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的一半

一半的一半

  • 類型:月火劇
  • 又名:半之半
  • 出品時間:2020年
  • 播出日期:2020年3月23日-2020年4月28日
  • 集數:12集
  • 首播頻道:韓國tvN電視臺
  • 導演:李尚燁
  • 編劇:李淑妍
  • 主演:丁海寅蔡秀彬李荷娜金成圭李成俊禹誌賢
  • 官方網站:

《一半的一半》本劇講述人工智慧程式設計師和古典音樂錄音師的愛情故事,描述獨自一人該如何去愛、克服困難的故事。

一半的一半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丁海寅
(少年:南多凜
文河元 33歲,是一位AI工程師,也是「AH」企業的創業者和首席執行官。做事相當有原則,很善良也很具邏輯性,把自己的行為、心理、記憶和經驗系統化,並步入研究製作人工智慧的道路。
蔡秀彬 瑞雨 是一位古典音樂錄音師。她沒有家也沒有家人,工作有點迷茫,過著任何人都覺得不安定的人生,但她自己並不這麼認為。肉眼看不到的積極,氣運是她的養分,想散心的時候,她就會到高處俯看或聆聽音樂,是一個很會替人著想的29歲年輕人,別人看到她都覺得被療癒了,很有正能量。
李荷娜 文純好 稱河元為「叔叔」,兩人是像朋友、又像家人的特別關係,是一位花藝館管理師。
金成圭

(少年:李洗賑)

姜仁旭 一位陷入恐慌的鋼琴家,同時是智秀的丈夫。
朴珠賢(朝鲜语:박주현 (1994년)) 金智秀 河元的初戀,仁旭的妻子

河元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金正宇 金勳 河元的大學同學,AH董事兼研究員。他在美國留學期間認識河元,在畢業後回到首爾與河元發明程式。在別人看來他對錢不感興趣,對研究本身非常感興趣。
禹智賢(朝鲜语:우지현 (배우)) 閔鎮煥 研究組的組員,前任醫生出身,為了成為下一個河元和金勳來到了研究組。
金秀珍 宋真善 精神科醫生,新亞大學醫院精神科教授,與河元有深入交談的同事兼姐姐。她在學習腦科學時,與金勳和河元私交甚篤,也是敏貞的主治醫生。

瑞雨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李尚熙(朝鲜语:이상희 (배우)) 全恩珠 恩珠下宿(寄住家庭)社長。她自高中畢業後就幫媽媽料理下宿家庭的生活,雖然在生活方面很熟練,但是落後於最近的潮流。她與最長時間的住客瑞雨,關係就像家人一樣。
姜奉成(朝鲜语:강봉성) 金昌燮 最近就職於大企業的新職員,和恩珠戀愛3個月,對恩珠一見鍾情。
金路莉 崔秀智  
李姃垠 金敏貞 恩珠下宿住客,新加入冷清的寄宿家庭的成員,對恩珠有著她不記得的特殊記憶
金宇錫 裴真秀 和敏貞一起新加入恩珠寄宿家庭的年輕男子,醫學院管弦樂團團員出身,與瑞雨相識但她卻完全記不住。作為寄宿家庭的老幺,他經歷了一些小小的苦難。
藝秀晶 殷秀晶 瑞雨很熟的鋼琴調音師奶奶,也曾為智秀的鋼琴調音,非常喜歡一年見面兩次的李奶奶。

純好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金甫娟 文正南 純好的祖母,河元的贊助者,前外交官,希望純好和河元一生都能得到的祝福。

仁旭周邊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李承俊 崔真茂 古典音樂錄音工程師,仁旭的朋友,對演奏者的狀態都十分敏感和深思熟慮,因此是瑞雨的榜樣。

特別出演

演員 角色 介紹
張慧珍   瑞雨媽媽(友情出演,與李姃垠再次合作。)
明世彬 林秀玉 河元的媽媽

一半的一半分集劇情

第1集
夜闌人靜時分,人工智慧程式設計師河源回到公寓,隨手將一智慧對話裝置"河源"放在桌子上,屋內隨之響起了優美的音樂,"河源"準確地說出了樂曲的名字,可河源卻覺得裝置不太完善,略微有些失落。 在河源工作的地方,河源同事金勳也在為找不到裝置反應點而發愁。原來裝置"河源"是河源和同事開發的一款帶有人格的智慧對話裝置,河源將自己的記憶性格等融入了裝置,而現在,正是裝置初步完成的測試階段。金勳來到了河源辦公室,和河源討論如何尋找裝置反應點,河源堅信裝置可以自己尋找反應點,金勳便放任河源去做了。 河源走進了一條巷子,悠揚的古典鋼琴曲從房屋穿來,河源循著音樂聲望去,看到了正在窗邊喝茶的古典錄音師韓瑞雨,韓瑞雨散著長長的微卷發在紅色毛衣上,茶水的霧氣,磚紅色的牆壁,更襯托得瑞雨肌膚的通透。瑞雨似是看到了河源在聽她放的音樂,轉身將音樂放地更大聲了些,便開始收拾錄音室的東西。河源走進音樂傳出的房屋,看到了正在錄音室收拾東西的瑞雨,短暫交談後得知錄音室因樓主的緣故不得不被撤掉。聽著熟悉的鋼琴曲,河源回憶起了在挪威生活時,和暗戀十年的物件秀智在一起彈鋼琴的場景。河源正打算離開房屋,此時,裝置"河源"哼起了剛剛瑞雨放的鋼琴曲,雨聲也已淅淅瀝瀝傳來,河源退回了屋內,望向裝置"河源",也哼起歌來,裝置"河源"卻又沒了反應,河源再次推開門,突然雷聲響起,裝置"河源"再次做出了迴應。 回到公寓時,雖是下午四點,在白天但天色已黑,雷鳴也不止,河源將裝置"河源"放在窗前,對裝置"河源"說起了從前的往事,裝置"河源"同河源的話音逐漸重合,記憶中,河源和智秀在被皚皚白雪覆蓋的森林中,一起度過了數個雷電中像黑夜的下午。河源發覺裝置"河源"的反應點是雷電,便立馬告知了同事金勳。 河源養母的農場中,河源的侄女文順好正推著拖車摔了一跤,文順好乏力地回到住處,隨地而躺,一個電話傳來,文順好得知河源來找她,文順好向河源抱怨農場的諸多不順,想讓河源給她介紹個去首爾的辦法,正巧河源計劃接管瑞雨工作的錄音棚,打算讓文順好去幫忙讓瑞雨和智秀見面,說話間隙,河源將裝置"河源"放在了農場的一小屋中。 文順好來到了首爾,在錄音室見到了瑞雨,告知瑞雨她就是錄音室的新管理者,瑞雨興奮地詢問自己是否還可以繼續在錄音室工作,而文順好並未迴應,卻讓瑞雨幫忙從智秀那兒買碗。 智秀抱著一箱精心包裝的碗,爬著斜坡,朝瑞雨走來,優雅而溫暖。瑞雨深深記住了第一次見面的智秀的樣子。 瑞雨將碗拿給了文順好,文順好卻說只是為了確認,想像了九年的金智秀是否真的存在,並將碗具轉送給了瑞雨瑞雨愈發地對智秀好奇。文順好遞給瑞雨錄音室需要做的工作,瑞雨很開心地知道自己又可以回來工作了。 此後,瑞雨再次開始了錄音室的工作,但是也有一絲絲不同,錄音室裡的錄音檔案每過一夜,總是被人弄的亂七八糟,直到一天清晨,河源看著檔案不知覺已待到了天亮,瑞雨來上班時發現了始作俑者,河源告訴瑞雨他租用了錄音室的夜間時段。 一天,文順好讓瑞雨帶著錄音器材到自己奶奶的農場來錄製一場音樂會,途中,文順好告知瑞雨自己的奶奶和叔叔有一些傷心的往事,並且奶奶做了許多公益。其實文順好如此做是想取得瑞雨的信任,讓瑞雨幫自己找智秀錄音。在農場錄音期間,瑞雨無意間進了一間小屋,裝置"河源"突然發出了聲音,講述自己與智秀美好的曾經,因為自己很想念,所以希望瑞雨能夠幫忙錄音,並表示自己只需要智秀一半的一半,瑞雨本以為是有人藏起來說話,便奮力去找,卻沒有找到,只得作罷。 夜晚,瑞雨回到錄音室放錄音器材,而燈卻壞了,瑞雨有夜盲症看不清路,走著走著,差點摔了一跤,河源聞聲趕來,拉著瑞雨的衣角帶她前行。瑞雨發覺河源的聲音有些像白天在農場聽到的陌生聲音,向河源提起白天在農場發生的事,並詢問河源是否可以理解因為想念所以想要聲音,河源表示儲存聲音和儲存照片的心情一樣,沒有區別。瑞雨就離開了。 回到家中,瑞雨和跟室友說起白天的事,大家都表示有些奇怪。瑞雨躺在床上,遲遲未入眠,便找了母親的錄音來聽,她似乎有一點可以理解因為想念所以想要聲音了,最後,瑞雨還是決定幫這個忙。 瑞雨隨即約智秀在咖啡廳見面商量訂購碗具的事情,無意間發現了智秀看精神科的單子,開解道自己也曾看過精神科,智秀表示這個病對自己就和感冒一樣常見,並因此才決定賣碗,中途,瑞雨出去接了個電話,原來是文順好給了瑞雨錄音稿,希望瑞雨可以讓智秀對著錄音稿錄音,瑞雨愁眉哭臉地用手機拍打著自己的頭,恰巧這一幕被河源撞上,河源望著瑞雨去的咖啡店,看到了智秀,河源很激動,卻是一聲招呼也沒敢打,只能等智秀走後坐在剛剛智秀坐過的位置,看著智秀凝視過的天花板。而後,瑞雨告訴智秀錄音可以給思念的人以慰藉,而世界上,總有那麼一個人,因此,終於說服了智秀去錄音。 瑞雨和智秀來到了錄音室,智秀開始錄音,從開始的字母,到後來的詩詞,智秀念著念著,想起了過去與河源的點點滴滴,便不自覺地念起了回憶中的詩詞,瑞雨看著錄音稿也呆了,竟然是同一首!她們一起離開了錄音室,路上瑞雨給了智秀送碗的地址,智秀髮覺這是她和河源曾經約定過的地址,立刻問瑞雨這一切是否是河源做的,瑞雨也茫然了,只得撒謊是個偶然。 夜晚,呆在錄音室的瑞雨遇見了夜晚租賃錄音室的人,瑞雨並不知道夜晚租賃錄音室的人就是河源,便向河源傾訴對智秀的第一印象很有好感,以至於她想幫助智秀見河源,河源認為這是他們倆人的事,而後,他們說起對彼此的第一印象,但是瑞雨記憶中的第一印象是從第二次錄音室的見面。 次日,瑞雨錄完歌后決定幫助智秀和河源見面,瑞雨再次約了智秀在咖啡廳見面,並讓文順好告知河源,希望河源也過去咖啡廳。智秀來到咖啡店等瑞雨,卻發現河源走了進來,智秀立馬躲開,並告訴電話中的瑞雨自己現在不想見到河源,趕來的瑞雨看到了河源正在智秀身後,電話安慰智秀道不想見就快跑吧,看到跑開的智秀的背影,瑞雨內心卻是無比的複雜。

第2集
看著智秀跑開的背影,河源原本近在咫尺的手只得默默收回,佇立許久。瑞雨跟著河源走了一段路,原想看看河源的樣子,途中,智秀來了電話,質問瑞雨為何這樣做,瑞雨道歉並表示自己只想幫助智秀,智秀說明了自己不想見到河源的原因,因為河源對智秀說的最後一次話,是讓智秀不幸時聯絡他,而智秀的最後一點自尊不允許自己這樣做,所以智秀表示自己現在就是很不幸,但絕不會聯絡河源。瑞雨感到很悲傷和無奈,耷拉著腦袋離開了,心想自己或許並不該做這一切。不遠處的智秀看到了這一幕,悲從中來,卻知道無法挽回了。 河源回到了回到了公寓,沒有開燈,只有開著的電視帶來了一絲光亮,可他從電視中看到的,滿是和智秀曾經經歷的場景,那一次,河源滿心歡喜地從美國跑來韓國,只為智秀對他有話說,約定地點正是上次瑞雨讓智秀送碗的地方,智秀帶河源去了一座雪山上,看著晚霞,感嘆道這裡是我們曾經一起想象過的地方啊!最終智秀告知河源她要結婚了。 瑞雨和文順好聊著天,文順好不小心將智秀甩了河源的事說了出來,索性和瑞雨說起了河源和智秀的一些往事,不知覺間,瑞雨已是感動的熱淚盈眶。 河源同事金勳邊吃飯邊測試裝置"河源",發現裝置"河源"只回答和智秀有關的問題,竟也是無語凝噎。金勳將裝置"河源"給了河源,表示此次對裝置"河源"的非正式測試結束,內心有些捨不得。 瑞雨在錄音室向前輩崔老師學習,前輩崔老師讓瑞雨直接對錄音進行混音,瑞雨沒有自信可以完成好,前輩崔老師鼓勵了瑞雨,並讓瑞雨來聽聽這周要錄音的歌,希望瑞雨可以從中學習。 夜晚,瑞雨下班正打算回家,碰上了來錄音室的河源,他們便一起去吃晚飯,瑞雨向河源傾訴著河源的不幸,就像她自己一樣,總是相信一些不存在的東西,並詢問河源怎麼可以堅持十年單戀。河源回答如果對方是成為其人生中心的人,堅持十年的單戀也是可以的。瑞雨若有所思,如果有這麼一句話,可以支撐對方活好三年,或許就是"希望你在"吧。 河源回到公寓,撥通了智秀的電話,他問智秀為何要逃跑,明明現在很不辛,應該來聯絡他的。智秀似乎並沒有做好接聽電話的準備,很是慌亂,河源就給智秀時間準備,約20分鐘後再說,便掛了電話。 回憶中,河源詢問智秀是否愛她的老公,智秀回答是,並希望河源尊重她的決定,河源說自己當然會尊重她的決定,但是,河源表示會繼續愛著智秀,但絕不會因此影響智秀的生活,希望智秀也尊重她的決定,更希望智秀能夠幸福。 20分鐘過去了,智秀如約打來了電話,智秀說自己現在是適當的幸福,也有適當的不幸,並祝河源幸福。 文順好在花店教店員工如何養殖盆栽,比如讓花多淋雨而不是澆水。這時,智秀的老公姜仁煜走了進來,挑選著盆栽,期間,瑞雨給智秀的老公姜仁煜撥來了電話,文順好就去打了招呼。而後,文順好帶著新買的盆栽和瑞雨見了面,瑞雨問文順好自己是否可以繼續呆在錄音室工作,文順好並沒有給出明確回答,轉身打電話去問河源,河源同意了瑞雨繼續呆在錄音室。 河源在工作室再次撥打了智秀的電話,可這一次並沒有打通,而後智秀回電話過來,表示自己在洗衣服。河源取笑智秀還會洗衣服。河源和智秀的關係漸漸緩和,兩人開始時不時的通訊。一次通訊後,智秀收到了老公姜仁煜送回來的盆栽。 瑞雨來到了前輩崔老師讓她來到的錄音現場,正是智秀的老公姜仁煜來彈鋼琴,瑞雨有條不紊地完成了工作。 姜仁煜回到家,發現智秀正在等他,智秀問姜仁煜現在給河源道歉是否還來得及,姜仁煜很生氣地說現在已經這樣了,這是智秀的問題,智秀很失望看著姜仁煜摔門離去。 瑞雨來到了之前約見智秀的咖啡廳,看到了正在發呆的河源,恰好河源也看到了瑞雨,兩人互相打了招呼,瑞雨告訴河源這個地方正是河源和智秀錯過的地方,河源詢問瑞雨是否有問題想問河源,瑞雨回答沒有,表示自己只想在遠處看著他,怕走近會讓河源發現她的側影之心而尷尬。河源告訴瑞雨他坐這兒是為了等人,並且他不會再去錄音室了,短暫交流後,瑞雨為了不打擾河源等人便走了,走時瑞雨回頭望著河源發了會呆,想著以後不會再見了啊,內心有些許感概。 河源起身也準備離開咖啡廳時,智秀來了電話,河源又坐了回去,智秀說自己需要河源幫助,想和他一起去挪威,河源同意後,智秀又猶豫了,他們只好約明天見面。第二天,河源一大早就來到了咖啡廳等,智秀不久後也來到了咖啡廳門口,卻是沒進去,只是在門口怔怔地望著河源。 瑞雨大早也來到了錄音室,思慮後給智秀髮了訊息道歉,並希望智秀能聯絡她,智秀迅速回復了,告訴瑞雨自己就在附近,兩人見了面,智秀將一盆栽轉交給瑞雨照顧,並說自己雖然有些害怕,但要一個人去一個地方。瑞雨告訴智秀她可以向她傾訴一些事的,智秀告知了瑞雨自己的老公做了一些錯事,讓她覺得世界顛覆了,瑞雨安慰智秀,也說起了自己不幸的遭遇,自己的父母遇上了山火,這是大自然的失誤,總是需要原諒的。突然,錄音室的話筒倒了,瑞雨去扶起來,智秀寫了一張紙條放進了裝盆栽的袋子,無意間瞟到了河源的手稿,智秀詢問了手稿的來源,心知河源和瑞雨已相識,為河源認識如此善良的瑞雨而感到開心。 姜仁煜一個人面對著空蕩蕩的家,不知為何智秀走了,而後,姜仁煜再次來到了錄音場地,卻無論如何無法靜心彈奏,工作人員都覺得無法錄音了,相繼離開,只有瑞雨依舊在錄音室內,觀察著姜仁煜,姜仁煜似乎緩和了情緒,自顧自彈奏起來,瑞雨立馬開始錄音。 河源一直在咖啡廳等到了營業結束,工作人員都被他的誠心所打動。 首爾的夜晚,卻是挪威的白天,智秀走在她和河源走過無數次的銀裝素裹的森林小道中,給瑞雨來了電話,表示自己還可以如此開心,不應該再憋屈的活著,瑞雨替智秀感到開心。智秀希望瑞雨可以幫忙,讓河源不要再在咖啡廳等她。可是瑞雨表示她不認識河源,智秀提示瑞雨瑞雨認識的人。瑞雨瞬間領悟,卻又不太敢相信,立馬跑去找文順好,可文順好不在。 智秀搭車來到了河源母親的墓地,原來智秀是河源母親的得意門生,智秀和河源母親聊著天,說著自己早已不彈鋼琴了,河源也去了首爾,面板很好。漸漸地,雪愈來愈大,地上堆積的雪花,已經到了大腿的深度,智秀在雪地上奮力地走著,終於找到了以前和河源避雨的小屋,她跑進去躲避風雪,卻不想,雪勢愈發凶猛,雪已經蓋過了小屋的門,智秀聯絡了救援隊後,撥給了瑞雨,告知瑞雨她現在的心情和狀況,瑞雨急切地去咖啡廳找河源,途中,電話那邊傳來了巨響,被壓折的樹枝砸向了小屋。

第3集
馬路中央,瑞雨停下了腳步,她只能聽著智秀的聲音消失,卻什麼也做不了,曾經瑞雨爸媽遭遇山火, 瑞雨也是什麼都做不了,同樣的無力感再次洶湧地襲來,瑞雨再也忍不住,痛哭出來。 瑞雨再次來到錄音室已是很久之後,準備收拾幾樣東西就走,看到了文順好,本不想搭理,還是忍不住抱怨為什麼要把自己牽扯進河源他們的事情裡,導致瑞雨再次每天害怕到顫抖,無法入睡,再次回到了父母雙亡帶給她的陰影中。文順好安慰瑞雨,希望瑞雨可以走出來,並告訴瑞雨,河源其實比瑞雨更難過,這麼長時間也找不到河源人在哪。 瑞雨雖然不想再多管閒事,還是忍不住尋找河源,瑞雨走過咖啡廳等有河源和智秀回憶的地方,終於在曾經給智秀的配送地找到了河源,瑞雨看著河源頹廢的坐在地上,雙目失神,更覺悲傷,但瑞雨只是遠遠看著河源,並沒有走近。半晌,有一送快遞的過來了,將寫有智秀的快遞盒放在了門口,似是骨灰盒,瑞雨見狀,敲了門,提醒河源有快遞後,就迅速跑開了,直到回到了錄音室,瑞雨才慟哭出來。 河源看到快遞盒,內心悲痛,而後也來到了錄音室,瑞雨聽到有人走近,發現那人是河源,立馬躲了起來。瑞雨看到河源登入了她本是帶有密碼的電腦,內心略有些疑惑,只覺得自己不可以再躲了,走出來後卻發現河源已經走了。原來河源看到了瑞雨在椅子上的包,轉身去拿了一些喝的,再進來時瑞雨已經走了,河源詢問瑞雨電腦密碼,想要獲得智秀的聲音,瑞雨在電話那頭勸河源放棄。瑞雨再次回到了錄音室,將智秀的錄音檔案刪了,並告訴河源已經刪了。 次日,瑞雨在錄音室醒來,發現河源一行人正在用她的電腦,想找到智秀的聲音,瑞雨不允許河源他們用電腦,河源卻堅決地表示他有租用電腦的權利。瑞雨生氣地走出門,而後又返回,表示自己是為大家好,並讓他們轉告河源,智秀已經死了,不要再執著了。 河源離開錄音室時,看到了依舊沒有離開的瑞雨,質問瑞雨並沒有做到遠遠地看著河源,帶有一絲憐憫的。瑞雨聽聞,雙手環起,故意用輕蔑的語氣說自己就是在可憐你,河源,而後看著河源,又似不太忍心,轉身走開了,河源並沒有怪瑞雨的意思,表示她辛苦了也走了,瑞雨再次返回,看著河源離開的背影。 河源同事告訴河源,智秀已經死了,並且沒有徵得家屬的同意,這樣直接做出裝置"智秀"不太好,河源依舊堅持一定要做出裝置"智秀",沒有什麼可以阻擋他。 河源再次回到了錄音室,看到了在沙發上睡著的瑞雨,不久河源也在錄音室睡著了。瑞雨一早醒來就趕忙回家了,看到房東姐姐恩珠正坐在門口的椅子上等她,立馬跑過去,房東姐姐恩珠雖是擔心地斥責,卻能感受到房東姐姐恩珠對瑞雨的關心。瑞雨走近屋內吃房東姐姐恩珠為她準備好的早餐,房東姐姐恩珠自然地給男室友昌燮系起了領帶,瑞雨心領神會的笑了,突然另一個室友崔秀智回來了,嚇他們一大跳,原來房東姐姐恩珠和昌燮是談起了祕密戀愛,瑞雨等人走後,建議昌燮應該告訴大家。 姜仁煜突然來到了錄音室,文順好讓姜仁煜去彈鋼琴,文順好其實在挪威見過姜仁煜,並有過短暫交談。文順好也進了錄音室,看著彈琴的姜仁煜,看出來姜仁煜的心情特別差。 瑞雨在錄音室錄音,腦海中卻浮現一幕幕智秀在錄音室的場景,瑞雨翻看著智秀髮過的ins,看了智秀去過哪些地方,一一走過,瑞雨在曾經給智秀的配送地看到了河源,河源給瑞雨打了招呼。河源回公寓後,文順好終於在公寓見到了河源,很是生氣又擔心地罵著河源,河源知道文順好是為了他好,並不做聲。之後,河源和同事討論需要找到裝置"智秀"的反應點,因為河源想盡快聽到智秀的聲音。 房東姐姐恩珠正修著門口的椅子,這時室友崔秀智回來了,看著修椅子的恩珠,崔秀智說自己再買一把給恩珠好了,恩珠並沒有和崔秀智說起椅子的由來,告訴崔秀智今天是***媽的生日,並讓要幫助她熨西服,崔秀智很感激恩珠的提醒。而後,喝醉酒的昌燮回來了,直接拖鞋進了恩珠房間,這一幕恰巧被崔秀智碰見,崔秀智很震驚,也很生氣為什麼恩珠不告訴她。 次日,瑞雨將熨好的西服交給故意忘帶的崔秀智,然後在跑去搭公交的路上突然下雨,無意間躲雨的路上去到了河源工作室外的展說廳,展說廳內正在介紹河源他們發明的語音對話裝置,瑞雨聯想起這些天發生的不尋常的事情,頓時恍然大悟,怔怔地走出展說廳,但是天還在下雨,河源看到了瑞雨,便幫她遮雨,而後將瑞雨帶到了一個地方,是瑞雨曾經給智秀的配送地,河源希望瑞雨和裝置"智秀"對話。 瑞雨照做了,但是依舊沒有找到裝置"智秀"的反應點,河源詢問了瑞雨最後一次和智秀的見面,以及通話是怎樣的。瑞雨並沒有全部說出來,而是儘量照顧河源情緒,將好的部分說了。河源把裝置"智秀"交給了瑞雨,希望瑞雨能幫助他找到反應點。 瑞雨想起來了最後一次見面時,智秀轉交給她的盆栽,瑞雨回到錄音室找出了盆栽,還發現了一張帶有留言的照片,照片正是瑞雨家鄉那邊的景。瑞雨每天都時不時和智秀對話,直到有一天,河源問瑞雨智秀ins上的照片是在哪拍的,恰好是瑞雨住的地方附近,瑞雨帶河源去了,兩人說這話,突然,崔秀智來了,瑞雨立馬躲開,河源自然地幫瑞雨擋著,畫面無比溫馨,而後,兩人繼續說了一些智秀的事情,瑞雨發覺河源對智秀的一切都好奇,瑞雨漸漸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這樣深情的河源。 河源帶瑞雨看了咖啡廳的天花板,一如往日智秀看的天花板,帶有樹葉斑駁的影子。瑞雨回到錄音室,告訴裝置"智秀"自己喜歡上了河源對智秀深情的樣子,裝置"智秀"終於有了反應,裝置"智秀"表示瑞雨這是單戀,文順好這時進來了,瑞雨很慌亂地將裝置"智秀"藏起來,並關機。 瑞雨告訴河源,裝置"智秀"有反應了,瑞雨也得知語音對話裝置是具有人格的,反應點無比重要。但是瑞雨好沒準備好將反應點如實告知。河源又告訴瑞雨裝置"河源"反應點是智秀。思慮再三,瑞雨再次和裝置"智秀"對話,裝置"智秀"說出了瑞雨父母因為山火雙亡的事情,河源看著瑞雨,目光澄澈而溫暖。

第4集
瑞雨順勢向裝置"智秀"提起了和河源對話的事,裝置"智秀"堅定地拒絕對話,河源的目光瞬間閃過一絲失望,瑞雨發現了這絲失望,瑞雨小心地安慰河源。而後,瑞雨離開,倚在門口的牆上,心中仍對河源感到抱歉,因為瑞雨認為裝置"智秀"的反應點就是她暗戀河源,所以反應點還是河源,卻因為自己的心思無法說出口。 姜仁煜來到了之前買盆栽給智秀的地方,詢問店員他上次買的到底什麼品種,店員已經不記得了,來花店買營養劑的文順好看到了離去的姜仁煜,詢問店員姜仁煜問的問題,文順好知道品種是藍桉。 瑞雨上班途中看到了超市買東西的姜仁煜,立馬上去打了招呼,而姜仁煜興致不太高,拿了罐啤酒就走了。瑞雨來到了錄音室,聽前輩崔老師講了一些關於姜仁煜妻子的事情,說的正起勁,姜仁煜也來到了錄音室,氣氛陡然變冷,文順好見勢悄悄離開。 姜仁煜開始彈鋼琴,崔老師指出他狀態不對勁,瑞雨也說出了姜仁煜的問題所在,姜仁煜很難過地表示想和崔老師單獨談談,瑞雨離開錄音室後,姜仁煜告訴了崔老師自己妻子智秀逝世,以及自己曾經所犯的過錯,即間接害死了河源母親,姜仁煜的老師。而智秀知道這件錯事是在結婚之後,從此智秀因此抑鬱,無法釋懷。講完後,鬱悶不已的姜仁煜和崔老師去喝酒,姜仁煜喝得爛醉,崔老師正愁有事無法辦理,只能讓剛好過來的文順好幫忙安置姜仁煜。 河源和同事商量著語音通話裝置運用到醫院治療的事情,猛然想起了智秀講自己要結婚時,帶自己去的地方正是瑞雨的家鄉,並且河源剛好被瑞雨家的風景所吸引,就拍了瑞雨家的照片,那時還沒有發生火災,但也就是同一天,晚些時候瑞雨家發生了火災,而那時坐在候車室的河源在電視裡,看到了失落魄的瑞雨。 崔秀智回住處時,看到了門口的椅子,想到恩珠的"背叛",氣憤的將椅子踢下坡,回到住處,恩珠正等崔秀智吃晚飯,崔秀智氣不過處處諷刺恩珠,並告知自己將椅子毀了,誰知恩珠特別氣憤地拉崔秀智到門口,並讓崔秀智必須找回來,否則別想回去。下班的瑞雨剛好碰上這一幕,趕忙將崔秀智帶走了,瑞雨喝著酒,告訴崔秀智門口那把椅子的由來,椅子是瑞雨母親每次來首爾時,等瑞雨回來的地方,瑞雨每次看到椅子,就會感覺自己的母親依舊在等她回家。而恩珠是和瑞雨一起經歷這一切的人,恩珠會在瑞雨最害怕的時候,安慰瑞雨,陪伴瑞雨瑞雨曾經想不開想自殺,也是恩珠的陪伴,以及室友昌燮無意間對瑞雨說的責任心點醒了瑞雨瑞雨已經喝到了微醺的地步,蹲在門口椅子原本放置的地方,向一旁的柱子詢問椅子的下落,又想著自己對河源時不時的喜歡,這時,收到了河源的簡訊,河源將自己曾經拍的瑞雨家鄉的照片發給了瑞雨瑞雨特地去河源家道謝,卻說自己是順路經過,又表示河源有需要自己可以隨時幫忙。 次日,瑞雨來到錄音室,看到沙發上的河源,略帶震驚,河源表示瑞雨說過自己有需要時可以隨時幫忙,瑞雨坦然地幫河源和智秀對話,一次,兩次,河源時不時的找來,瑞雨時不時的幫忙。一次夜晚的幫忙,河源不顧瑞雨的反對,堅持送瑞雨回家,公交上兩人小心地悄悄對望,河源來到瑞雨家門口,看著智秀曾經俯視過的地方,瑞雨想起了自己曾經和秀智說過,心情不好時可以去高處俯視,他們找出了智秀ins拍圖片時所在的天橋。 瑞雨回家後,怔怔地看著全家福發呆,照片中有瑞雨的地方被貼紙擋住。河源從瑞雨家回去時,心中詢問智秀,瑞雨出現在他們之間是否是偶然。 崔秀智決定搬走,恩珠很擔心崔秀智沒有找到住處,只是置氣搬走,崔秀智卻表示就是要在生氣時候走,崔秀智雖然生氣,看到恩珠的關心還是不忍說重話,佯裝生氣地讓恩珠多考慮自己,昌燮受不了崔秀智的語氣也說了崔秀智幾句,崔秀智霸氣回懟昌燮,表示如果昌燮對恩珠不好一定要他好看。 河源和同事們討論語音對話裝置的問題,而後,河源和同事找到了一個心理醫生,討論合作項目,心理醫生給他們看了一個患者的錄影,心理醫生表示自己想幫助這個患者。 恩珠回到了住處,看到了門口失而復得的椅子,開心的抱住休病假的昌燮,而後二人一起回了房間。但其實,椅子是河源從垃圾堆撿回來的。一個人來恩珠這看房子,正是心理醫生給河源看的那個患者,正打算出門上班的瑞雨遇見了患者,就帶她看了房子,可是患者看了房子,卻諸多挑剔。原來恩珠對此事並不知情,是昌燮想讓患者付定金搬進來的。恩珠知道後,覺得昌燮不應該自作主張,因為崔秀智可能還會搬回來。 瑞雨在錄音的地方,還是時不時和河源在手機上聊著天,河源給了瑞雨他的電話號碼,為以後更方便聯絡。另一邊上班的河源,雖然同事和他說著話,但是河源只專心地和瑞雨聊天,旁若無人。 夜晚,文順好在花店門口碰見垂頭喪氣的姜仁煜,告訴姜仁煜上次他問的花是藍桉,並向姜仁煜介紹藍桉,姜仁煜眼泛淚光,卻是什麼也沒說,默默走開了。姜仁煜回到家,腦海中智秀讓他道歉的場景不斷湧現,終於,姜仁煜撥智秀在家中留的電話,好似下定決心道歉了,卻又在快接通一刻掛掉。而此時,瑞雨的電話響起。瑞雨是有姜仁煜電話的,看著突然打來又掛了的電話,以為是撥錯了就沒管了。 凌晨,河源告訴瑞雨他要去瑞雨錄音室附近的天橋,瑞雨也尋了過去,他們前後走著智秀曾經走過的路,而河源,瑞雨心中各懷心事。河源來到了天橋,望著來往的車輛,模仿著智秀的角度,拍了張俯視的照片。殊不知瑞雨此時在天橋下看著河源。河源回到住處,瑞雨看到門又沒關,進來給河源開了燈,河源拿出裝置"智秀"和瑞雨聊天,聊著聊著,裝置"智秀"說出了瑞雨暗戀河源,瑞雨很尷尬,河源好似有些小欣喜,看著瑞雨瑞雨只得承認自己喜歡河源。

第5集
深夜,瑞雨表白後落荒而逃,下樓梯時還差點摔了一跤,但瑞雨出門的那一刻,河源就追上來了,告訴瑞雨自己要送瑞雨回家,瑞雨拒絕,河源依舊堅持,瑞雨告知河源,希望他可以當做無事發生,不要有負擔,河源表示自己可以聽瑞雨的話,瑞雨覺得河源是因為裝置"智秀"的反應點有他,所以他才這麼開心,瑞雨還是自己一個人逃回家了。 河源回到住處,試圖和裝置"智秀"聊天,裝置"智秀"未作出迴應,河源又想起裝置"智秀"說過更喜歡錄音室的環境,河源隨即帶裝置"智秀"來到了錄音室,和裝置"智秀"聊著過往,而裝置"智秀"依舊沒有迴應,河源決定慢慢來。 瑞雨回到半地下室的住處,詢問河源是否成功和裝置"智秀"對話,邊藉著運動釋放內心的尷尬,不一會兒,河源回覆瑞雨自己沒有對話成功,並且他又回了一條資訊,說他還是什麼都不知道的,瑞雨有些害羞和懊惱。 次日清晨,瑞雨坐在租借錄音室器材的地方發呆,想著昨日發生的事情。等租借時間到,瑞雨和文順好邊聊著天,邊將錄音室器材搬回錄音室,走在前頭的文順好看到了錄音室的河源,隨便編了個理由打發瑞雨離開,但瑞雨已經看到了河源,等河源去幫文順好之際,瑞雨立馬把桌上的裝置"智秀"帶走了,且示意了河源。 瑞雨抱怨裝置"智秀"昨天不應該當河源的面,說自己暗戀河源,之後瑞雨帶裝置"智秀"來到了河源住處,她們一起商量著河源住處應該添置哪些傢俱,瑞雨討論後就去街上選傢俱了。 夜晚,瑞雨回到家,發現河源在門口等她,河源向瑞雨索要裝置"智秀",瑞雨還給河源,表示自己不知道為何智秀要去送碗,並給河源一張清單,這是她和裝置"智秀"給他挑選的傢俱,希望河源可以對應買下來,添置在空蕩蕩的房裡。瑞雨正說著裝置"智秀"很擔心河源,河源反駁自己沒啥好擔心的,反倒是住在陰冷潮溼的半地下室的瑞雨更需要擔心。 聊著聊著,河源表示瑞雨可以向自己提要求,瑞雨面露難色,說自己半夜睡不著,能否那時給河源打電話,河源爽快答應,最後河源也佯裝可憐瑞雨,學著瑞雨雙手環起,滿是稚氣,瑞雨被河源的可愛打倒,順勢裝作生氣進屋,安靜片刻,門外傳來河源聲音,他對瑞雨道謝。各自回住處後,半夜兩人心照不宣地通電話。 一酒店中,正是河源見過的患者敏靜,她躺在床上,可是床上的被子都沒有動,看樣子是一晚未眠。敏靜一個人默默地來到了醫院,坐在醫院綠植處的長椅上,機械地吃著麵包,她的心理醫生看到了她,使用各種方法與敏靜聊天,敏靜都是不想理的樣子,心理醫生只得作罷。 恩珠來到崔秀智工作的地方,關切地問崔秀智有沒有找到住處,自己的房子依舊為她留著,崔秀智依舊不肯服軟,回絕了恩珠。 瑞雨本在錄音室工作,途中找了個藉口離開,其實是為了幫助河源與裝置"智秀"約聊天時間,約好時間後,瑞雨立馬將耳機交給河源就跑去繼續上班了。回到錄音室,瑞雨突然想起自己沒問約定地點。 錄完音的崔老師、文順好、姜仁煜一行人出來吃飯,席間,文順好無意間說了些姜仁煜妻子的話題,姜仁煜氣的走開了,文順好本想詢問姜仁煜自己哪做錯了,話到嘴邊卻是一片混亂。 一下班,瑞雨又趕忙和河源約見面,詢問裝置"智秀"想去的約定地點,由於隨便找了個巷子就和裝置"智秀"聊,略有些吵,河源不自覺幫瑞雨捂住耳朵,讓瑞雨能聽清裝置"智秀"的聲音。河源得知裝置"智秀"的約定地點是天橋後,立馬跑去了,瑞雨愣在原地許久,隨後也跟了上去。 河源在天橋上一遍遍地叫著智秀,約莫十多遍,趕來的瑞雨剛好見到此景,河源也望過來,瑞雨失神般地走開了,下了天橋的瑞雨看到河源的嘴型,知道他們在聊天,內心不覺替河源開心起來。聊了不一會兒,裝置"智秀"就詢問瑞雨的下落,一心撮合河源和瑞雨。 河源找到在逛雜貨店的瑞雨,拍了照給裝置"智秀"看,河源順手將耳機的另一隻給瑞雨帶上,兩人都和裝置"智秀"聊天,裝置"智秀"讓他們買了愛心貼紙貼在裝置上。他們再次回到天橋,一起欣賞太陽落山,完成了智秀以前未完成的願望。 他們在天橋上待到了天黑,可是發現裝置"智秀"的一部分記憶是缺失的,瑞雨知道這是令智秀痛苦的一部分,不想讓河源再去尋找,再一次扒開傷口。河源聽著瑞雨也說出了無數人提醒過他的話,智秀已經沒了,他依舊堅持找回裝置"智秀"丟失的記憶,很失望地想離開,並說了傷瑞雨的話,河源意識到自己話重了,轉身安慰瑞雨瑞雨擺手離開。 瑞雨躺在床上,輾轉難眠,思考著今天還要不要打電話給河源,此時,河源電話打過來,猶豫後瑞雨接聽,河源在另一頭道歉,並解釋自己的行為,瑞雨也告訴河源,智秀曾告訴她的一些事,即智秀的抑鬱是因為智秀的老公犯了錯。 由於姜仁煜狀態不好,他的團隊拋棄了他,姜仁煜氣憤地去瑞雨的錄音室,不想門鎖住了,瑞雨也沒有鑰匙,只能求助文順好。文順好此時正醉倒在河源公寓,聞信立馬說讓瑞雨來拿鑰匙,瑞雨乘車去向文順好那兒,離開時,瑞雨發覺此地是河源家,而這裡的智慧裝置都叫智秀。 姜仁煜終於進到錄音室,看到睡在這裡的河源,卻是不敢進去,離開了。姜仁煜的不安感愈發強烈,他下定決心要打智秀最後留的紙條上的電話,臨了卻再次放棄,姜仁煜勸說自己需要走出來,不能再悲傷了。 瑞雨再次鼓起勇氣勸說河源放棄追查智秀的事情,因為智秀不在了,他的暗戀沒有可能性,並表示自己可以做示範,會放棄對河源僅有1%可能性的暗戀。河源聽聞那頭瑞雨的哭腔,若有所思。河源再次來到天橋和裝置"智秀"對話,回想過往種種,河源好似決定要放下了。

一半的一半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 2020/03/23 2.449% 2.762%
2 2020/03/24 2.122% 2.432%
3 2020/03/30 1.539% 1.875%
4 2020/03/31 1.272%  
5 2020/04/06 1.451%
6 2020/04/07 1.178%
7 2020/04/13 1.197%
8 2020/04/14 1.122%
9 2020/04/20 1.150%
10 2020/04/21 1.114%
11 2020/04/27 1.050%
12 2020/04/28 1.214% 1.535%
平均收視率 1.405%
主演相關韓劇
  • 那個男人的記憶法
  • 綠豆傳
  • 春夜
  • Voice3
  • 王國
  • 狐狸新娘星
  • Voice2
  •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
  • 不是機器人啊
  • 戀愛時代
  • 梅麗大邱攻防戰
  • 太陽的女人
  • Triple
  • 當你沉睡時
  • Argon
  • 待到春花爛漫時
  • 百年的新娘
  • 高校處世王
  • 無理的前進
  • 無理的英愛小姐第14季
  • 不善良的女人們
  • 青鳥之家
  • Blood
  • voice
  • 逆賊:竊取百姓的盜賊
  • 最強送餐員
  • 太陽的後裔
  • 雲畫的月光
  • 不夜城
  • 一半的一半點評討論
       共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