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

火車

  • 類型:週末劇
  • 出品時間:2020年
  • 播出日期:2020年7月11日-2020年8月16日
  • 集數:12集
  • 首播頻道:韓國OCN電視臺
  • 導演:柳勝真李勝勳
  • 編劇:樸佳妍
  • 主演:尹施允慶收真申素律趙莞基車燁
  • 官方網站:

《火車》該劇是講述男主心愛的女人被連環殺人魔害死後,男主到她生活的平行宇宙裏守護她的故事。

火車角色介紹

A世界 (武京火車站自2015年5月3日起停用)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尹施允 徐道元 武京警察局重案第三組組長,是個正直的警察
代替父親贖罪,多年來一直守護瑞京,亦是自己生存下去的理由。因為內疚,只能把喜歡瑞京的心意放在心底。
景收真 韓瑞京 檢察官
於2008年4月8日在家中發現倒在血泊中身亡的父親。父親死後,幸得道元從繼母家中接走,得以過著幸福安穩的生活,喜歡道元。
申素律 李貞敏 科學搜查隊成員
從小就認識道元,暗戀道元。無論何時何地都會支持他,包容他,幫助他。對瑞京而言,像家人一樣。
李恆娜 吳美淑 刑事科長,有數十年刑偵經驗。一直看顧道元和瑞京,關係如同家人。

其他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南文哲 徐再哲 道元父親,暖爐維修員
經常醉酒鬧事,讓道元從小操心不已
趙煥基 吳在赫 武京警察局重案第三組組員,道元下屬
金東英 金振宇 武京警察局重案第三組組員,道元下屬
高中時期差點因一時衝動而犯下大錯,幸得道元及時阻止
尹福仁 趙英蘭 瑞京繼母,李成旭母親
車燁 李成旭 瑞京繼母的兒子,因車禍而變成智力障礙二級,像個小孩
欲侵犯瑞京,道元及時阻止
金鎮瑞 韓圭泰 瑞京父親

B世界 (武京火車站一直營運)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尹施允 徐道元 武京警察局重案第三組組長
成功克服父親是殺人犯的烙印,成為警隊精英
是個腐敗的警察,貪污及栽贓,甚至涉及毒品
景收真 韓瑞京 警察
父親死後,一直艱辛生活,性格變得冷漠,覺得活著比死更難受,手腕上滿是傷痕,需接受精神科治療
非常憎恨殺死父親的兇手,帶著復仇的心成為道元的下屬
申素律 李貞敏 科學搜查隊成員
在道元父親被捕後一直陪伴支持著道元,二人之後成為情侶
隨著道元逐漸變壞,實在忍受不了,於是分手
和道元重遇,感受到從前的道元彷彿回來了
李恆娜 吳美淑 刑事科長

其他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南文哲 徐再哲 道元父親,暖爐維修員
經常醉酒鬧事,讓道元從小操心不已
被判殺死瑞京父親罪成,出獄後覺得自己是兒子的負累,因此身患絕症也不想兒子知道
趙煥基 吳在赫 武京警察局重案第三組組員,道元下屬
白在宇 姜俊英 武京警察局重案第三組組員,道元下屬
金東英 金振宇 死者全京熙的租客
高中時期用刀刺傷欺凌他和祖母的同學,之後人生變得一團糟,有盜竊前科
憎恨道元,認為是道元捏造他盜竊罪成入獄,結果害死了祖母
希望為祖母報仇,道元及時阻止
尹福仁 趙英蘭 瑞京繼母,李成旭母親
瑞京父親死後獲得鉅大保險金,生活富裕,但一直虐待瑞京,直至瑞京於高中時搬走
成立「建型開發」,利用暴力收地再開發
於第6集被殺
車燁 李成旭 瑞京繼母的兒子
賭博及創業虧了不少錢
欲侵犯瑞京,被瑞京刺傷右眼
於第7集墮樓
金鎮瑞 韓圭泰 瑞京父親
崔勝允 徐敏俊 瑞京的精神科醫生,專負警察心理治療
亨丁頓舞蹈症患者

火車分集劇情

第1集 徐道遠和韓瑞景共同查案 徐道遠去找李成旭
徐道遠在回家的路上看到父親死在路邊,同時韓瑞景回到家發現父親慘死在家裡,警方查到凶手是案發當日白天來過的暖爐修理技師,先把人勒死再窒息,用的是放在被盜的儲物櫃裡的項鍊,項鍊還被凶手帶走了。2020年,犯罪嫌疑人,人證物證都在,徐道遠質問韓瑞京為什麼拘捕令又讓駁回了,韓瑞景告訴她嫌疑犯的陳述改掉了,說並不是強姦而是彼此有好感,目擊者也重新作證了,她不記得傷口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徐道遠覺得樸泰京是在車裡犯下的罪行,行車記錄儀肯定會有證據,只要拿到行車記錄儀樸泰京的罪行充分可以作證,韓瑞景認為樸泰京不會留下那樣的證據,徐道遠卻不認為樸泰京肯定還會留著,並且會是不是拿出來看。 徐道遠在追樸泰京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一具白骨屍體,警方搜查一共發現了屍體都是白骨狀態,猜測應該是連環殺人案凶手還帶有武器,並且在現場發現了一具貓的屍體。經過檢查,死亡時間應該至少有一年,12年前也有相同手法差不多的案件,死者就是韓瑞景的父親。已經過去三年了,徐道元時隔了三年才回到這個家,三年前不打招呼的離開,一回來韓瑞景感覺徐道遠就像對待一個陌生人一樣對待自己,韓瑞景一直在忍著痛等著徐道元,質問徐道元這樣做的理由,徐道元離開的原因是因為韓瑞景的告白,韓瑞景覺得徐道遠很殘忍,讓他把家裡所有留下來的東西都拿走,徐道元拒絕。 徐道遠接到電話,裝有屍體的包裡出現了幾個指紋,但都是部分指紋,不能明確身份,如果與嫌疑人的指紋相對比還有點希望,徐道遠立馬去找李成旭,無意間得知李成旭有障礙,剛道明身份李成旭媽媽便把他趕走,又聽到和最後一次見到的不一樣,想起來他是韓瑞京父親去世時是帶走韓瑞景的那個男孩,李成勳嘲諷韓瑞京,自己裝作清高父親死後就跟著男人離家出走,徐道遠反問那是因為誰呢,父親死後隨意實施暴力的繼母嗎,要對十七歲女孩動手的那個繼母的兒子嗎,徐道遠問李成旭母親他發生了什麼事情,原來是撞到了電線杆,撞破了腦袋,因為酒駕,李成旭母親聽到在現場發生李成旭的指紋笑了起來,有著幼稚園智商的孩子,偷摸了殺人再埋起來嗎,而且還是四個人,同意徐道遠見李成旭。徐道遠問李成旭有沒有去過案發現場見到一個人揹著包,李成旭嘴裡一直重複著,北京樓,火車,紅綠燈,鏡子,停止。 警方覺得在現場找到的衣服很奇怪,8年前,這件公司被處理了,別的企業收購了它,8年前名牌的名字也改了,但是這件衣服是去年製造的,收購它的企業也受過從未生產過這安衣服。徐道遠在看現場照片的時候,突然想起李成旭說的話,來到案發現場,這時接到電話,裝屍體包上的指紋就是李成旭的,意識到還有第五個受害人就在北京樓。韓瑞景覺得這件事就是李成旭做的,包括父親的死亡,徐道遠覺得這根本就是兩件事,武京站並不是作案場所,而是遺棄場所,而且並未揭示作案手法,李成旭和12年前的狀態不一樣,也就是說這次案件也許並非正常行為,殺了五個人不知道還會做什麼,說轉準備離開,被韓瑞景喊住,兩人開始分頭尋找線索,韓瑞景發現了線索立馬給徐道遠打電話。

第2集 韓瑞景得知真相 徐道遠坦白
徐道遠在武京站找線索的時候,被李成旭從後打暈,等醒來後意識到不對勁,立馬打電話給同事第五個嫌疑人可能就在站內,讓他們帶人來搜,隨後去找韓瑞景,幸好及時趕到,救下正在被打的韓瑞京。韓瑞京質問李成旭為什麼要殺了自己的父親,李成旭不知道韓瑞京的父親是誰,韓瑞景想要親手殺死李成勳,被徐道遠攔住,犯罪嫌疑人不是同一個人,殺死韓韓瑞景父親的犯人在12年前就已經死了,韓瑞景不明白,徐道遠坦白就是自己的父親摔死了韓瑞景的父親,這就是他真正要離開她的原因,該償還的人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韓瑞景聽完後崩潰。 韓瑞景去找科長吳美淑,吳美淑把項鍊給韓瑞景,在你爸爸的葬禮之後,徐道遠就來找過她,但是她勸下了徐道遠,坦白是自己讓徐道遠隱瞞這件事的,韓瑞景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吳美淑覺得當時覺得徐道遠太可憐了,才剛十歲為了湊滿爸的和解金到處奔波,他爸是嚴重的酒精中毒者,他經常會去拘留所找他爸,然後發生了韓瑞景父親的案件,他犯罪的父親已經死了,案件反正都要終結的,而他卻要作為殺人犯的兒子後一輩子。韓瑞景本來認為無論是徐道遠還是吳美淑都是她父親留給她的禮物,她就這樣相信著活了下來,吳美淑知道自己現在百口莫辯,可是徐道遠把自己的人生都獻給了韓瑞景,他認為那是替他爸償還罪過的方法,韓瑞景一時間接受不了,想起跟徐道遠的點點滴滴,哭了起來。 審訊室裡,徐道遠問李成旭受害人的名字,李成旭聲稱不認識,這時李成旭的母親來了,承認第一個發現屍體的人是自己,並把當時發現的耳環交給徐道遠。三年前,李成旭母親在把李成旭從福利院接回來的路上,無意間發現,然而那些屍體都是李成旭埋的,這時徐道遠接到金振宇的電話,DNA檢測結果出來了,不一致。李成旭來到武京站,連合之前找到的線索,意識到凶手可能是利用火車把屍體運輸到武京站。韓瑞景問徐道遠留在自己身邊的原因,就算是隻有一個瞬間都沒有想過是因為愛情留在她身邊的嗎,徐道遠留在她身邊的這段時間,只在想一件事,如果當時爸爸沒死的話自己去償還罪責的話,他在她身邊每一瞬間都有負責感,每一瞬間都有罪惡感,想要離開這裡,徐道遠希望韓瑞景別再理自己了,韓瑞景握住徐道遠的手,她相信總有一天李成旭會說出他的真心。 韓瑞景去找李成旭,殺死父親的不是徐道遠的父親,如果是那樣的話媽媽的廢棄品不可能戴在武京站的屍體上,因為徐道遠的父親已經死了,你媽媽說的都是謊話吧,是你做的都是你做的,李成旭沒有回答嘴裡一種重複著火車。韓瑞景告訴吳美淑,不是李成旭的父親乾的,有第三個人,殺死她父親的人把屍體丟到武京站,都是那人乾的,說完離開。第五具屍體的身份確定是李志英,李志英只有一個奶奶在養老院,警方從工作人員口中得知前幾天還有人付護理費,警告調查李志英和死者李志英的DNA完全一致,眾人很驚訝。李成旭打電話給韓瑞景,可是沒人接便辦公室也沒有人,決定去武京站,聽到管理人員說剛才有個女人來過,李成旭意識到不對勁連忙去找韓瑞景。

第3集 韓瑞景去世 徐道遠尋找凶手
等徐道遠找到韓瑞景的時候,韓瑞景已經死了,徐道遠崩潰大哭。徐道遠從同事口中得知,韓瑞景在去世之前打過自己電話,在語音資訊中,韓瑞景告訴徐道遠,十二年前媽媽消失的首飾,無經站的受害者們都戴著,凶手根本不是他父親,徐道遠懊惱之前對韓瑞景說了很多過分的話。李貞敏把韓瑞景在警局的東西都拿回到她家中,發現徐道遠也在,徐道遠把韓瑞景找到的線索告訴貞敏,他十二年前就搞錯了,十二年前他爸爸只是很倒黴的去過案發現場,應該是韓瑞景他爸已經慘遭毒手之後,如果那天他爸沒有出事故會和現在有什麼不同,如果韓瑞景和他並沒有見到的話,那韓瑞景是不是不會死,李貞敏拿出在韓瑞景身上找到的子彈389口徑,和他們用的槍是一樣,無論如何都要找到殺死韓瑞景的凶手。 經過指紋鑑定凶手是毒品犯李真成,可是很奇怪,十二年前和現在李真成連根頭髮和指紋都沒有留,現在卻留下證據。徐道遠去找李真成的女朋友,想要從她口中問出點線索,這時李真成出現,徐 道遠連忙去追他,用槍指著李真成,質問他三天前的晚上在做什麼,李真成聲稱在店裡幹活,徐道遠同事趕到,他們已經確認過李真成不在場證明,店裡監控顯示李真成一直在店裡,直到第二天凌晨離開。徐道遠來到無經教會,問負責人在印刷過程中是否因為失誤寫錯了教會名字和地址,負責人覺得不可能,看著檔案他們教會沒有舉行過這隻能活動,檔案上出現的那名牧師在三年前已經患癌去世了。李貞敏打電話給徐道遠問他在哪裡,徐道遠沒有回答,反問說李志英真是是雙胞胎嗎,記得在屍體中發現的那件衣服嗎,李貞敏讓徐道遠不要轉移話題,告訴她現在在哪裡,徐道遠沒有說話,直接結束通話電話。李貞敏最後在無經火車站找到徐道遠,惹了這麼大的麻煩,你還有心思來這裡,徐道遠說根據國科搜的推測,開槍的人就是韓瑞景的後面,子彈被髮射的距離位置大概是2米10,在渺無人煙的這裡凶手是踩著什麼上去的,在一百年前歐洲發生的幽靈火車案,火車在正常行駛突然間消失了,在那時候的一百年期間,在世界各地發現了消失的火車,目擊者們的陳述都很統一,黑暗來歷不明的火車,突然以空車出現在眼前,李貞敏聽不懂徐道遠在說些什麼,徐道遠又問李貞敏如果是你看見了那火車,我會相信你嗎,我如果在這裡看見了火車,你可以相信我嗎,如果我說也許殺死韓瑞景的凶手就是那個火車裡的瞎話,能相信我嗎,李貞敏覺得徐道遠在開玩笑,徐道遠覺得除了他還有一個目睹火車的人,而那個人就是李成旭。 李貞敏去找吳科長,想知道關於徐道遠的事情,吳科長立馬來到徐道遠的位置上,找到關於中樞神經興奮劑的提神藥,讓手下去把徐道遠抓回來,語音剛落,徐道遠出現,吳科長讓徐道遠把警察證、手銬和槍都拿出來,又宣佈本次案件徐道遠不得參與。徐道遠拒絕,他一定要親手抓到凶手,吳科長質問徐道遠,因藥物中毒,難以分辨現實與幻覺程度的,摧垮自己,這根本不是為了韓瑞景,而是在傷害自己而逃避,就算徐道遠親手抓到殺了凶手,韓瑞景也回不來了,徐道遠不知道該怎麼辦,吳科長希望他能夠慢慢接受現實。

第4集 徐道遠來到另外一個世界 徐道遠見到韓瑞景
徐道遠來到無經站,突然出現了三個警察其中還有韓瑞景,在前往警句的路上,徐道遠意識到自己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這不是夢也不是幻覺,一樣的時間但所有東西都和以前不同無經站和教會,死的人都還活著。在另一個世界徐道遠殺了李真成,徐道遠意識到在這個世界還有另外一個他,韓瑞景拿出視訊,顯示徐道遠確實去找過李真成,徐道遠否認,視訊裡的那個人不是他,他沒有殺了李真成也沒有理由殺李真成,徐道遠並沒有吸毒,問韓瑞景除了向監察告發,還有別的證據嗎,韓瑞景不說話,徐道遠同意他們檢查自己的身體。 經過調查徐道遠沒有吸毒,槍也不是他的,韓瑞景得知後立馬去監獄放了徐道遠,並且希望他不要像以前一樣消失了,徐道遠答應。第二天,徐道遠去警局上班,無意間得知他是殺人犯的兒子,意識到十二年在這個世界也發生了同樣的事,凶手也並沒有落網,徐道遠去找李貞敏幫忙,李貞敏告訴徐道遠,現場檢測中在李真成的床上發現了女人的頭髮還有髮卡,李真成肯定是有女朋友,可是在葬禮上卻沒有出現,徐道遠想到樸閔京,樸閔京聲稱不認識李真成,徐道遠不相信。這時韓瑞景也來找樸閔京,拿出照片問她李真成在去世前說了些什麼,樸閔京突然很激動她老公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希望他們能保密案安靜的處理。 樸閔京問徐道遠怎麼知道那個髮卡就是她的,徐道遠猜到那是李真成送她的禮物,樸閔京自責,如果那天沒有給他打電話說分手,他就不會這麼死了,徐道遠告訴樸閔京,同樣的問題他也問了自己無數次,甚至不過是在幾天前,所以他說不出不是樸閔京的錯,忘記這些和孩子好好生活下去吧,放下負罪感這些都是樸閔京自己的選擇,樸閔京反問徐道遠選擇了什麼,徐道遠打算永遠帶著那份負罪感,那樣的後悔不想再經歷第二次,樸閔京坦白在當時跟李真成的電話裡聽到了撞牆的聲音,當天夜裡李真成在日城站裡見到了屍體。徐道遠意識到在韓瑞景死的當晚,他在這裡見到了李真成,並且李真成見到了裝有第六個被害者的行李箱,而在這裡的他正在追著那個行李,隨後上了火車,無論是韓瑞景還是李真成都是因為目擊了行李箱裡的屍體才被殺害的,而凶手肯定就在這個世界。韓瑞景從李真成家裡找到的血跡經過檢測不是徐道遠的血跡,問徐道遠是怎麼知道李真成和樸閔京是婚外戀的關係,徐道遠說到或許我們在某處,都以不同的樣貌,不同的關係生活著的世界,樸閔京作為替代現任老公的人選,選擇了李真成,或許我們也不會有這樣相遇的那種世界,韓瑞景同不懂他在說些什麼,但可以去確定一件事,不管在哪裡,如何相遇,他們肯定不是美好的緣分。樸閔京來到警局把當時李真成讓她保管的東西交給韓瑞景,原阿里是徐道遠讓她把錄音交給韓瑞景,樸閔京準備離開被韓瑞景喊住,如果要保密的話把你和李真成的關係就帶到墳墓裡去吧,這世間沒有最正確的事情,正確與否取決自己無論如何都要活著。韓瑞景帶電話給前輩讓他幫忙瞭解一下人事令。晚上徐道遠在睡覺的時候聽到有人開門的聲音,原來是他的父親,這不是夢也不是幻覺,活著的人已經死了,而死的人都活著。

第5集 徐道遠見到父親 徐道遠發現第六個受害者
徐道遠父親在監獄裡呆了十幾年,看到電視、報紙上都報道著徐道遠的新聞,非常擔心他,所以想去看看他有沒有事,徐道遠問父親,十二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被黑鍋,為什麼會成為犯人,徐道遠父親聲稱忘記了,什麼都不記得了,就像別人所說的,可能喝醉酒瘋了還殺了人,父親每天都感覺對不起徐道遠,希望他就當自己死了,讓他繼續生活,準備離開,徐道遠拉住父親,明天再說吧。第二天,徐道遠醒來發現父親不見了,來到陽臺看到已經被洗乾淨的鞋子曬在那裡,想起小時候父親幫自己洗鞋子的時候。 警局裡,吳美淑把徐道遠喊到辦公室,她一直都在等徐道遠主動聯絡她,即使在他被誣陷成凶手遭到追捕的時候,也等著徐道遠想她尋求幫助,不過還好現在事情都解決了,徐道遠認為還沒有,真正要解決的問題從現在才開始,表示需要吳美淑的幫助。經過調查,徐道遠從工作人員口中得知下雨的日子全都是同一班列車進站的時候,列車在最後一天運營的時候出了一場很大的事故,兩扇門都開著,幸好沒有人受傷,徐道遠打電話給同事,問檢舉那天他為什麼會在列車上,同事告訴他有人在日城站舉報了,說看到徐道遠上了無經行的列車,徐道遠意識到當時在這個世界的他也在這輛列車上,他們所在的世界被調換了。這時徐道遠接到電話,對方聲稱他們全部同時擁有了幾個人生,想起對方說的話悄然無聲的活著,如果不想珍惜再次失去珍貴東西的話,同時徐道遠猜到殺死韓瑞景的凶手就是電話中的那個人。 徐道遠去找韓瑞景,才知道她已經被調走了,見到韓瑞景一把抱住她,殺人犯的兒子和受害者的女兒,你說這是我們的開始,徐道遠希望韓瑞景能等著自己,他一定會證明那句話是錯的。晚上徐道遠一一列出案件搜查的證據和名字,意識到被拋棄在另一個世界的受害者裡,知道身份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李志英。第二天徐道遠讓同事看看,最近有沒有失蹤的案件,得知在失蹤者名單里根本沒有李志英這個人,隨後無意間得知一個失蹤案件轉到了重案組。徐道遠和韓瑞景前往失蹤者家裡,失蹤者名字叫全京熙,是一名五十歲女性獨居,有一個已婚的女兒,失蹤者當時是因為在海外旅遊,所有延遲了報案時間,失蹤者的最後一個行蹤是十四天前坐大巴回家,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任何行蹤,徐道遠意外的發現失蹤者是第六位受害者,從失蹤者女兒口中得知她的十隻手指的指紋都不見了,另一邊韓瑞景街坊鄰居,得知她們家還有一個房客,而那位房客有過前科,還有債務關係,因此最近也有很大的摩擦。 徐道遠告訴同事全京熙已經死亡了,假如說房客是犯人,絕對會證明沒有屍體,讓韓瑞景跟姜刑警在瞭解一個房客的資訊,姜刑警在房間裡找到一張銀行賬單,上面寫著關於二手廚房用品交易的網站,經過調查,發現能用這個價格賣出的東西只有一樣那就是片肉機,韓瑞景得知後立馬去徐道遠打電話,金振宇可能比我們想象的更加殘忍,剛說到一半,韓瑞景發現金振宇好像回家了,手機也沒電了,徐道遠連忙趕去金振宇家,而金振宇在家中放了一把火,燒掉了所有證據,徐道遠和韓瑞景分開尋找金振宇。

火車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 2020/07/11 1.367% %
2 2020/07/12 1.433% %
3 2020/07/18 0.994% %
4 2020/07/19 1.3% %
5 2020/07/25 0.997% %
6 2020/07/26 1.410% 1.727%
7 2020/08/01 1.394% 1.911%
8 2020/08/02 1.297% %
9 2020/08/08 1.107% %
10 2020/08/09 1.406% %
11 2020/08/15 1.172% %
12 2020/08/16 1.426% %
平均收視率 % %
主演相關韓劇
  • 精神病患者日記
  • 綠豆花
  • 大熱門
  • 命運與憤怒
  • 附身
  • 致親愛的法官大人
  • 你也是人類嗎
  • Switch-改變世界
  • Live
  • 大君-繪畫愛情
  • 三色幻想:生動戀愛
  • 搞笑一家人2
  • 麵包王金卓求
  • 我也是花
  • 蠢才鬆糕
  • 鄰家花美男
  • 總理和我
  • 密會
  • 甜蜜的祕密
  • 最佳的一擊
  • 對,就是那樣
  • 魔女寶鑑
  • 舉重妖精金福珠
  • 火車點評討論
       共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