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韓劇 > 2019年韓劇 自白

自白

自白

《自白》由《Mother》金哲圭導演與林熙哲作家合作打造。此劇講述在“一事不再理”的法律範圍內,尋找真相的人們的故事。男主5年前因為殺人案被起訴,最終被判無罪。但之後他因為其他殺人案再次被起訴,在裁判過程中他自白自己是5年前的殺人案的真凶,但因為“一事不再理原則”而無法接受處罰。將講述即使犯人自白了,卻無法懲罰的法律的諷刺故事。該劇以“一事不再理原則”(一旦處理過的案件不再審理的法律一般原則)為背景。講述5年前被派為國選律師崔度賢(李俊昊飾)負責的一起女性被殺案中,該案嫌疑犯韓鍾久被起訴殺人,但最終被判無罪。之後韓鍾久因為其他殺人案再次被起訴,在裁判過程中他自白自己是5年前的殺人案的真凶,但因為“一事不再理原則”而無法接受處罰。將講述即使犯人自白了,卻無法懲罰的法律的諷刺故事。

自白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李俊昊 崔度賢 他為了追尋真相而奔走。因為心臟病在醫院度過少年時光,生活相當艱苦,卻奇蹟般獲得心臟移植的機會。術後,父親竟被以殺人罪起訴,人生再次迎來試煉。為了能夠重新調查成為死刑犯的父親的案件,他成為律師。外柔內剛的他,意志堅定、性格慎重。他自小患上心臟病,在18歲時經歷一次心臟手術迎來新生。後來當上了律師,但父親卻成了一名死刑犯。為了證明父親無罪,他要申請重審,但仍舊前路漫漫。十年後,因為某起女性被殺事件的發生,讓真相開始浮出水面。
申賢彬 夏宥利 度賢唯一的至親。她的上一份工作是記者,現在作為1人創作者活動中。性格活潑爽朗,辭掉記者工作後,以半無業遊民的身份賴在度賢的事務所過日子。宥利在給崔度賢幫忙委託案件的過程中,發現衝擊性的事實…曾經是熱血記者,現在是一個自媒體人。她在照顧因為心功能障礙晚期住院的父親時,偶然認識住同一醫院的度賢成為了親密好友。因為不想整天寫博眼球的報道一怒之下辭職離去,在度賢事務所蹭住,以協助度賢調查案件來充當房租。
南琪愛 程女士 一個神祕角色。她精通精通法學、醫學、情報通訊等多個領域,擁有高學歷和超強能力,卻自願進入度賢的事務所工作。一舉一動都引發懷疑的程女士,真正身份令人好奇。隱藏身份進入度賢的事務所工作,在度賢接手的案子當中,她利用自己淵博的知識,給審判帶來決定性的幫助。
劉在明 奇淳昊 前職是警察局重案組組長。一旦起了疑心,就不輕易打消,是個追查到底的人物。由於殘忍的殺人方式而引起國民憤怒的“恩平區施工現場殺人案件”,奇組長誤判了而被降職,他選擇直接提交辭職信,離開工作岡位。

其他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崔光一 崔弼洙 崔道賢的爸爸,國軍機務司令部准尉
張宰昊 李亨燦 警察
尹敬浩 趙基卓 國軍機務司令部所屬,盜用許載萬身分
柳京洙 韓鍾久 國軍機務司令部駕駛兵
李基赫 李玄俊 北區地方法院刑事裁判部檢察官
宋永彰 吳澤鎮 優光企業會長,以前是國軍機務司令部司令官
俞成柱 池昌率 律師事務所的代表
鄭熙泰 徐根表 警察
金永勳 樸時江 議員候選人,後選上首爾中央區議員
成勳 成俊植  
崔代勳 黃教植 吳會長的祕書
文太裕 盧宣厚 貪腐防制處檢察官
文盛瑾 秋明根 勝日財團理事長
金晶和 Jenny宋 客串演出德國軍火說客 M-Beta 社長

自白分集劇情

第1集
在監獄的看守所門外,崔度賢苦苦地等待著,但是這一次他並沒有如願,父親還是像之前一樣拒絕和他見面,與眼前冰冷的鐵窗比起來,父親的冷漠更讓他感覺到心寒,但他對於這樣的結果卻無力挽回,只能輕輕地嘆了口氣。一座露天的工廠裡,即便是滿天飛舞的雪花也絲毫不會影響工人們熱火朝天的勁頭,大家都盼著早點幹完手裡的活早點收工回家,但是手推車裡突然出現的一具女屍卻打亂了他們的計劃。由於現場蒐集到的證據太少,負責這起凶殺案的銀西警察局重案組一直也沒能抓獲他凶手,公眾對他們能力的質疑屢屢出現在了電視節目裡,大家也能關掉電視機,但是一個神祕男人打來電話,把他們比作是一種行動力極差動物地蠶的侮辱電話讓不少組員忍不住發起火來。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藉助現場發現的疑似凶器的指紋和先進的指紋比對技術,一個名叫韓宗久的男人出現在大家的視野裡,經歷激烈地逃跑與抓捕的過程,宗久最終還是被刑警們控制住抓了起來。作為一名剛工作不久的實習生,度賢作為宗久的辯護律師出現在了法庭上,這起看似證據確鑿的庭審卻由於宗久的現場翻供而出現了戲劇性的反轉,度賢不能理解宗久明明都在審問筆錄上簽字畫押怎麼又會突然反悔了,可是卻聽到了宗久說自己被刑警們逼供的實情。在賢度的耐心勸導下,宗久才終於說出了他所知道的實情。那天喝多了他在發現屍體的工地解手時,意外地發現了一個女式的手包,出於貪婪,他拿走了包裡的現金,這樣包上自然也留下了他的指紋。對於警方調查出來的宗久就是那個給警方打騷擾電話的人的問題時,宗久只是承認自己出於好奇好玩才這麼做時,對於這個解釋,度賢也無力反駁。為了能真正地盡到一名律師的職責。賢度不去理會同事們對他要去勘察現場的想法的不理解,甚至是嘲笑,他義無反顧地來到了現場。這一次,果然沒有讓他失望,他掌握了充分的證據,被延期的庭審再次開庭時,度賢向法庭提供了他所調查出來的證據,這些證據都證明了宗久所犯的確實只是普通的盜竊罪並不是所謂的殺人罪。由於宗久的無罪宣判,警方刑訊逼供的行為也被公眾議論紛紛,面對手下人擔心的表情時,重案組組長奇春浩刑警主動承擔起全部的責任,看著他默默收拾東西時那落寞的表情,手下人心裡也十分難過,大家都搞不明白,宗久而久之明明就是殺人犯,為什麼法官會聽取賢度的辯護意見,最終宣判宗久無罪。春浩也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事實,自己帶著手下拼命抓回的凶手竟然被無罪釋放了,他攔下了賢度的去路,質問他不去體諒死者家屬的苦衷,而在賢度看來,法律是講究證據的,宗久被判無罪並不是因為自己的什麼能言善辯,而是因為沒有證據證明他是殺人的真正凶手。面對賢度的義正詞嚴,春浩最後也不得不啞口無言。五年後又發生了一起同樣作案手法的凶殺案,而這一次宗久又一次出現在了現場的視監控視訊裡,春浩的手下一直內疚於組長為大家承擔了所有的責任而被迫辭職而對宗久恨之入骨, 這一次他們是對宗久是新帳舊賬一起算了。這一次,雖然宗久依舊咬定自己是清白的,但是刑警們卻不肯輕易地相信他。由於受到父親是死刑犯的牽連。度賢雖然擁有非常好的法律教育成績,但仍然無法無天進入政府部門成為法官或是檢察官,但是這對於他來說,並不一定全是壞事,他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度賢律師事務所走在了自己之前設想的未來的路上。賢度有個朋友是個性格豪爽的女性朋友,由於工作的緣故,她每次心情不好喝多時都會來度賢家訴說,度賢對此,雖然嘴上不讓她來,但是每次都會非常細心地照顧著她。那女孩兒又一次醉酒躺在沙發上睡醒後,發現了在度賢的家裡居然有另外一個女人,才瞭解他度賢居然私下裡釋出了招聘助理的啟事,而能時刻陪在度賢身邊的這份工作,是一直以來夢想。但是眼前這個女人好像卻是有備而來的,當看到對方不僅擁有各種各樣的能力證書,更有甚者,居然對晦澀難懂的法律條文也是一清二楚,幾條重要的法條更是脫口而出時,度賢他們也無力拒絕。雖然賢度明言會打電話通知她來上班的,但是那女人似乎對自己的能力格外地自信,第二天主動來到事務所並勤快地工作起來。這反而讓度賢不適應起來,但是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那個剛才還是笑容可掬的職員,一走出來,立即一輛價值不菲的車停在了她的身邊,不假思索地,那個女人麻力的上了車,一幅居高臨下的口氣充滿了整個車廂。

第2集
一條靜得嚇人的街道,一場慘烈的車禍,度賢從自己可怕的夢中驚醒時已是面色慘白了直到摸到自己跳動的心臟他才相信這僅是一場惡夢而已。但是夢中的那份真實的恐懼感是他真真切切感受的到的。度賢又來到看守所,他想向宗久求證一些案件的細節,但是對方一句無心的這次真不是我的話卻引起了度賢的注意,或許五年前真的是自己大意讓罪犯逍遙法外這麼長時間,度賢看著情緒激動企圖自殺而被獄警帶走的宗久離開的背影陷入了深思之中。為了得到有用的證據,度賢找到了被害女孩兒金善錫的男朋友李哲秀,不料卻被對方誤認為是放高利貸的把他打暈了。好在春浩出手幫了他,兩個人終於可以開誠佈公地坐在一起了,當聽說春浩得知他依然是宗久的辯護律師後,十分好奇,他一直悄悄的跟蹤著度賢,這才有這現在這樣的局面。從春浩的口氣中,賢度聽出來五年前宗久的楊愛蘭一案給春浩帶來的已不僅脫下警服那麼簡單的事情,而成為了一根紮在他心頭無法拔除的毒刺了。 監獄裡,度賢的父親從一本已經明顯破舊的書裡小心翼翼地拿出了自己和兒子的合影,他用慈祥的目光注視著照片裡那個陽光帥氣的青年,他是多想見兒子一面啊,但是出於對兒子的保護,他現在這個死刑犯的身份他是不能和兒子見面的,這樣做結果,可能兒子會怨恨自己,但是出於對兒子的愛,他寧願自己單獨來承擔。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宗久並不是殺害善錫的真凶,但是他的確是五年前殺害愛蘭的罪犯,為了能弘揚正義,春浩手中握有可以證明宗久無罪的重要證據,但是他卻不願意交給度賢。整理資料的陳女士無意中發現了之前度賢跟她談起的自己的困擾,她想到了可能是通過冷凍屍體的方式達到了偽造死亡時間的目的,當她把這一推測告訴度賢的時候,剎那間,度賢有了茅塞頓開的感覺,他一直無法說服自己的地方竟然在這時都迎刃而解了。宥莉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陳女士,馬虎的她似乎發覺了這個女人的不尋常。當哲秀在法庭上作證時講出了之前告訴度賢不一樣的答案時,度賢非常吃驚,他不明白哲秀這麼做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同樣知道真相的春浩卻沒有度賢那般地冷靜,他找上門去,差點兒動手打了哲秀,但最終還是冷靜了下來,最後留下自己的電話後才悻悻地離開。為了能真正地瞭解宗久,度賢讓宥莉去打聽他家人的情況,當打聽到依然健在的母親被送到養老院後,她們開始了撒網似地尋找,但是結果卻是一無所獲。回想起自己提起母親時宗久那厭惡的眼神和不懈的表情時,度賢決定自己親自出馬去度賢家看看。走進沒有上鎖的家裡之後,映入眼簾的是滿地的垃圾和髒亂不堪的環境,更讓人震驚的是,度賢居然在臥室的牆上看到了類似用血跡寫下的去死吧的字樣,看到這樣的環境,度賢也理解了宗久出獄後為什麼沒回家來到呆在旅館的原因了。為了證實宗久並不是危害善錫的真凶,度賢想出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那就是讓宗久承認自己五年前殺害愛蘭的罪行,因為從做案手法上判斷,兩起案件並非是一所為,這也是春浩一直想要的結果。狡猾的宗久並沒有輕易地上當,他提出了為了證實自己現在的無罪而去承認五年前的凶殺案,對自己是一樣的牢獄之災,度賢早已猜出他會為這樣的疑問,他講出了法律明文規定的一事不二審原則。即便如此,宗久還是用半信半疑的目前注視著度賢。在法庭上,度賢提出要審問被告獲得批准之後,宗久坐到了證人席上接受度賢的提問,在聽到度賢提出來自己是否是五年前殺害愛蘭的凶手時,他沉默不語。

第3集
法庭上,度賢詢問宗久五年前是否殺過人時,宗久用質疑的注視著度賢,他痛苦地低下頭,旁聽席上發出騷亂的聲音,大家都被這個突如其來的重磅訊息搞的不知所措,當庭法官考慮到這個案件一旦按照度賢的思路審判下去,會在整個國家的私法領域產生不好的影響,其影響程度可能會大到她們都無法控制,甚至是無法預期的。但是度賢卻堅持著自己的主張。法為了堅定宗久承認罪行的決心,度賢請求法官當眾宣佈法律上明文的一事不再審理的制度,聽到這話,宗久才放下心來,開始時面對度賢的提問,他只是小聲地回答,後來在度賢的追問下,他大聲地承認了自己五年前殺害愛蘭的事實。法庭上再度陷入了混亂,直到法官大聲地訓斥才制止住了大家的議論。為了能夠證明宗久並非善錫案的凶手,度賢找到自己學習法律時著名的心理學教授作證,通過現場照片分析這是兩起不同的人所為;在得到春浩的同意後,度賢申請春浩出庭作證,當聽到春浩親口說出自己從宗久釋放之時就一直悄悄地跟蹤著他,並且用筆記本記錄下宗久的一舉一動,這個有利的證據也反駁了檢方對宗久殺害善錫的起訴。度賢把春浩叫到了宗久母親的家中,春浩還順便帶來了負責證據分析的法醫讓他分析那枚地上掉落的類似人指甲的東西。在春浩的幫助下,重案組申請到了對宗久家的搜查令,為了受宗久影響的春浩,他的手下們鬥志昂揚地來到了宗久的家裡,他們需要在法庭宣判前找到可以證明宗久有罪的其他證據,就在法官准備當眾宣讀宣判宗久無罪的時候,春浩的手下在宗久家認真的搜查著,但是卻沒有絲毫的進展。聽到這個訊息的度賢也非常失望,他看著被判無罪的宗久那幅得意洋洋的表情也十分氣憤,在宗久即將離去的時候,他說出了他母親家即將被拆遷的事實,明顯地宗久的眼神裡流露出恐懼。度賢清楚地看到了這一切。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宗久鑿開了自己的牆後準備揹走藏在裡面的屍體時被早已守護在門外的警察抓了個正著。這一刻,度賢和春浩那申張正義的願望也得到了滿足。宗久伏法後,度賢專程來到了愛蘭的家中,向她的家人表達自己對當年事情的歉意,好在對方通情達理,明白當時度賢所做的就是出於律師的本能,有錯的人是宗久,所以她們並不怪罪度賢,相反對於終於知道殺害愛蘭的真凶對她們也是一種極大的安慰。之後度賢帶著一束菊花來到了善錫的靈位前,看著眼前這個可愛的女孩兒,度賢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經過他努力地回憶,他終於想起來,那是在父親被宣判的法庭上,他痛苦地捂著發疼的心臟時來自旁邊一聲關心的笑容的主人的臉,而當年那個曾經關心過自己的女孩兒,現如今卻已經不再這個世界上了。而就在那一天,他親愛的父親被帶走時,對他說過的他父親已經死了的話,又迴盪在他的耳邊。想著想著,度賢不由得傷感起來。父親的案件一直是度賢這些年掛在心頭的事情,他不相信老實的父親會幹出來殺人的事情,這些年來,他一面拼命地學習法律知識,另一方面他也在努力地蒐集證據,他希望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讓父親擺脫冤屈早日回到自己身邊。度賢申請列印父親當年庭審時的資料卻被告知當時沒有視訊記錄,細細追問下,他聽到了一位名叫成俊植的記者因為在法庭內違規拍照而受到處罰的記錄,想起來記者出身的有莉,度賢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果然有莉不僅認識俊植,而且還很熟,經過努力,有莉終於從俊植手中拿到了度賢想要的照片,在照片裡,度賢不但找到了他想要尋找的善錫,更讓他奇怪的是,宗久居然也在旁聽席應坐。想起來,宗久通過監獄向他表達了申請辯護的請求後,度賢懷著深深的不滿來會見了宗久,聽到宗久想讓他幫忙給自己輕判時,轉身就要離開,但是他身後卻傳來了宗久口中說出了自己父親崔必守的名字,這意外的收穫讓度賢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第4集
令度賢沒有想到的是宗久竟然以父親的案件來要挾自己擔任他的辯護律師,宗久看出了度賢想為父親儘快澄清冤屈的急切心裡,反而故意賣起了關子,說什麼要他說出實情,關鍵是看度賢的表現會分若干個階段。說真心話,度遇是不想和這種人渣再打交道的,在度賢義無反顧地準備離開時,賢度說出了自己曾經是名駕駛兵並在部隊上服過役 並擔任被必守槍殺的中尉車勝厚的汽車兵,他信心滿滿地表達著自己對真相瞭如指掌的態度。猶豫了好久,度賢還是在辯護律師表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可是當他帶著善錫的照片向宗久詢問情況時,他有些後悔了,當看到宗久那幅明明犯了罪卻幻想著可以無罪釋放的可惡嘴臉時,他恨不得上前打了一拳,可是最後他還是忍住了,目前看來這個眼前的宗久是自己可以利用的最好的資源了,他不想讓自己做出後悔的事情。下班後,陳女士和有莉相約一起喝酒,有莉沒有保留地向對方談及自己的家庭情況,可是當她向對方提問時聽到了她有一個兒子的話,可是再追問具體細節時,卻看到陳女士流露出一幅欲言又止的表情,兩人分手後,陳女士獨自返回到了事務所裡,她拿起度賢放在辦公桌上的他兒時在母親懷裡的照片幸福地欣賞著,最後她把照片緊緊地攬進了自己的懷裡。極其敬業的春浩還對宗久的案情念念不忘,他從宗久在法庭上無意中說出的另外一起十年前發生的至今都沒有破案的懸案中想到了宗久可能僅是個無意的模仿者,而十年前的那個受害者和現在的善錫可能是被同一個人所殺的。已經沒有權利查閱偵查檔案的他找來一個之前的下屬幫忙翻看了十年前的那起案件卷宗,趁人不備,春浩冒著極大的風險把關鍵的嫌疑人名單用手機拍了下來,他要開始認真地一一核對。當度賢將為宗久殺害母親案擔任辯護律師的訊息傳到重案組時,大家都覺得十分詫異,明明是他協助警方抓獲的宗久那麼怎麼會反過來擔任他的辯護律師呢。此時恰巧也在場的春浩更是氣憤不已,他氣沖沖地來到事務所向宗久興師問罪,但是度賢並沒有說出實情,僅是說了些律師手則裡面的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這些顯然是騙不過春浩的,他用手指著度賢的鼻子發狠地說他會一直關注著度賢的一舉一動的。有莉以前照顧同樣生病父親時與度賢相識的,在醫院這種特殊環境裡建立起來的同病相憐的友誼顯得更加珍貴一些。度賢又一次清晰地夢到了那個他最近總是夢過的發生慘烈車禍的場面後他終於主動去醫院看了醫生,卻無意中得知對他和有莉的爸爸一直都非常照顧的醫院裡的一名叫趙親善的護士因為失誤而面臨過失殺害病人金成祖的罪名,當了解親善為人的發小找到度賢請求他幫助時,一旁的有莉也幫著親善求情,猶豫過後,度賢終於同意了他的幫助親善辯護的請求。有莉也非常熱情地幫助進行著外圍的調查調查工作。她走訪死者金成祖的家人時,竟然瞭解了親善竟然態度惡劣地拒絕和對方和解。在對與親善的同事調查中,度賢瞭解到了親善就高中時曾經就讀於成祖工作的一所高中學校,似乎有了些蛛絲馬跡了,此時,陳女士為度賢找到了一份當年成祖曾因性侵女學生而遭起訴但最後卻撤訴的材料,但令度賢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不僅成祖是學校董事長的侄子,更奇怪的是當年起訴成祖的人並不是親善,而是一名叫柳賢伊的女孩子,而賢伊和親善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在一次和賢伊兒子的交談過程中,度賢也慚慚弄明白了這其中的來龍去脈了。

第5集
心情沉重的度賢叮囑賢伊的兒子柳俊喚要按照吃藥並保重身體後離開了那個孩子。而此時檢察官也掌握了成祖是京善母校的老師並曾因性侵學生這一情況。曾和度賢同期畢業的同學李賢俊恰巧擔任此案的檢察官一職,而這位檢察官卻一直都在妒嫉度賢日益增長的知名度。在看守所裡,度賢把他所掌握俊喚是成祖兒子的情況如實跟京善講了出來,聞聽此言,京善也只好如實相告了,在交談的最後,京善說出了她不想和解的真正原因,這些年來,她一直為當年沒能出手保護朋友而自責,而這次上蒼把俊喚送到了她的身邊,讓她有了可能贖罪的機會。通過認真的調查,度賢還掌握了另外一條重要的線索,成祖在死亡的第二天即將接受心臟移植手術,而俊喚是排在他後面的第二順位的接受方,成祖死後,理所當然的俊喚接受了本該移植給成祖的心臟而趨於康復。當度賢說出來這一情況後,有莉立即陷入了對父親的無盡思念之中。當年,本應該移植給有莉父親的心臟卻因為他的不幸身亡而移植給了度賢,看到這一資訊後,賢俊也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度賢會對這一案件如此上心的原因了。當度賢接到法院打來的電話說檢察院方面將京善一案的起訴理由由原來的過失殺人改成殺人罪後忙打電話向賢俊詢問原因,卻在電話裡聽到了賢俊不陰不陽的挑畔口氣。但是賢俊的日子也並不好過,他被上司叫了過去,對他擅自改變起訴理由的做法非常氣憤,狠狠地教訓了他一頓,但是一心只想讓度賢出洋相的賢俊又能怎會輕易收手,表面上他聽從了上司的意見,私下裡卻依舊堅持著自己的主張。度賢找到賢伊向她瞭解情況,起初按照京善的叮囑,賢伊什麼也不說,可是當聽到度賢說出檢方將會以殺人罪起訴京善時她的良心被觸動了,她講出了可能是因為當年京善拒絕了她的苦苦相求而讓她和成祖單獨在一起犯上獨自離去的事情而愧疚,也就是在那次賢伊遭到了成祖的性侵從而懷上了俊喚。度賢不僅說服了賢伊出庭作證,而且還說服了京善開口為自己辯護,起初京善是拒絕的,可是當她聽到度賢口中說出如何她被判刑,那麼關心她的賢伊、俊喚和自己都將不會開心的,她們會自責不已地度過以後的日子,想起來自己之前就是過著這樣的日子時,京善同意的度賢的建議在法庭上首度開口併為自己辯護。起初調整成祖的輸液速度時京癢曾經猶豫過,可是當她聽到成祖對著她說出了那句你還是老樣子的話後,京善這些年被壓抑的情緒王子爆發了,她義無反顧地調整了液體的流速從而造成了成祖的死亡。雖然不知道自己將會面臨什麼樣的懲罰,但是壓抑自己這些年來的事情今天她終於可以說出來了,這也許是對她最大的解脫吧。法庭上聽到京善的陳述後,有莉不由自主地想起來父親去世不久後就順利被推進手術室有度賢,為了瞭解當時的真相,她去看守所找到當時負責自己父親的京善,走出看守所,有莉依舊是一幅心不在焉的樣子,當看出她有心事的度賢提議陪她去喝一杯時也被她拒絕了。春浩讓手下調查度賢的家庭情況時得知了自己就是當年親手抓捕必守歸案的刑警時也大吃一驚,可是他始終搞不清楚必守和宗久這兩個人之間會有什麼瓜葛讓度賢會同意再次為宗久辯護。當春浩發現度賢和宗久兩個人都對這件事情閉口不提時,出於刑警的直覺,他可以感覺到他們之間一定有著他所不知道的祕密,為了證實自己的判斷,一大清早,他就闖入了事務所大聲詢問著其中的原由,看到度賢仍是一幅不想開口的樣子後,他索性自己動手查找了起來,看到辦公桌上必守的卷宗後,他拿在手裡再次問向度賢其中的奧祕。

自白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 2019/03/23 4.569% 4.704%
2 2019/03/24 5.386% 6.461%
3 2019/03/30 4.501% 4.913%
4 2019/03/31 5.573% 6.176%
5 2019/04/06 4.027% 4.761%
6 2019/04/07 5.458% 6.462%
7 2019/04/13 4.079% 4.661%
8 2019/04/14 5.425% 6.419%
9 2019/04/20 3.846% 4.846%
10 2019/04/21 5.594% 6.421%
11 2019/04/27 3.846% 4.347%
12 2019/04/28 5.122% 6.047%
13 2019/05/04 3.378% 3.759%
14 2019/05/05 4.841% 5.686%
15 2019/05/11 4.849% 5.738%
16 2019/05/12 6.275% 7.030%
平均收視率 4.798% 5.527%

自白音樂原聲

Part.1(發行日期:2019年4月7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聽聽吧(들려줘) 宋枝恩 & Basick 03:53
2. 聽聽吧(Inst.)   03:53

Part.2(發行日期:2019年4月14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時長
1. the End 鄭仁 03:48
2. the End(Inst.)   03:48
主演相關韓劇
  • 機智醫生生活 第二季
  • 怪物
  • 文森佐
  • 時空追捕
  • 晝與夜
  • 學校奇談-報應
  • 媽媽出軌了
  • 麝香貓人
  • 重生
  • 法外搜查
  • 你喜歡勃拉姆斯嗎
  • 李小姐知情
  • 怪咖!文主廚
  • 無人知曉
  • 花樣年華-生如夏花
  • 愛的迫降
  • 梨泰院CLASS
  • 想品嚐一下味道嗎
  • 流浪者/VAGABOND
  • 清日電子李小姐
  • 當惡魔呼喊你的名字時
  • 偉大的秀
  • 所有人的謊言
  • 17歲的條件
  • 醫生耀漢
  • 18歲的瞬間
  • 圈套
  • 愛到最後
  • 鄰家律師趙德浩2
  • 雙面君王
  • 自白點評討論
       共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