鬣狗/Hyena

鬣狗/Hyena

《鬣狗/Hyena》講述代理上流階層案件的律師們拋頭顱灑熱血的生存故事。雖然主角們的設定是律師,但該劇並不是法庭電視劇。是講述以法律為生存武器的鬣狗律師們的關於人類的故事,將描寫圍繞著男女主人公的各種人物群像而展開的浩蕩的生存遊戲。

鬣狗/Hyena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金惠秀 鄭金子 忠律師事務所律師,如同雜草般有頑強生命力的女子。她不著重處理的案件是否違法及不義,跨越道德的邊界不擇手段地取勝 賺錢。她的人生就是悽慘的生存,對於什麼都沒有的她來說,唯一的武器就是自己聰明的頭腦及冷靜的心臟。因為出身於貧窮家庭,她連大學都考不上,唯一的希望 就是考取法律學位成為律師,然後抓住有錢的顧客生存,是唯一可以白手開始的成功途徑。因此,為了目標她什麼都可以做,只爭取她想要得到的東西,輕視別人的 眼光、價值和批評。
朱智勳 尹熙在 法律世家出身,法務法人宋&金最年輕的合夥人律師,是法律界的精英。他的爺爺、爸爸是前大法院院長和首席法 官,因此他亦跟隨祖輩的路,在首爾大學法學院首席入學,在校期間以研修院首席畢業。他的求勝欲和自尊很強,不容他人追隨,揹負著國內最有名律師事務所皇牌 的光環,為資本一方打官司。在律師事務所內,他是一個工作狂,更成為法律組織的代表。他的目標不是錢,而是作為法律家,擁有成為最高權力者的名譽,以及讓 世人尊敬自己。

法務法人宋&金

演員 角色 介紹
李璟榮 宋弼鍾 宋&金代表律師,法律界的著名權力者。當法官或檢察官退休時,在他的引薦下就會成為宋&金的顧問,而且具有這樣的權力。他與金秉勳律師的大女兒金敏貞結婚後,進入了上流社會,在會長的庇護下成為了宋&金的代表律師。
金浩貞 金敏珠 宋&金代表律師,金秉勳律師的二女兒,是律師事務所“金”姓的人物。 她的爸爸在死前最終把公司交給姐夫,而不是自己。在此之後,她結束在WTO國際事務所的海外生活,突然迴歸到宋&金律師事務所。
宋英奎 馬錫久 宋&金合夥人律師兼運營委員。他不喜歡法律公司的組織文化,對此並不適應。
全錫浩 賈其赫 宋&金律師,熙在的研修院同學,個性愛嘮叨和阿諛奉承。他很羨慕熙在的能力和背景,雖然他經常在熙在周圍說他是熙在唯一的朋友,但是熙在高傲的性格令他有時無視了他。
玄奉植 金昌旭 宋&金合夥人律師,對所有的法典、判例,能不漏細節地背下來。由於解釋小道訊息和股票交易分析的能力非常突出,他被稱為“小道訊息博士”。他在離婚後,獨自撫養獨生女。
樸世珍 富妍雅 宋&金律師,無所不能的完美履歷者。無論是外貌、語氣還是辦事,她都顯得非常高貴。她只會做自己認為是正確的事,有時成為不計後果的人。
鄭志煥 羅伊俊 宋&金新入職一年的實習律師,剛剛通過律師考試的新生,擁有律師的使命感。他白皙的面板令他是律師事務所裡的花美男風格,目前在現實和理想之間苦惱。
鄭東根 秋敦植 宋&金合夥人律師,錫久的大學同學,與他站在同一陣線。他本來就不喜歡熙在,只希望討厭的熙在失敗。

金子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吳慶華 李智恩 忠律師事務所業務員,兼任金子的祕書。她不僅處理律師事務所的事務工作,而且在案件調查中也很出色。她辦事快而完善,經常成為其他公司挖角的物件。雖然只是高中畢業出身,但各種資格證齊全,是金子的左膀右臂。
洪基俊 樸柱浩 刑警,沉默寡言,讓人印象深刻,顯得很可怕。他“殺人不見血”的傳聞不絕於耳。

熙在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李煌義 尹忠延 首席法官,熙在的爸爸,因長期擔任法官而備受尊敬,對跟隨自己成為法律界人士的子女感到自豪。為了利益,他與弼鍾保持親密的合作關係,在一定程度上是拋棄崇高理念的世俗人物。
金榮在 尹赫在 法官,熙在的哥哥,跟隨爸爸成為法官,與在大型律師事務所任職而備受矚目的弟弟有衝突。他的性格正直,與其他家人不同,有著作為法官堅守道德底線的性格。

伊順集團

演員 角色 介紹
池賢俊 河燦浩 伊順集團代表,韓國排名第二的財閥家族第三代繼承人。他與其餘財閥家的子弟一樣有先民意識,雖然正在與姐姐惠元展開權利鬥爭,但全靠爸爸的大力支援穩固了地位。
金英雅 河惠元 燦浩的姐姐,伊順娛樂代表。她被稱為工作狂,在工作熱情和能力也得到認可,但爸爸卻比起辦事能力,更希望長子繼承集團,她對老一代的企業運營模式有很多不滿。
李道慶 河會長 伊順集團會長,集團的第二任會長。他將IMF時期視為好時機,利用弼鍾擴大了企業規模。他直接控制集團的繼承工作,比起退出一線的想法,認為直接管治集團更重要。
秀英 趙宇碩 燦浩的祕書室長,長期擔任集團代表級管理人員的祕書一職。他善於察言觀色,鮮有感情表現,是他能長久生存的原因。
李周妍 徐正華 藝術經銷商,燦浩的情婦,是掌握著各種事件的關鍵人物。

其他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黃寶羅 沈宥美 熙在的高中同學,性格單純開朗。於朋友熙在的辯護下,她每次都在離婚訴訟中被拒絕,沒想到以為是偶然見面的金子卻能解決一切。雖然搞不清楚她是利用金子還是被金子利用,但只要結果好就行。
李基燦 權容雲 中央地方檢察院檢察官,熙在和其赫的研修院同學。在研修院裡,成績排在首位的是熙在,第二的就是他。他很尊敬做生意的 父母,但這種家庭背景在法律界中是平平無奇的,只能以優異的成績成為檢察官。除了揭露伊順集團的違法行為外,他還揭露各種社會權力的不正之風,與 宋&金律師事務所有衝突。

鬣狗/Hyena分集劇情

第1集
韓國首爾爆出WHITE醜聞,而與此醜聞相關的政界和管界人士的名字被公開,與主張正當交易的李賢靜民政首席相反,瞄準此次權利的檢察官以此次契機調查WHITE CLUB, 李賢靜否認WHITE BENCH投資的公司TECH出了問題,而李賢靜強制要求大企業投資特定資金,如要求WHITE投資50億-300億,公眾一片譁然。李賢靜選擇了含有大量前任大法官的律師事務所SONG&KIM為其辯護。檢方又提出新的證據,說TECH的賬目有問題,尹熙才又拿出TECH的投資明細,說TECH出了投資WHITE BENCH還有投資其他的公司,而且拿出來TECH的投資申請書。尹熙才主張李賢靜無罪,最終判決也是李賢靜無罪,但公眾對此結果非常不滿。律師事務所的負責人告訴尹熙才讓他負責原來由馬律師負責的一樁離婚案,這樁案件已經勝利在望了。同事告訴他孔律師即將去美國,那麼合夥人的名額就會空出來一個。尹熙才忙完工作來到自動洗衣店,而店裡有個女子對他視而不見,安心讀著自己面前的書。律師事務所的社長說因為WHITE案件的勝利,何燦浩社長指定尹熙才負責自己的離婚案。尹熙才又來到自動洗衣店,那名女子仍然專心地讀著書,不料此時停電了。女子將手機的電筒開啟,看著外面的雨景出神,然後才跟他打了招呼,說自己因為此時是最安靜的時候所以過來洗衣服,如果尹熙才覺得有所打擾可以錯開時間。女子走出了店門,對他在背後說有雨傘的提醒無視。女子返回店裡拿走尹熙才正在看的自己遺落的書,拒絕了尹熙才給她雨傘的提議,後來等尹熙才去洗衣店時,該女子卻消失不見了。這天尹熙才在街上看到該女子開著車,但等他趕過去女子已經離開了。尹熙才向同事傾訴了這段邂逅。這時有個以前的女同學找到他,想讓他幫忙打離婚官司,尹熙才本不予理睬,但是當他看到對方拿到自己面前的視訊,發現那名洗衣店的女子在視訊裡,同學告訴他這是比他們這屆高四屆的喜善學姐。尹熙才上網查了金喜善的資料,發現金喜善不久將參加同學聚會,尹熙才為了見到金喜善參加了聚會,正好撞見了優美和金喜善,優美為兩人介紹。金喜善認出了尹熙才,尹熙才開始約金喜善出去,兩人發現彼此趣味相投,相談甚歡。於是有了後面的一系列約會,金喜善主動吻了尹熙才。這天,尹熙才來到法庭,同事告訴他對方是個沒有名氣的律師事務所,尹熙才對對方不屑一顧。尹熙才坐下來時,發現女方的辯護律師居然是金喜善不禁驚呆了。法官說既然兩人離婚案已經打了兩年,那麼就不再複述案情了,問雙方有沒有新的資料。這時金喜善提出女方雖然出軌,但對方提供的證據太充分和詳細了,好像是有準備地準備女方出軌的證據,所以離婚的歸責事由並不僅僅在被告身上。金喜善說親權的事情另當別論,法官說被告李書雨出軌了八次,但金喜善說李書雨不是同時出軌八個人,而是每次跟一人在一起,她又拋出重磅炸彈,男方何燦浩的精神診斷,何燦浩因為失眠還吸食過可卡因,這個報告是跟尹熙才在一起時得到的。金喜善說何燦浩跟孩子沒有任何感情紐帶,不僅吸毒還有暴力傾向,這局尹熙才完敗。尹熙才很頹喪,上級負責律師對他進行了嘲諷,還要他退出此案。尹熙才目送金喜善送女方上了車,連忙趕了過去,金喜善說今天是分手的日子。尹熙才問她是不是一開始就有目的地接近自己,金喜善塞了一張名片在他的口袋裡,說再次見面會是在和解的時候,還說這樣是為了賺錢,尹熙才受打擊過重。13個月前,鄭今子走進了一家小律師事務所,這家事務所以幫黑社會打官司為生。這時李書雨突然來訪,說自己的老公因為精神異常而服藥,每天對孩子大喊大叫。鄭今子把目標對準了這次官司的關鍵人物尹熙才,跟蹤得知他的喜好後,故意在洗衣店聯合律所職員上演了這一齣戲,還從網上查到尹熙才的學姐金喜善,於是利用優美冒充金喜善與尹熙才交往,鄭今子因此獲取了尹熙才準備的案件資料,最後取勝。鄭今子回到事務所,助手告知她因為此次官司的勝利,明星黃米拉找到她們想打官司,但黃米拉的性格比較難搞。何燦浩找到尹熙才,說不信任馬律師,讓他打官司是自己最大的失策。尹熙才與鄭今子會面,鄭今子提出了女方這邊的要求,尹熙才對事務所的裝飾冷嘲熱諷,鄭今子不以為意。尹熙才提出對方為了打官司,有目的地接近自己竊取情報,鄭今子說自己最多會被吊銷律師執照,大不了過5年重考,而尹熙才卻會在公司有麻煩。尹熙才告訴鄭今子以後都不要見面,出去時在樓梯口碰到一個人,該人是鄭今子以前的客戶,他不滿鄭今子幫他打官司的結果,上門鬧事,卻被鄭今子懟得啞口無言,鄭今子揚言要報警,對方只有暫時迴避。該人下樓打電話給某人讓對方幫自己弄條去中國的船,要收拾鄭今子。尹熙才聽到了,還是猶豫著給鄭今子發了條提醒混混的簡訊。鄭今子在路上遇到混混與其廝打起來,混混的話彷彿喚起了鄭今子不幸的童年記憶,她發瘋似的跟混混搏鬥起來,當混混被打倒在地,她撿起了磚頭。

第2集
鄭今子掙扎著起來拿起一塊板磚,混混嚇得半死,鄭今子打電話報警,來到警察局後警方說她可以算正當防衛,而混混被打得要住院八週。鄭今子開啟手機,看到尹熙才的簡訊提示。尹熙才在家回憶著他和鄭今子的甜蜜時光,鬱悶不已。第二天,鄭今子在路上看見一個老婦人掛了個"處置要殺掉我的黃米拉吧"的牌子站在路邊,她上前詢問對方是不是樸惠淑,對方聽說她是黃米拉的律師很反感,但還是告訴她打她的人雖然是徐氏,但卻是黃米拉指使的,徐氏一邊打她一邊哭,還說"對不起"。鄭今子說這次徐氏也會被處罰。鄭今子問樸惠淑有何證據表明是黃米拉指使的,而徐氏作證說打她的罪行是自己一個人乾的,跟黃米拉無關,鄭今子說一套公寓就會讓徐氏做偽證,而如果樸惠淑繼續控訴,只有徐氏會進監獄。鄭今子說自己會幫助樸惠淑,如果樸惠淑達成和解,她的兒子會上好的大學,她也可以搬去寬敞的住房。鄭今子告訴樸惠淑法律不是站在她這邊的,而她需要抓住這次改善生活的機會。鄭今子說下次樸惠淑遇到自己,自己會化身地獄,果然樸惠淑答應了理賠的條件。尹熙才工作的律師事務所內,馬律師問社長的意思是不是要辭退尹熙才,社長說是。晚上社長跟尹熙才的爸爸吃飯,尹熙才負責招呼他們。尹熙才的哥哥認為這個認為社長不應該跟法官這樣聊天,尹熙才反駁,最後尹父和社長單獨談話去了。哥哥指責尹熙才行為不當,由一流律師淪落到三流,尹熙才到酒吧解悶。這時馬律師一行人也來到這裡,馬律師叫尹熙才過去,他倒酒給尹熙才喝,說自己是研修班的前輩,尹熙才理應喝了這杯。尹熙才以後輩身份回敬,但馬律師說自己最近在服藥不能喝酒,尹熙才拿過酒杯一飲而盡,就告辭了。同事遇到兩個熟識的女孩,他們跟女孩們一起喝酒。黃米拉知道對方撤訴了,鄭今子說已經幫對方的兒子爭取到了獎學金,但如果對方的兒子中斷學業,可以中斷資助。此時何燦浩來到現場,鄭今子不但不怕何燦浩,還趁機給自己打了個廣告,她說要點燃了現場氣氛,實際是獻歌一首,她邊唱邊跳,弄得很是熱鬧。第二天,助手給她煮了醒酒湯,問她昨晚效果如何,鄭今子回答只有一個人感謝就不錯了,而何燦浩相約她談。尹熙才來到ISUUME回憶現場,馬律師說不需要他來開會,他只需要管好自己手頭的案子即可,其他的ISSUME案子讓簽約律師做就行。他的死黨賈基赫正和美女聊天,美女說尹熙才約了崔妍智吃飯,賈基赫很吃驚,因為崔妍智不是尹熙才喜歡的類型,他認為尹熙才是為了忘掉鄭今子才這樣做的。飯桌上,崔妍智不停地說自己生活中搞笑的一幕,尹熙才受不了想要分手,但崔妍智堅決不肯。這時尹熙才發現鄭今子在後面的格子間吃飯,鄭今子還對他拋媚眼。尹熙才說已經說過不要相見了,為什麼鄭今子還會出現,鄭今子說自己不過喜歡這裡的料理而已,這時鄭今子接到何燦浩的電話,她連忙離開了。尹熙才氣得半死,告訴崔妍智鄭今子是跟蹤狂,讓她替自己報警。鄭今子這次又設了局,等的就是尹熙才不冷靜。尹熙才來到ISSUME的會議室,發現何燦浩跟鄭今子一起過來了,何燦浩罵他是豬腦子,尹熙才說何燦浩去精神病院應該不止是為了治病,還開了很多其他的藥,這種事傳開後果不堪設想,何燦浩被他的話激怒差點就打了他。晚上,尹熙才和賈基赫在就把相遇,賈基赫說鄭今子作為JD的代表,想替何燦浩打官司。此時,鄭今子接到何燦浩電話,原來何燦浩把一個女子弄暈了,讓鄭今子來處理。對方明顯磕多了藥,鄭今子要何燦浩的助手揹著她送到急救室,醫生稱她極度缺乏營養和水分,再晚一點送來就沒救了,鄭今子謊稱該女子在減肥。該女子名叫徐靜花,當她醒來鄭今子告訴對方自己是何燦浩的代表律師,徐靜花稱何燦浩為瘋子,監禁了自己達一週之久。徐靜花說是自己沒有吃東西,就是為了被送出別墅。馬律師進了尹熙才的辦公室,說因為尹熙才激怒了何燦浩,對方要求換四人律師顧問,馬律師讓尹熙才去道歉。賈基赫告訴尹熙才,何燦浩將情人的案子交給鄭今子處理了。尹熙才找到了JD律師所的負責人,想讓對方與自己合作,只要利用徐靜花即可。賈基赫來到醫院,發現徐靜花已經轉院了。尹熙才以自己公司要推何慧媛上位為理由,要求JD的負責人跟自己合作。JD的負責人是何燦浩的妹妹,她知道只要為了徐靜花,何燦浩不惜違反父親的命令。鄭今子也找到知情者,瞭解關於徐靜花的訊息。她在路上聯絡趙室長徐靜花轉院沒,還囑咐徐靜花的訊息一定要保密。這時尹熙才已經找到趙室長,試圖說服對方放棄幫助何燦浩,他認為趙室長應該到集團公司的祕書處去,趙室長明顯有些心動。鄭今子的助手說尹熙才不會是乖乖挨罰的人,等她趕到徐靜花所在的醫院,發現尹熙才早已等待在此。尹熙才告訴鄭今子,自己已經當了徐靜花的委託人,徐靜花將會已強暴監禁罪起訴何燦浩。尹熙才看著鄭今子臉上的表情很受用。

第3集
尹熙才告訴鄭今子說徐靜花準備以強姦和監禁罪名起訴何燦浩,會有很多圍繞何燦浩的案件,而自己拋棄了何燦浩這張牌,得到了ISUUM這張牌,而且自己選擇了何慧媛。何燦浩提出他想要徐靜花回來,不管用任何方法,還威脅鄭今子如果她帶不回徐靜花,她的律師生涯就結束了。鄭今子其實很為何燦浩的要求抓狂,她查了趙室長的訊息,發現他是中間派。鄭今子告訴何父是因為何燦浩的事情而來,這時何慧媛和尹熙才先後出現,讓鄭今子覺得她又試了先機。何父開始詢問何燦浩的事情,問何燦浩為什麼不到場,鄭今子說他去新加坡出差了,所以自己替他過來,是為了準備何燦浩的古稀宴的事情。這次何家準備請明星過來,鄭今子推薦了最近火熱的組合BTS。何慧媛告訴鄭今子只需要滿足何父的任何需求就行,鄭今子警告趙室長要站好隊。鄭今子告訴趙室長要對外宣稱徐靜花還沒恢復意識,一定要搶在何慧媛前面發言,鄭今子再次提醒趙室長兩人是拴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尹熙才認為何父遲早會知道何燦浩的狀態,到時股東們可能會推薦第三方的經理人,而何父迫於股東們的意見,會選擇何慧媛。尹熙才到了律師事務所,馬律師對他大吼大叫,問最近他為什麼跟何慧媛攪在一起。尹熙才否認自己跟何慧媛合作的事情,但馬律師說如果他從公司竊取情報給第三方,那麼他不僅會失去律師資格還會坐牢。馬律師到社長那裡去告狀,社長認為何慧媛有可能上位,那樣的話他們事務所就要提防何燦浩了。賈基赫擔心尹熙才的舉動會帶來不好的後果,賈基赫認為何燦浩和鄭今子都很討厭。何父終於看到何燦浩的鬼樣子,狠狠打了他,何燦浩說自己做了爸爸要求的一切,但是他也想要一個自己的女人。何父找到鄭今子說最討厭她這種廉價、沒品位還特喜歡錢的人,但自己和何燦浩都是搖錢樹,何父以把她趕出圈子威脅,鄭今子反駁說那樣何燦浩也會以糗事出名的。何父說要鄭今子在古稀宴上把何燦浩和徐靜花帶來,這樣也許是唯一能讓何燦浩清醒的辦法,不然就會把ISUUME給何慧媛。鄭今子找到餐廳的會長問起徐靜花的事,威脅對方的財務狀況並不清白,鄭今子因此得到了她想要的資訊。此時沈優美和朋友們一起過來,鄭今子和助手連忙躲了起來,鄭今子讓助手告訴沈優美說自己回美國了。鄭今子發現韓秀晶去了很多次酒吧,發現了照片上的特殊裝飾來到一個酒吧,她問了招呼韓秀晶的那些牛郎,發現了一個沒到場的男人,讓現場的牛郎回憶關於那個男人的資訊並許以高利。尹熙才找到加班的檢察官,給了他關於徐靜花的起訴資料,檢察官權龍雲不大明白他的意圖,尹熙才解釋說是因為權龍雲視金錢和權利為糞土。這個時候鄭今子接到何燦浩的電話,她在電話裡安撫了何燦浩,就來到徐靜花所在的醫院。尹熙才讓賈基赫給醫院打電話,得知鄭今子去了醫院連忙趕過去,卻發現徐靜花的房門緊鎖,原來鄭今子來過後,徐靜花就不再見其他人。天亮了,徐靜花出了病房門,她告知尹熙才自己要撤訴,即便尹熙才承諾會幫她擺平任何威脅,徐靜花仍堅持撤訴。徐靜花其實也很討厭何燦浩,尹熙才提議讓徐靜花做何燦浩的證人,然後送她出國。何慧媛也到來對徐靜花許以高利。尹熙才告訴何慧媛自己不相信徐靜花,但知道她不會選擇何燦浩。這天是何父的古稀宴,許多名人顯貴來訪。何燦浩則緊張得不行,鄭今子告訴他今天會有很多檢察官到場,她告誡何燦浩不要再監禁徐靜花,這不是正確的愛的表達方式。何燦浩又暴怒起來,砸碎了鄭今子的酒杯。何父在豪華大廳接待各界名流,尹熙才用眼神跟何慧媛打了招呼。各路人士都在想方設法討何父的歡心,尹熙才打電話給權龍雲,讓他抓捕何燦浩。但讓尹熙才萬萬沒想到的是,何燦浩居然與徐靜花手挽手出現了,兩人給何父行了禮,就坐在何慧媛的對面。何慧媛惱怒地望向尹熙才,鄭今子給尹熙才發信息說徐靜花決定撤訴。而今天早上,徐靜花以買衛生棉為由,到衛生間穿上鄭今子的助手為她準備好的外衣,戴上口罩,而助手故意摔了一跤以吸引律師的注意,徐靜花趁此逃出醫院,來到宴會現場。原來鄭今子發現徐靜花與一個男人來往密切,這人就是何燦浩同父異母的弟弟何俊宇。鄭今子以此相脅,讓徐靜花答應了撤訴,因為只有她跟何燦浩繼續交往,她才能見到她的情人。鄭今子說何燦浩不會被關很久,所以到何燦浩出來後,迎接徐靜花的又將是地獄生活,鄭今子讓徐靜花慢慢戒掉何燦浩和何俊宇。趙室長拿了一大堆現金給鄭今子,說是何父給的酬勞。何慧媛質問徐靜花為何會撤訴,還諷刺尹熙才沒有那個能力就不要攀高枝,她拿了一瓶香檳澆在尹熙才的頭上,要他以後不要再出現在自己面前。鄭今子遞給尹熙才手帕,尹熙才不領情。鄭今子說是過來道別的,尹熙才的表情讓自己忍不住為他難過。

第4集
何父對律師事務所社長說何燦浩要成長起來,社長說跟著惠媛的事務所是尹熙才,其實無論何慧媛還是何燦浩當選ISSUME的負責人。尹父向家人宣告以後還是跟SONG&KIM合作,然後把何慧媛打發去南美出差。尹熙才對律師事務所的會長說明日會向他遞交辭呈。原來尹熙才在事前跟社長溝通過,說ISUMME有可能選擇何慧媛,社長說雖然風險很大,當時兩者他都想要,而尹熙才表示自己不會以SONG&KIM的名義去做事。社長說接受他的辭職,讓尹熙才想想為什麼會輸,是不是太自滿了。鄭今子知道何父的意思是讓自己拿錢走人,他們仍然選擇的是SONG&KIM,助手感慨她們很難打入這個有錢人的圈子。助手談到姜代表,鄭今子說對方是隻想和自己睡覺的垃圾,等她和助手來到忠律事務所的門口,發現有個客戶在等待,是著名的小提琴手高儒漫。他想跟公司改約,又不想打官司,因為公司的經紀人是自己的媽媽。有個姓付的女律師明星隊尹熙才感興趣,問DND的案子是否會跟進,還問他是否喜歡聽交響樂,有兩張票給尹熙才和賈基赫。尹熙才去聽了演奏會,在會後的聚會中高儒漫善良登場,高儒漫發現尹熙才有限量版的自己的唱片,尹熙才發現鄭今子又跟在高儒漫後面,而這張限量版的唱片是鄭今子給自己買的,鄭今子拿出筆讓高儒漫簽名。尹熙才懟了鄭今子一番,這時沈優美到場,發現兩人,問他們還在一起麼。尹熙才說已經結束了,告訴優美說自己已經有在交往的人了,鄭今子說對方太快投入別的女人的懷抱,裝出一副受傷的表情。優美說要好好喝一杯,因為他不負責自己的離婚案所以自己輸了,要尹熙才買單。尹熙才對鄭今子說以後不要再見了,他向知道鄭今子有沒有真正喜歡過自己,好奇如何能讓徐靜花回到何燦浩身邊的,而對徐靜花而言何燦浩是地獄,鄭今子如何能如此殘忍,鄭今子回答從未對他動過真心,也沒對其他人動過真心。尹熙才問鄭今子她的生活中有什麼是真的,鄭今子告訴他過去的和未來的自己都不是自己,但尹熙才說過去和未來的自己都是自己,而鄭今子只活在當下,尹熙才留下了那張唱片就離開了。高儒漫在排練,鄭今子問他為何會同意這樣不平等的合同,高儒漫說一直都是媽媽替自己安排的,鄭今子說高儒漫是在未成年的時候籤的合同,而且合同中的權益全偏向他的媽媽,根據憲法,這個合同是無效的。這時高儒漫的媽媽到來,先說助理沒盡到職責,讓無關的人來到現場,還說鄭今子很無禮,然後接過合同,鄭今子這才有機會介紹自己是律師,高儒漫的媽媽拿合同重重地打在高儒漫的助理頭上,高儒漫想上前解釋,也被打到在地。鄭今子準備離開,高儒漫卻說自己準備訴訟。尹熙才來到馬律師辦公室,馬律師讓付律師分一個很小的案子給尹熙才。付泫雅把尹熙才帶到自己的辦公室,問尹熙才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他才會被分配到這麼小的案子。尹熙才發現這裡有高儒漫的案子,他決定接這個案子,而且要求書面上不出現自己的名字。付泫雅來見鄭今子說要私下和解,還想確認下對方是否如傳聞一樣咬住就不放,付泫雅說對方的手段很卑鄙,居然散佈輿論說高儒漫被媽媽控制了二十年。鄭今子來到酒店探訪高儒漫,發現對方很頹廢。鄭今子告訴高儒漫首先他要做一個成年人,再做藝術家,要用法律伸張自己的權利,高儒漫抱住她痛哭。鄭今子去拜訪高儒漫的媽媽,高媽媽很傲慢,把她趕走了,鄭今子說以後不會讓高媽媽這樣對待高儒漫。尹熙才來到事務所,發現沈優美在等待他,沈優美想向他諮詢公司投資的事情,賈基赫主動攬過案子,把沈優美帶出了房間。賈基赫和沈優美都認為尹熙才的個性有些扭曲。沈優美談起金喜善,實際是鄭今子,賈基赫說尹熙才這邊說因為鄭今子不漂亮才分手,沈優美說金喜善很漂亮啊,還拿出照片給賈基赫看,賈基赫非常震驚。鄭今子和助手一起吃飯,助手問這次SONG&KIM為什麼不派尹熙才來,而派還不是公司合作人的付泫雅呢。鄭今子打電話問高儒漫,高儒漫說是旻浩介紹自己去的,鄭今子想今天見面卻被結束通話電話。鄭今子說合約裡禁止高儒漫談戀愛,她讓助手去查高儒漫經常去的咖啡廳或酒吧。尹熙才來到酒吧,坐到高儒漫身邊,對他說這個訴訟會拖上一兩年,高儒漫耗不起。尹熙才拿出新合同,說每個月像領工資那樣領500萬,而他可以選擇負責自己形成的經紀人。在來此之前,高媽媽就告訴了尹熙才高儒漫只要能演奏就行,尹熙才說高儒漫會一直試圖擺脫高媽媽的,所以要給他喘息的機會,尹熙才又提出合同中已刪除禁止戀愛的條款,高儒漫對他感激不盡。尹熙才離開時看見一男子和高儒漫狀態親密,在安撫著他。高儒漫對鄭今子說自己不想再提出訴訟了,鄭今子試圖說服他繼續訴訟但失敗了。鄭今子找到尹熙才,問高儒漫怎麼回事,尹熙才說如果訴訟上幾年,高儒漫就會被毀掉。尹熙才約她進去喝一杯,鄭今子卻氣憤離去,尹熙才心情大好。鄭今子回到事務所,失態地大喊大叫,這時她接到電話。尹熙才元氣滿滿地上班,準備參加九點的合作人會議。社長到來,給大家介紹了一個人,這人居然是鄭今子,讓尹熙才震驚不已。

第5集
律師事務所社長將鄭今子介紹給大家,她成了SONG&KIM的合夥人之一。孔賢國說最近一直關注鄭今子的表現,她的表現讓人佩服又有些遺憾,並拿出她所經手的案件資料,說光是光其中一起佛光洞黑幫案件的資料就足讓她的律師資格被吊銷。鄭今子說事情已經圓滿解決,並拒絕了對方的邀約,對方仍舊威脅她,說是想作為三流律師被吊銷執照還是進一流的律師事務所。等她走後,SONG&KIMM的社長出現,說要招攬鄭今子對尹熙才負責的一項案件負責,而他對鄭今子的態度是用完即拋棄。孔賢國對鄭今子接手自己的位置還存在懷疑,社長讓他放心離去,最多不過三年。尹熙才對鄭今子的出現感到極為震驚,無法接受這一現實。社長開始公佈律所一年的收入情況,他要求律師們提高業績,業績低的律師要做好離職打算。社長親自接待了鄭今子,鄭今子想要回自己的案件資料並刪除原始檔案,社長說可以,但要她真正融入宋&金事務所。社長將金融科技公司的孫辰宇的案件交給鄭今子,要求她務必讓這家公司上市,而和她對接的正是尹熙才,鄭今子說覺得一個人比較自在,或者自己組建團隊,但社長堅持要尹熙才負責合作。鄭今子出門遇到馬律師,馬律師對社長提出為什麼要聘用鄭今子的問題,社長說何燦浩將她聘用為私人律師,說明了她的實力,所裡有很多律師不想接的案子需要鄭今子去做。事務所內部對聘用鄭今子的事情都是很多怨言。尹熙才還是到社長面前提出金融公司的諮詢案已經快結束了,不需要鄭今子,但社長說鄭今子可以解決很多棘手的問題,尹熙才說出自己當律師的初衷,表示無法跟鄭今子合作,哪怕辭職。社長問他是不是想抓住鄭今子的把柄,提醒他如果在這裡都辦不到這件事,那麼離開後就更無法辦到了。鄭今子已經調查了夫賢娥的資料,說她人稱女版尹熙才,極具正義感。而金昌昱律師則專打刑事案件,勝率100%,此人一個人帶著女兒生活。賈基赫專長是稅法,業績一般但訊息非常靈通。助手說如果沒有尹熙才的團隊,金融公司上市會很困難。這時鄭今子接到尹熙才的邀約訊息,兩人在一豪華餐廳內會面,尹熙才貌似恭喜,但實際在嘲諷對方。尹熙才問對方是否再次故意接近自己,問對方來自己公司的目的何在,鄭今子說他們倆之間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尹熙才讓鄭今子放棄合作人身份,儘快離開,自己是不可能將金融公司D&&T的案子給她負責的。鄭今子說自己是鑑定師出身,沒有尹熙才那樣雄厚的背景,她讓尹熙才去告發自己竊取情報,那樣尹熙才也會被開除。尹熙才來到事務所,路過的人都向他道喜,原來是他的父親被任命為大法官了。尹熙才說D&&T的案子有部分交給了鄭今子負責,賈基赫趕到很吃驚,覺得很難跟鄭今子共事,賈基赫很封封不平,但尹熙才說如果不跟她合作,就將由鄭今子負責此案,賈基赫說由誰負責是由經委會覺得的,只要持股律師發起異議,鄭今子就會被剝奪負責人的身份。新律師羅利俊前來報道,他只有一年的會議記錄工作的經驗。馬律師也問起D&&T的事情,助手說孫辰宇是孫奉宇的兒子。馬律師讓手下盯緊鄭今子,也許她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馬碩具律師向金岷珠彙報了鄭今子的事情,金岷珠讓馬碩具好好調查正在的材料,自己打電話給合夥人準備儘快回韓國。事務所社長和尹父在一起喝酒,席間社長提起鄭今子,尹父表示自己聽不懂,但是自己會盡自己的本分,這時社長接到療養院的電話,說他太太情況惡化了。尹熙才到來跟社長打了個招呼,他對父親傾訴自己犯了個低階錯誤而無法擡頭,尹父告訴他不要耍陰招,想辦法突破。鄭今子拜訪夫賢娥,讓她在後天下午兩點前把財務資料準備齊全,預審材料則在今晚交給自己的助手,因為自己被任命為D&&T案件的組長了,夫賢娥不是很買賬,準備找尹熙才先確認。鄭今子找到金昌昱律師,表明了自己的組長身份,並告知兩天後要開會議,鄭今子提出金昌昱是隻接又勝算的案子還是別的,金昌昱讓她直說重點。鄭今子說知道對方非常需要錢,所以總在夜晚3、4點出入期貨市場。而金昌昱對鄭今子的背景也是瞭如指掌。鄭今子發現金昌昱的脖子上長了個黑疣,讓他準備好資料。尹熙才和馬碩具私下裡發起持股律師會議,大家都因尹父當選了大法官向尹熙才表示祝賀,有兩組人慾將尹熙才拉入自己那組,但心高氣傲的尹熙才拒絕了。新的一天,賈基赫說鄭今子找自己加入她那邊,實際上鄭今子沒等他說完話就關門而去。賈基赫在推測鄭今子到底是哪派的人,尹熙才分析說宋&金不會輕易聘請像鄭今子這樣出身寒微的律師。夫賢娥說鄭今子找過自己要資料,不過如果組團質疑她的組長資格,也想就有機會翻盤。賈基赫把沈優美接到樓上,鄭今子連忙避開他們,一路朝備品室奔去,而尹熙才正好在備品室門口,被她推入其中。這時有人來開門,鄭今子用鞋子抵住門口,沈優美對誰躲在備品室裡很好奇。尹熙才說優美會經常到這裡來找自己,而鄭今子的道歉毫無誠意,自己將是她的野心目標裡的最大變數。鄭今子問尹熙才自己和他是什麼關係,尹熙才回答是曾經相愛的關係。

 1/4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

鬣狗/Hyena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TNmS收視率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韓國(全國)
1 1部 2020/02/21 7.7% 7.9% 6.9%
2部 10.3% 10.9% 8.7%
2 1部 2020/02/22 7.5% 8.1%  
2部 9.0% 9.4% 7.6%
3 1部 2020/02/28 9.3% 10.3% 6.9%
2部 11.2% 12.1% 8.2%
4 1部 2020/02/29 6.8% 7.7%  
2部 9.9% 11.1% 8.6%
5 1部 2020/03/06 8.8% 9.7% %
2部 10.7% 11.8% %
6 1部 2020/03/07 7.7% 8.9%  
2部 10.4% 11.7% 7.7%
7 1部 2020/03/13 8.8% 9.9% 7.1%
2部 10.8% 11.7% 8.4%
8 1部 2020/03/14 9.0% 10.3% 6.2%
2部 12.5% 13.9% 8.4%
9 1部 2020/03/20 10.1% 11.5% 7.2%
2部 11.5% 13.0% 8.5%
10 1部 2020/03/21 9.1% 10.2% 8.2%
2部 11.7% 12.8% 10.3%
11 1部 2020/03/27 9.4% 10.3% %
2部 10.8% 11.6% %
12 1部 2020/03/28 8.4% 9.3% 6.9%
2部 10.8% 11.6% 9.7%
13 1部 2020/04/03 9.7% 10.9% 7.4%
2部 10.6% 11.5% 8.4%
14 1部 2020/04/04 9.5% 10.6% 8.3%
2部 11.3% 12.2% 10.0%
15 1部 2020/04/10 11.1% 12.2% 8.4%
2部 12.1% 13.2% 9.2%
16 1部 2020/04/11 10.7% 12.4% 8.1%
2部 14.6% 16.5% 11.4%
平均收視率 10.06% 11.10%

鬣狗/Hyena音樂原聲

Part.1(發行日期:2020年02月22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1. HYENA 麗恩 (Melody Day)
2. HYENA(Inst.)  

Part.2(發行日期:2020年02月29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1. 在走向你的這條路上(너에게 가는 이 길에서) 伯賢(EXO)
2. 在走向你的這條路上(Inst.)  

Part.3(發行日期:2020年3月6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親愛的 親愛的 我的親愛的(그대여 그대여 나의 그대여) Ben 03:25
2. 親愛的 親愛的 我的親愛的(Inst.)   03:25

Part.4(發行日期:2020年3月7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Hyena(하이에나) Giriboy 03:39
2. Hyena(Inst.)   03:39

Part.5(發行日期:2020年3月13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FREAK (English Ver.) 李寶藍 03:23
2. FREAK (Korean Ver.)   03:23
3. FREAK(Inst.)   03:23

Part.6(發行日期:2020年3月14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我是你(나는 너야) 鄭承煥 03:57
2. 나는 너야(Inst.)   03:57

Part.7(發行日期:2020年3月20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Far Away 辛知勳 03:51
2. Far Away(Inst.)   03:51

Part.8(發行日期:2020年3月21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今天和昨天一樣(오늘도 어제처럼) 效定 (Oh My Girl) 03:35
2. 오늘도 어제처럼(Inst.)   03:35

Part.9(發行日期:2020年3月28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永遠在你身邊(인기척) DK (韓國歌手) 04:04
2. 인기척(Inst.)   04:04

Part.10(發行日期:2020年4月4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如果沒有明天(내일부터 우리가 못본다면) 韓勝宇 (VICTON) 04:09
2. 내일부터 우리가 못본다면(Inst.)   04:09
主演相關韓劇
  • 浪漫麵包屋
  • 優雅的朋友們
  • 夫妻的世界
  • 棒球大聯盟
  • 流浪者/VAGABOND
  • 清日電子李小姐
  • 阿斯達年代記
  • 他人就是地獄
  • 檢法男女2
  • 王國
  • Legal High
  • 獬豸
  • 9號房間
  • 馬小姐,復仇的女神
  • 今日的偵探
  • 道具/Item
  • 火星生活
  • 檢法男女
  • 情婦/Mistresses
  • 我們遇見的奇蹟
  • 推理的女王2
  • 那個男人吳秀
  • Misty/迷霧
  • 張禧嬪
  • 愛情交響樂
  • 我們真的愛過嗎
  • 漢江戀歌
  • 戀愛結婚
  • Style
  • 火花
  • 鬣狗/Hyena點評討論
       共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