拒絕他的請求,他也沒有放棄過放棄,彷彿在為自己贖罪一般。牢房裡的趙弼鬥翻出了20年前的報紙,上面赫然寫著閔秀雅被拐的新聞。原來當年趙弼鬥陰差陽錯下弄丟了閔秀雅。20年了,閔秀雅也該到了嫁人的年紀。趙弼鬥發誓如果找到了她,一定會把閔秀雅同自己被監禁了20年的歲月一同咬碎。寺廟裡,羅海琴和樸海蘭一同為失蹤多年的閔秀雅祈福。等紅燈的時候,思念女兒過度的樸海蘭透過車窗將別人的孩子看成了秀雅。她激動地讓司機靠邊停車,眼見小女孩走遠了,她管不顧地下車追去。出現幻覺的樸海蘭一把抱住了小女孩喜極而泣。不遠處小女孩的媽媽衝過來要抱走自己的女兒,樸海蘭以為又有人要搶走自己的女兒,抱著小女孩就逃出了人群。和女兒逛街的都賢淑正好看到了這一幕,她奮力追上樸海蘭把孩子搶了回來,失去理智的樸海蘭哭著讓都賢淑把秀雅還給自己。此時,閔俊植和閔彩琳父女兩正研究項目書。祕書驚慌失措的衝進來,原來永在化學的崔社長停止了對太平洋化妝品百貨公司的原料供應。閔俊植大驚失色。。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僅剩的原料也只夠公司撐過去一半訂單。此時,文泰山帶領一群人蔘觀倉庫,直言這裡將堆滿化妝品原料。文載尚一開始不明白父親為什麼要買這麼多原料,後來才明白父親是想要進軍化妝品行業。畢竟女性群體是最大的客戶群。這邊金室長從警局中保釋了樸海蘭並且向孩子的母親道歉賠償。都賢淑對有錢人的做派嗤之以鼻,拒不接受金室長給的錢,領著河金珠就走了。回到家的樸海蘭向閔俊植哭訴對女兒的擔憂之情。她多害怕那個領走秀雅的女人對秀雅不好或者將秀雅賣掉了。閔俊植安慰她往好處想,這樣才會給他們的女兒帶來好運。河妍珠給母親看自己選好的婚禮場地。都賢淑覺得要選個好的婚禮場地,自己那麼疼愛的妍珠要風風光光地出嫁才是,可妍珠想要為車恩赫省錢。母女兩互相開起玩笑來。經過上次那場鬧劇,樸海蘭愈發地思念女兒。她走進秀雅的房間,抱著女兒的娃娃絕望地哭泣著。羅海琴看到樸海蘭如此痛苦也忍不住留下了淚水。

第3集
羅海琴查到閔彩琳在留學期間曾接受過精神治療。她為了教訓不聽話的閔彩琳,把她送到了東光精神病院。不管閔彩琳如何苦苦哀求,只要她一天不接受與泰山集團的婚約,沒有羅海琴的允許,閔彩琳就半步不能踏出精神病院。羅海琴對文泰山父子謊稱她已經送閔彩琳出國留學,為了閔彩琳能夠成為合格的泰山集團的兒媳婦。還以閔彩琳的名義一個勁地誇獎文載尚一表人才,是個可託付的男人。文泰山畢竟閱人無數,他始終覺得羅海琴隱瞞了什麼。於是,他找來車恩赫讓他去查清楚,順便找出閔彩琳到底在哪。此時,閔俊植帶人去生產車間視察,員工們人心惶惶,議論紛紛。最近,工廠裡都在盛傳公司即將倒閉的訊息。閔俊植有苦說不出。公司的形勢更加危急了。車恩赫一刻不停地在閔家別墅門口監視著。終於,他等到了金室長並尾隨她來到了精神病院。櫃檯前的兩個護士還在議論新來的病人長得很像閔彩琳。車恩赫注意到對面一個精神病患者沉迷與玩球,於是他故意刺激患者,把他的球扔掉。精神病患者哇哇大叫起來。護士們立刻上前安撫。車恩赫趁亂拿走了櫃檯上的員工卡溜進了病房區。他來到閔彩琳的病房外,聽到了閔彩琳歇斯底里的聲音。病房裡,閔彩琳請求金室長讓自己跟爸爸媽媽打電話。金室長冷漠地告訴她夫人和先生不會懷疑她的消失,因為閔彩琳被送來的那天閔俊植和樸海蘭都不在家。閔彩琳不可置信地看著金室長。金室長告訴閔彩琳,她會被關在這是因為她把自己當成了主人,而他們的主人只能是親生骨肉閔秀雅小姐。閔彩琳徹底崩潰了。這20年來,為公司盡心盡力,起早貪黑的是她;即使沒有血緣關係卻深愛著爸爸媽媽的也是她。可這20年的付出,在金室長,在羅海琴的眼裡什麼都不是。閔彩琳泣不成聲,心如刀絞。她不明白血脈真的那麼重要嗎?可以忽視一個人二十年的真心。門外車恩赫偷聽到了一切,他深深地看著這個女人。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想閔彩琳說的話,他忘不了閔彩琳絕望的模樣。他似乎也以另一種方式感同身受。他們兩都是無論如何付出都得不到愛的孩子啊。平靜下來的閔彩琳站在窗邊輕輕撩開了自己的袖口,上面赫然有自虐的痕跡。思緒回到20年前,那個時候在孤兒院的閔彩琳特立獨行,像一隻小刺蝟。當有錢的奶奶羅海琴來物色領養的孩子時,她嗤之以鼻,沒有一點興趣。這引起了金室長的注意。別的孩子都爭著要被有錢人家選中,只有她跑的比兔子還快。她跟上閔彩琳和她攀談起來。閔彩琳桀驁不馴態度激怒了金室長。她直言羅海琴絕對不會選她作為養女。閔彩琳被激的反而決定一定要成為他們家的養女。閔彩琳故意放自己常常餵食的狗咬羅海琴,然後衝上去擋在了羅海琴的面前。最後,閔彩琳如願成為了閔家的養女。閔彩琳成為養女後,閔俊植和樸海蘭特別喜歡她,把她當親生女兒一樣。羅海琴愈發對閔彩琳不滿,畢竟秀雅才是閔家的血脈。羅海琴極其疼愛閔秀雅,白先生送來的百年人蔘她自己都捨不得吃,卻叫人放到地下室妥善保管,將來給秀雅補身子。一天,閔彩琳得了猩紅熱。羅海琴卻把閔俊植和樸海蘭打發到外地去工作,將秀雅託付給白先生一家。她不但不送閔彩琳去醫院,還把她扔在地下室自生自滅。迷信的羅海琴認為閔彩琳病的越重,閔秀雅就越健康。金室長來看閔彩琳讓她別忘想當小姐,除非她能活著出去自己才會認她做小姐,但很可惜,她必死無疑。金室長還斷了閔彩琳的水和食物。奄奄一息的閔彩琳反而燃起了活下去的鬥志。她四處找吃的,把能吃的都吃了。最後還吃了那顆留給閔秀雅的百年人蔘。一天,羅海琴讓僕人把那顆人蔘拿出來煮給秀雅吃,還煞有其事地說人蔘若是換了主人,那麼當死之人復生,當活之人立死,命運顛倒。僕人惶恐地發現閔彩琳吃了那個人參,羅海琴嚇得面如土色。這時傳來了閔秀雅失蹤的訊息,羅海琴更加堅信是閔彩琳這個不祥之人害的閔秀雅消失。她差點掐死大病初癒的閔彩琳,是金室長阻止了這一切。回憶到這的閔彩琳下定決心一定要從精神病院出去。當年自己可以,現在也可以!她請求護士叫羅海琴來。閔彩琳匍匐在地上向羅海琴行大禮,告訴外婆自己錯了,願意嫁給文載尚。進家門之前,羅海琴讓閔彩琳保持微笑,因為這才像即將出嫁的新娘。車恩赫在不遠處看到了這一幕。回到家中,閔彩琳告訴父母這幾天去學新娘課程了,還告訴他們自己要和文載尚結婚了。閔俊植不可置信,畢竟文載尚就是個不學無術的花花公子。但在羅海琴也點頭的情況下,他只能遵從。之後,泰山集團就給太平洋化妝品公司匯來了讓公司起死回生的投資金。閔俊植不禁懷疑這是閔彩琳結婚的條件,但閔彩琳矢口否認了。公司總算解除了危機,得以正常運轉。羅海琴一家和文泰山一家一起吃飯。席間文泰山說要給長得既不像樸海蘭又不像閔俊植的彩琳做親子鑑定。氣氛一度緊張,羅海琴生怕文泰山知道了閔彩琳是養女這件事。但好在文泰山只是開玩笑而已。飯後,文載尚和閔彩琳一同走出飯店。閔彩琳希望一週內辦完婚禮。文載尚讓車恩赫替自己陪她去挑婚紗戒指。閔彩琳無話可說。

第4集
閔彩琳喝完酒後搖搖晃晃地跟在車恩赫的身後。趁著車恩赫不注意,她翻出了水上木橋的護欄,超級興奮地在護欄外跟車恩赫打招呼,閔彩琳抓著欄杆轉身向著水面大聲呼喊。車恩赫對這個不按套路出牌的大小姐感到異常頭疼。閔彩琳半開玩笑地對車恩赫說自己數五下就會放手,如果車恩赫不能對自己負責到底就不要來救自己,讓自己儘早解脫。半醉半醒的閔彩琳心中一片荒涼,對未來也沒有任何的憧憬,於是就這樣輕易地把生死交給了別人。車恩赫緊緊地盯著閔彩琳,這個女人怕是瘋了。閔彩琳剛數到三就毫無預兆地放開了雙手,整個人向後仰去。千鈞一髮之時,車恩赫拽住了閔彩琳的胳膊。閔彩琳恨恨地讓車恩赫往後好好地看著自己是怎麼帶著屈辱活下去的。閔彩琳喝完酒後搖搖晃晃地跟在車恩赫的身後。趁著車恩赫不注意,她翻出了水上木橋的護欄,超級興奮地在護欄外跟車恩赫打招呼,閔彩琳抓著欄杆轉身向著水面大聲呼喊。車恩赫對這個不按套路出牌的大小姐感到異常頭疼。閔彩琳半開玩笑地對車恩赫說自己數五下就會放手,如果車恩赫不能對自己負責到底就不要來救自己,讓自己儘早解脫。半醉半醒的閔彩琳心中一片荒涼,對未來也沒有任何的憧憬,於是就這樣輕易地把生死交給了別人。車恩赫緊緊地盯著閔彩琳,這個女人怕是瘋了。閔彩琳剛數到三就毫無預兆地放開了雙手,整個人向後仰去。千鈞一髮之時,車恩赫拽住了閔彩琳的胳膊。閔彩琳恨恨地讓車恩赫往後好好地看著自己是怎麼帶著屈辱活下去的。婚紗店內,店長為樸海蘭賣力地推薦適合閔彩琳的婚紗。樸海蘭卻始終興致缺缺,雙眼無神。直到她看見了一套露肩婚紗時才眼前一亮,欣慰地微笑著要買這套婚紗。她一邊撫摸著婚紗一邊喃喃自語:秀雅一定適合這套婚紗,穿上這套婚紗秀雅一定會成為最美麗的新娘。店長一臉奇怪地看著樸海蘭,尷尬地帶著樸海蘭去結賬。  這時,都賢淑拉著河妍珠來到婚紗店。女兒要結婚別的她不管但至少要給自己的寶貝女兒買一件像樣的婚紗。懂事的河妍珠本不想讓母親破費,聽了母親的話也就感動地順從了她。巧合的是,都賢淑選了樸海蘭看中的婚紗給河妍珠試穿。樸海蘭結完賬回來發現婚紗不見了,一臉驚慌失措,四處尋找。此時,換上婚紗的河妍珠是那麼的美麗動人,宛若仙子下凡。都賢淑含著淚水不停地誇張女兒漂亮。  當樸海蘭看到秀雅的婚紗穿在河妍珠的身上時,一下子狂躁起來,拼命拽著河妍珠讓她把婚紗脫下來。都賢淑一把把這個失去理智的女人推倒外在地。聞聲而來的店員們圍在樸海蘭的身邊,樸海蘭一邊嚷著這是秀雅的婚紗一邊撲上去撕壞了河妍珠胸口的婚紗。都賢淑氣的衝上去就要打樸海蘭。店員們連忙攔住了她。河妍珠從頭到尾都一臉震驚地看著這個不可理喻的女人。樸海蘭尖叫著讓店長把他們趕出去。不想母親受傷的河妍珠拉著都賢淑回了試衣間換衣服。都賢淑認出樸海蘭就是那天搶孩子的瘋女人,為了給河妍珠出氣狠狠地諷刺了樸海蘭一番。換好衣服的河妍珠拉著母親趕忙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樸海蘭也記起了都賢淑,臉色很難看。這時,因事遲到的閔彩琳匆匆趕來,還在氣頭上的樸海蘭狠狠扇了閔彩琳一巴掌,指責她不懂禮數。閔彩琳不停地給樸海蘭道歉,用哀求的眼光看著樸海蘭。樸海蘭才作罷。  回到家中的都賢淑氣還沒有消,善解人意的河妍珠安慰母親,提出想要穿母親做的婚紗。都賢淑這才露出笑容,決定一定要給河妍珠做出最漂亮的婚紗。辦公室裡,白道勳正從當年趙弼鬥被抓後的視訊中尋找線索。唯一有用的線索就是趙弼鬥當面說的秀雅被那個女人帶走了這句話。正當白道勳糾結"那個女人"是誰時,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原來今天是趙弼鬥出獄的日子。剛出獄的趙弼鬥聽到白道勳叫自己的名字,他下意識地逃跑起來。兩人一番你追我趕後,白道勳成功抓住了趙弼鬥並追問他那個女人到底是誰。不勝其煩的趙弼鬥告訴他自己當年把閔秀雅隨便扔給了一個路邊的女人,根本不記得那個女人長什麼樣。白道勳不信,趙弼鬥忍無可忍將白道勳狠狠扔在地上,警告他不要再來惹他。不認輸的白道勳一字一句的告訴趙弼鬥自己會成為他的影子,一直跟著他。趙弼鬥氣的轉頭就走。  都賢淑親自為河妍珠做的婚紗完工了。河東珠嫌棄媽媽做的婚紗土氣,這年頭哪還有人自己做婚紗。都賢淑才不管三女兒怎麼想,連忙讓河妍珠試穿。看到河妍珠穿著自己親手做的婚紗,她滔滔不絕地誇讚著。河妍珠一臉害羞,幸福地衝著都賢淑微笑。  樸海蘭呆呆地坐在梳妝檯前。閔彩琳梳頭的時候想起了樸海蘭以前常常幫自己梳頭,多希望樸海蘭還能替自己再梳一次頭。她來到樸海蘭的房間,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自己的請求。見樸海蘭沒有反應,便失望地轉身離開。這時,樸海蘭叫住了她。閔彩琳忍不住感到開心,向樸海蘭訴說起了那些令她難忘但在樸海蘭看來微不足道的回憶。

第5集
車恩赫和閔彩琳互相撕破了臉。閔彩琳看清了,車恩赫雖然表面上衷心泰山集團,其實他自己的野心也不小。而車恩赫也知道了閔彩琳養女的身份,兩個人爭鋒相對。此時,門外的文載尚已經從酒店人員那搶來了房卡。車恩赫提出只要閔彩琳不揭發自己,他以後會幫助她。眼看文載尚就要破門而入,閔彩琳點頭同意。在文載尚搜查窗簾的時候,閔彩琳掩護車恩赫逃出了房間。  文泰山家中,作為新婚夫婦的文載尚和閔彩琳穿著跪坐在長輩前。文泰山早早地列出了未來長孫的名字,希望小兩口能儘早生兒育女。他還送給了兒媳婦一隻金牛,囑咐閔彩琳好好學習烹飪,私下警告文載尚管好自己,不要沾花惹草。閔彩琳在文載尚和文泰山面前始終偽裝出一副溫柔賢惠的模樣來迷惑他們。閔彩琳發現車恩赫也出現在文泰山家中,兩個人說不過三句又互相挖苦起來。文泰山讓閔彩琳對車恩赫不要太苛責,畢竟車恩赫深得他的信任。閔彩琳垂首順從地答應了。公司裡,河妍珠受同事委託要送東西到夫人家中,此時她還不知道這個夫人就是那天在婚紗店逼著她脫下婚紗的女人。此時,樸海蘭從噩夢中驚醒,秀雅的失蹤始終是她的一塊心病,她更害怕秀雅不記得自己,認別的女人做媽媽。她抱著金室長痛哭。羅海琴向巫師詢問秀雅究竟什麼時候可以回來。巫師告訴她秀雅小姐已經在他們的眼皮底下了。羅海琴喜極而泣。  這個時候,河妍珠來到了樸海蘭家中,保姆招待了她。河妍珠見四下無人,便大膽地環顧四周。一種撲面而來的熟悉感使河妍珠竟鬼使神差地來到了閔秀雅的房前。正當她要開啟房門是,樸海蘭突然出現了,她質問河妍珠怎麼會知道這個房間。因為家人為了不讓樸海蘭傷心,特意把閔秀雅的房間封起來,在門外用窗簾和花瓶擋著。河妍珠被嚇了一跳,她結結巴巴地解釋自己是無意的。樸海蘭又發作起來,狠狠抓著河妍珠的手質問她。她覺得河妍珠一定是那個女人派來搜秀雅的房間的。金室長抱住了失去理智的樸海蘭讓河妍珠趕緊走。河妍珠匆忙離開了別墅。羅海琴正好回到家,她看到樸海蘭又一次失控,不禁責備她,這個樣子該怎麼迎接即將歸來的秀雅。樸海蘭聽羅海琴這樣說便乖乖地吃了藥。她要健康地迎接秀雅。  驚未定的河妍珠來找媽媽撒嬌求安慰,都賢淑看出女兒心情不好,於是故意逗河妍珠,河妍珠也漸漸開心起來。別墅裡,羅海琴聽從巫師的話,讓工人把閔彩琳的房間裡的傢俱都搬走,還讓保姆去外面燒掉閔彩琳的私人用品,她跟金室長說閔彩琳阻礙了閔秀雅回家的路,只要清除閔彩琳留下的東西,她的秀雅就能找回家。但是貪便宜的保姆私自留下了閔彩琳的衣服。  文載尚無視閔彩琳的不情願非要陪她一起回孃家拜訪羅海琴。從羅海琴房中出來後,文載尚提出要去看一下閔彩琳的房間。他很好奇倍受寵愛的閔彩琳會住在什麼樣的房間。讓他吃驚的是閔彩琳的房間顯然已經被清空了。同樣震驚的閔彩琳為了不讓文載尚懷疑連忙解釋是外婆怕自己的東西落了灰塵,所以才收起了所有的東西,還微笑著說要去感謝羅海琴。文載尚疑心四起。  閔彩琳找到羅海琴問她自己的東西去哪了。羅海琴冷漠地告訴她東西都被燒了,還警告閔彩琳不想自己養女的身份曝光就好好地不要惹事也不要再回這個家,她現在享受的一切都是沾了秀雅的光。閔彩琳對這個家徹徹底底失去了希望。與此同時,車恩赫在滿是灰燼的油桶裡找到了閔彩琳被燒的只剩一角的照片。他看著照片裡閔彩琳笑容燦爛的臉若有所思。  閔俊植對白道勳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擔憂,他一直覺得自己好像是賣了女兒才換來泰山集團的資金。白道勳安慰他閔彩琳肯定是自願的,不然沒人能強迫她,同時還告訴閔俊植趙弼鬥出獄的事。閔俊植十分詫異。這幾天,白道勳一直在監視趙弼鬥,試圖找出蛛絲馬跡,可惜還是讓狡猾的趙弼鬥逃走了。趙弼鬥似乎一直對閔秀雅的失蹤有所隱瞞,他決定要在白道勳之前找到那個女人和閔秀雅,補償自己這20年的損失。  泰山集團的泰山購物中心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設著。文泰山極其重視這個工程,囑咐文載尚一定要仔細盯好不要出差錯。文載尚告訴父親,閔彩琳規規矩矩地在上料理課,而沒了閔彩琳的閔俊植根本就沒有能力運營好公司。原來父子兩在偷偷密謀合併太平洋化妝品公司。在去料理班的路上,閔彩琳試圖從車恩赫的嘴裡套出文載尚的弱點,還感嘆會長要是知道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會怎麼樣。車恩赫惱羞成怒,他把車停在路邊,警告閔彩琳不要威脅他。兩個彼此不信任的人又是一番互相試探,最終不歡而散。  料理老師將閔彩琳介紹給同樣在這學習的兒媳婦們,還特別強調,"高貴"是她們的宗旨。料理老師走後,其他人圍上來你一句我一句地擠兌閔彩琳,帶頭的一個紅衣女子明裡暗裡諷刺閔彩琳家室不好,還說樸海蘭是精神分裂症患者。閔彩琳警告她們不要亂說話,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的她也不是吃素的,她幾句話就堵的那些女人說不出話來。

 1/8    1 2 3 4 5 下一頁 尾頁

捉迷藏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TNmS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大韓民國(全國)
1 2018/08/25 3.2% 3.4% 2.7%
2 7.2% 7.2% 6.8%
3 7.0% 7.2% 6.5%
4 8.1% 8.4% 7.7%
5 2018/09/08 3.7% 3.9%  
6 7.2% 7.0% 7.6%
7 6.8% 6.8% 6.7%
8 8.6% 8.7% 8.5%
9 2018/09/15 4.9%    
10 8.6% 8.0% 7.7%
11 7.3% 6.7%  
12 9.2% 8.7% 7.6%
13 2018/09/22 5.5%    
14 10.2% 9.8% 10.5%
15 10.3% 10.1% 11.0%
16 11.0% 10.6% 11.8%
17 2018/09/29 5.5%    
18 7.7% 7.3% 8.1%
19 6.6% 6.5% 7.0%
20 9.1% 9.1% 8.8%
21 2018/10/06 5.7% % %
22 11.3% 11.4% %
23 11.3% 11.5% %
24 13.1% 13.0% %
25 2018/10/13 5.3% % %
26 10.2% 10.0% 11.0%
27 10.6% 10.5% 10.8%
28 11.2% 11.1% 11.4%
29 2018/10/20 3.6%    
30 8.1% 7.9% 8.2%
31 11.0% 11.0% 11.3%
32 11.8% 11.9% 12.6%
33 2018/10/27 5.9% % %
34 11.4% 11.2% 12.8%
35 11.2% 11.1% 13.0%
36 12.0% 12.0% 14.1%
37 2018/11/03 9.9% 9.3% 10.2%
38 12.7% 12.4% 13.3%
39 12.6% 11.8% 12.8%
40 13.3% 13.1% 13.5%
41 2018/11/10 10.6% 10.1% 10.5%
42 12.9% 12.1% 12.9%
43 12.2% 11.6% 13.7%
44 13.4% 12.8% 14.0%
45 2018/11/17 7.3% 6.7% 7.8%
46 13.6% 12.5% 14.0%
47 13.2% 11.6% 13.9%
48 15.4% 14.4% 15.2%
平均收視率 9.34% % %
主演相關韓劇
  • 夫妻的世界
  • 大於或等於75度
  • 愛的迫降
  • 梨泰院CLASS
  • 清日電子李小姐
  • 黃金庭院
  • 偉大的秀
  • 讓我聽你的歌
  • 救救我2
  • 春天來了,春天
  • 附身
  • 馬成的喜悅
  • 在你背上扣球
  • 你的管家
  • 漢摩拉比小姐
  • 善良魔女傳
  • Return/名流真相
  • 廣播羅曼史
  • 話劇結束之後
  • 赤身的消防員
  • 純情
  • 女王的條件
  • 101次求婚
  • 全職媽媽
  • 神的天平
  • 愛你,別哭
  • 我愛你
  • My Only Love Song
  • 單身妻子
  • 黃金新娘
  • 捉迷藏點評討論
       共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