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森林 第二季

秘密森林 第二季

《秘密森林 第二季》此劇講述失去情感的檢察官黃始木(曹承佑 飾)和正義溫暖的刑警韓汝珍(裴鬥娜飾)一起揭露檢察機關讚助殺人案及其背後真相的故事。在第一部最後一集中,黃始木被下令降職到慶尚南道南海統營支廳工作。而第二部的劇本將會以黃始木的新工作單位為背景,講述檢察官和讚助者之間的不為人知的秘密被逐漸揭開的過程。

秘密森林 第二季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曹承佑 黃始木 37歲,西部地檢刑事3部檢察官,現任大檢察廳刑事法制團成員。他加入泰河帶領的法制團工作,雖然已任檢察官十年,但 是在部長級官員們堅守的法制團裏,他成為了最年輕的成員。他投入到死守檢察部門固有的調查權的最前線,與站在對立點的如珍再次見面。時隔2年來到首爾的他 更加冷靜,但冷靜和溫情的始木依然只能默默地獨自工作。
裴斗娜 韓如珍 32歲,龍山警察署重案組警官,借調至現任警察廳調查結構革新團主任。雖然隸屬龍山警察署,但她現時在總警察廳工作。 作為以調查權獨立為目標的「調查結構革新團」一員,她將坐上警察、檢察雙方的談判桌。在警檢對立日益尖銳的情況下,她要自己推翻自己所屬的警察機關,她會 否毫不猶豫地採取行動依然不明。

檢察廳

演員 角色 介紹
崔武成 禹泰河 刑事法制團部長檢察官,專門挑選方便晉升的黃金職位的人。在檢察機關名聲低落之時,他在時代要求下成為法制團負責人, 要放下檢察機關的壟斷地位和權限進行改革。雖然他手握檢察部門的雙刃劍,但事實上他並不危險。也許是身為貴族檢察官的緣故,他的態度和語氣中透着自信。他 雖然不自私,但擁有相當的個人主義、權威主義特質。
金榮在 金始賢 國會法制司法委員會特派委員,派到委員會的檢查員。雖然身為被稱為「晉升台階」的司法委員,但由於該單位面對成為國會 議員遊說窗口的指責,因此政府決定廢除派遣制,所以職務結束後其地位變得不透明。幸運的是,他加入了大檢察廳法制團,同時兼任了一個不錯的職務。經過種種 磨難,最後成為部長的他雖然常常不屑於行事僵直的始木,但是依然會幫助他。
李浚赫 徐東載 議政府市地方檢察廳刑事1部檢察官。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晉升為部長,加上首都圈的連續任職禁令,令他以後只剩下在地方工作的機會,讓他感嘆不已。但是,在倒塌的天空中卻出現機會,他正考慮在大檢刑事法制團、東部地方檢察廳、韓朝集團部門也都在考慮之列,看看在哪個地方建立關係。
朴成根 姜元哲 現任東部地方檢察廳檢察長。從西部地方檢察廳開始,他一直不懈地追查韓朝集團的違法行為。但是,在必須領導整個地方檢察廳的現職上,他只能適當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朴知硏 鄭敏荷 議政府地方檢察廳刑事1部檢察官,在東載辦公室度過新人時期的新手檢察官,是始木學校的學妹。

警察廳

演員 角色 介紹
田慧振 崔光 第一位女性警察廳情報部長,兼任搜查結構革新團團長。警察廳在搜查權調整中是有利的贏家,她為了爭取警察更大的搜查權而玩弄權力,進而推進刑訴法的修改。她並不無條件地擁護警察,也會認真思考自己所從事情報警察的危險性。她為了出人頭地,以務實的面貌得以登上現在的位置。
李海英 申載容 警察廳調查局長,在警察級別中排名第三的治安監。他具有像職責一樣機靈、高超的政治手腕,在業務上展現狠心的一面。

韓朝集團

演員 角色 介紹
尹世雅 李妍在 韓朝集團會長,允範的女兒,昌俊的妻子。在爸爸和同父異母的哥哥成在面臨牢獄之災時,她成為集團的代表理事,堅守著家族的經營權。她從出生的瞬間就是財閥,現在面對重大責任時,沒有閒暇去思念或埋怨離開的丈夫。
鄭成日 朴常務 韓朝集團企劃調整室職員,妍在的助手。他自妍在臨危受命領導集團之時便一直輔佐她,並為她阻止來自成在的攻擊和允範試圖復出的企圖。
  李成在 韓朝物產社長,允範的長子,與妍在是異母兄妹。
金學善 吳柱善 律師,高等法院部長審判官出身,卸任後成為著名律師事務所律師。在妍在看來,她需要一位能對東部地方檢察廳發揮影響力的人物,因此他將負責韓朝集團的工作。

龍山警察署

演員 角色 介紹
全裴修 徐延洙 龍山署重案組組長,因牽連過不光彩的事情在晉升中落榜。即使如此,對於包括如珍在內的組員來說,他是個不權威的組長。
崔載雄 張健 龍山署重案組警察,雖然語氣也比較笨拙,也沒有親切的微笑,但是非常誠實。作為隸屬於警檢協議會的唯一一名調查警察,他還會用不偏不倚的發言讓雙方產生裂痕。
尹太賢 徐尚元 龍山署重案組警察,塊頭大、力氣大的一線刑警。
宋至鎬 朴順昌 龍山署重案組巡警,綽號「辣椒醬」,重案組最年輕的新進警員,在現場總是全力以赴的燃燒著純粹熱情的菜鳥警察。

其他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東載的妻子,一邊帶著兩個分別是小學生和初中生的兒子,一邊兼任鋼琴教師。在孃家日子過得挺富裕,因此美貌不減當年。雖然和東載是相愛後結婚,但是現在的關係不是很好。
太仁鎬 金秉賢 《成文日報》社長,是妍在的前未婚夫。雖然與妍在的競爭對手成在相處融洽,但依然很迷戀妍在。

秘密森林 第二季分集劇情

第1集 黃始木韓汝珍再合作 學生溺亡事件存疑
昏暗的小道上,一輛車在濃濃大霧中前行。車輛裡播放著新聞,男人總是感覺到車後有異常。男人停下車,接聽了電話,對方催促他趕緊回來開會,隨後那邊吵鬧起來結束通話了他的電話。男人查看了四周並未發現異樣,隨後便繼續駕車來到加油站,可身後突然疾馳過去幾輛警車和救護車。 作為檢察官的黃始木也來到案發現場,現場圍了一圈警員和群眾,這裡在濃霧的籠罩下顯得更加混亂。黃始木走上前去,兩個警員正對著一雙鞋議論,有些惋惜年輕什麼的喪生。突然他們就發現了海上漂浮著的屍體,一位男生驚訝地看著,禁不住後退,撞到了黃始木也不自知。黃始木觀察著四周,彷彿"看"到了當時事情發生的樣貌。當時兩個男生在海邊玩耍,男生髮生危難的時候自己剛好就將車停在路邊,只是濃霧將他的視線遮住了。 韓汝珍正躺在床上玩手機,刷到了一對情侶在海邊的照片,她覺得十分有趣。電視上突然播放了晚上的男生溺亡事件,她仔細一看,出事海灘正是情侶拍照的地方。第二天她來到警局上班,開啟電腦,就刷到了那對情侶的照片,只是昨晚海灘的照片已經被刪除了。韓汝珍想著有些不對勁,趕緊打電話給黃始木,詢問他溺亡事件的具體情況。黃始木告訴韓汝珍,他們三個男生是初中同學,父母給他買車當做是上大學的禮物,所以應該是即興開車出去海邊玩的。只不過其中一個男生因為喝醉了才沒有和另外兩人一起去海邊,最後是他報了警。可是當時海灘應該已經封閉,他們又是怎麼進去的呢。黃始木說,也許在年輕人眼裡,警戒線根本不算什麼阻礙。可韓汝珍還是對警戒線存疑,回想起情侶的照片,她陷入了疑惑。到底是男生們將警戒線破壞的,還是情侶先破壞的。想來想去也想不明白。 韓汝珍扮成買物品的,在網上聯絡了昨晚在海邊拍照的那對情侶,同時讓人幫忙查出他們的資訊。韓汝珍來到那人經常出入的酒店,此時黃始木返回昨晚的海灘檢查警戒線。他慢慢走向海邊,意外發現了一條被燒斷的警戒線。韓汝珍順著線索來到男子的家,可是裡面卻沒有人迴應。等了許久,廳長打電話來叫他們回去開會。他們前腳剛剛走,男子就駕車返回家中。韓汝珍隨後也開車返回,得知對方是警察之後,男子明顯表現出慌亂和緊張。提起昨晚的事情,男子情緒越發激動,竟然朝韓汝珍大吼。警員將男子帶回警局詢問,可對方什麼也不肯透露。警員說他原來是用打火機截斷的警戒線,男子聽後冷笑一聲,隨即撥打了爸爸的電話。 韓汝珍被叫去開會了,對於她的遲到,廳長有些生氣。介紹完自己手上案件的情況後,韓汝珍向廳長道歉,廳長佯裝生氣責怪她。開完會後,警員打電話告訴韓汝珍,男子已經被律師帶走了。黃始木聯絡掌握的線索仔細思考,總覺得這些事情有所聯絡,他趕緊吩咐手下對那對情侶進行調查。車上,男子和女朋友因為照片的事情爭執起來,女朋友責怪他將照片刪除引來警方懷疑,可男子卻表示不必大驚小怪,律師會搞定一切。律師讓他們聯絡學生私下處理,這樣才能免於被起訴。情侶和律師將學生約了出來,讓他撒謊說沒有在海灘見過情侶兩人。學生在律師的冷言威脅下表示自己會保守祕密,隨後便離開了。黃始木在家裡收拾東西,同事就打電話來告訴他學生溺亡事件的進展。他說這件事情沒有被起訴,黃始木有些不解。夜裡,他還在想著這件事情。查看了起訴檔案後,他發現了姜原哲的名字,那是那個沒有去海灘的學生的名字。

第2集 黃始木被調到大檢查廳 警檢大戰一觸即發
黃始木始終覺得龍南海岸的案件並沒有那麼簡單,他翻看案件檔案,在情侶合照的資訊上,發現情侶拍的最後一張照片接近晚上八點。此前,他走訪調查得知,那晚度假村附近有居民在晚上八點左右聽到了嘈雜的聲音,而黃始木是開車經過海邊的時間已經是八點十七分,度假村距離海邊也僅僅只有兩三分鐘而已。黃始木覺得案件疑點眾多,便打電話詢問主任檢察官柳時英。 韓汝珍在家裡看到情報局局長被帶走調查的新聞,她匆匆趕回警局,驚訝地發現被帶走的局長居然是搜查局的人。韓汝珍詢問團長,團長說警撿對立,還是自己調查比較好,還讓韓汝珍將革新團的大小事情都彙報給自己。韓汝珍走後,團長打電話給於部長,將此事彙報。 韓汝珍接到黃始木的電話,對方告訴她,海岸案件不打算起訴。雖然韓汝珍也猜到這件事情會因為證據不足而不起訴,但卻沒有想到東部地檢會這麼快結案。第二天團長就十分隆重地來到受害者家,門口早已經聚集了大批記者。家屬看到兒子的球鞋有些驚訝,因為他從來沒有錢給兒子買這雙鞋。家屬拿出那天兒子發的圖片,原本還是興高采烈出去玩的,沒想到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團長利用這個照片向媒體透露檢察方迅速結案的事情,這個事情引發了上級部門的關注,也迅速商討關於搜查令的調整。涉及案件的地檢察長姜元澈接受了記者的訪問,並表示寫意見書的檢察並不是擔當檢察。隨後,姜元澈的手下也查出,這次寫意見書的就是黃始木。 此時,黃始木駕車前往北忠洲,即將到達目的地的時候,有人打電話來讓他暫時不要前進。黃始木將車停在路上,一直等到了傍晚。禹泰和部長髮來名片,並著急讓黃始木到大檢查廳參加檢警委員會討論撿廳與警廳搜查權的紛爭。黃始木趕來赴約,禹部長讓他去參加委員會。雖然黃始木不是很理解,但還是答應了。晚上,他開啟電腦搜尋今天見面的禹部長,總覺得事情有蹊蹺。第二天黃始木找到姜元澈地檢長,詢問他為何反對自己進入委員會。對方轉移話題,說警察指定他去做諮詢了。黃始木接著質問,為何凶手沒有得到該有的處罰,姜元澈推辭說是因為證據不足。黃始木還是不肯放棄,繼續說出自己的質疑。姜元澈無奈,拿出了成文日報,上面有對黃始木的誣陷,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將矛頭指向韓朝集團社長和成文日報社長。黃始木走前,姜元澈責怪是禹部長將自己的反對告訴他的,可黃始木卻表示這只是自己的推理。 議政府地方檢察廳徐東載來找禹部長,向其檢舉警察廳崔暉部長,他提到了一個叫做樸光洙的人,他曾是大田地檢檢察長的人。樸光洙是個滴酒不沾的人,卻因為酒駕去世,他調查之後覺得崔暉和樸光洙的死有關。他還說出幾年前警方辦事不利的事情,說可以藉此挽回檢方這次丟失的顏面和威信。禹部長有些猶豫,但看到對方拿出一件件證據,他覺得這件事情可以考慮。徐東載離開辦公室,正巧遇到了黃始木,他感到十分驚訝。畢竟這個地方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進來的,黃始木竟然比自己先來了。隨後,禹部長將黃始木叫去,緊急召開了會議。此時,革新團這邊也商討著該派誰去參加協商會。 會議結束後,禹部長看到徐東載和黃始木似乎認識,便詢問他,徐東載是否可靠。黃始木之前在大田和徐東載共事過,至於他靠不靠譜還得分事情。禹部長有些瞭然,但並沒有將所要處理的事情告訴黃始木。然而黃始木自己發覺了異常,並查到了細谷派出所。黃始木在首爾還沒有住的地方,便打電話讓韓汝珍出來一起喝酒。韓汝珍趕來赴約,兩人聊起各自的工作。得知黃始木正在刑事法制團工作,韓汝珍便詢問他是否也要去參加警撿協商會。黃始木回答是的,這讓韓汝珍有些不知所措,他們很有可能要在協商會上遇到並"各為其主"。黃始木問起海岸溺亡的案子,韓汝珍告訴他,是家屬妥協沒有上訴。黃始木繼續問,家屬是否受到了慰問金,因為他覺得家屬不上訴可能和金錢掛鉤。黃始木向韓汝珍打探細谷派出所的事情,可禹部長卻突然打電話來,讓他趕緊過去。 黃始木來到約定的地點,可外面卻有兩雙鞋子,他看著其中一雙鞋子,覺得十分眼熟。開啟門後,果然看到了徐東載,而徐東載看到黃始木也有些驚訝。禹部長想讓黃始木和徐東載合作,一起調查崔暉部長和樸光洙的死因。

第3集 細谷案件暴露蛛絲馬跡 汝珍請一線警員參加協商會
包房內,除了禹部長,還有金思賢部長。面對這樣的飯局,黃始木感覺不太自在。金思賢部長和禹部長連連敬酒,可黃始木也只是意思了一下,並未喝下,對此,金思賢部長心裡也有些不太爽快。金思賢部長無意提到代謝酒精的酵素,禹部長聽完後有些奇怪,飯局的氣氛也一下子嚴肅起來。 韓汝珍買了盒飯回到警局,悄悄把張警員拉到一間房間裡,像是要拜託他什麼事情。韓汝珍想讓張警員去參加協商會議,她認為,警方之所以會提出要調整調查權,是因為警大出身的警察向想掌握整個警界,由於對面的檢方都是專業法律人士,所以只邏輯方面都有些吃虧,之後找了很多警界精英,可卻讓檢警之間的矛盾加深並府上臺面。聽到這些,張警員義憤填膺,在韓汝珍的一頓忽悠下,答應了她。眼下只需要徵得組長同意就行,可不出所料,組長第一時間就表示反對。韓汝珍在勸說的時候,警局突然來了任務。路上,警員們穿上防彈衣,而組長也暗示自己同意張健秋月參加協商會。 這邊,飯局結束後,黃始木先行離開了,惹得金思賢和禹部長都有些不開心。黃始木回到辦公室,翻看著細谷的案件報告書。2007年夏天,東豆川細谷派出所夜間巡邏勤務組組員一共有七個人。其中兩人因為和商家勾結獲判徒刑,兩人離職,一人被調職。而整個小組只有一人繼續留在原地,還有一個人死亡。而死亡的那人正是新加入進來的宋起炫警司,聽說他之前患了憂鬱症。之前在飯局,在金思賢部長還沒有來的時候,徐東載就極力自薦要調查這起案件。禹部長最後覺得讓徐東載負責,但必須和黃始木合作。 黃始木檢視卷宗發現,宋起炫的死並沒有謀殺的痕跡,可為什麼這麼多年之後才被重提,是通過什麼途徑,黃始木一時間想不明白。細谷派出所,一直留在這裡工作的白仲基接到一個電話只有急急忙忙就出去了。時間回到2007年,那天金首航在更衣室裡發現異常,在淋浴間裡發現了被繩子勒住的宋起炫。白仲基隨後趕到,大家聽到尖叫也趕過來,可宋起炫卻還是搶救無效身亡。法醫在檢查屍體的時候,在宋起炫的指甲裡發現了一些DNA物質,懷疑他在死前曾經和人打鬥過。 當時宋起炫警司患了憂鬱症,所以大家都覺得他是自殺身亡的。可徐東載卻告訴黃始木,其實不是宋起炫警司不是因為患了憂鬱症被下調到警務組,而是因為被調職才引發的心理問題。當時宋起炫警司的後輩因為不小心出了一些小失誤差點引發車禍,坐在車上的局長便生氣踢傷警員。宋起炫打抱不平,去找局長理論,不久之後便被調職。黃始木疑惑是誰將此事重新曝光出來的,而徐東載卻提醒他,是誰"挖出來"的才重要。曾經一起賄賂的案件中,嫌疑人無意中提到宋起炫警司的死亡,隨後這件奇怪的"自殺"事件才被重提。 姜元澈和那位幫富二代打官司的律師見面,對方向其拋出橄欖枝,邀請他加入社長的律師團隊。對方提到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成文日報事件",說檢方自己串通好試圖幫助一個殺人犯包裝形象。律師詢問姜元澈,以他現在的地位,足夠處理"成文日報事件"了,可為何他卻沒有行動。姜元澈表示並非是自己選擇隱忍,而是如果主動攻擊李成宰,到頭來等同於是在幫助李妍在,如果他們想要捍衛李昌俊首席的名聲就得證明不是他們夫妻兩一起策劃了這個陰謀,這樣一來,她的合法性就會通過檢方獲得證明,到頭來得不償失。律師卻覺得這樣一來,比起和兩個會長鬥,只有一個對手豈不是更好。她覺得現在的李妍在根本撐不起檯面,以他之見,現在姜元澈手握韓喬會長的關鍵票,究竟是會把過世的李昌俊首席從墳墓裡挖出來大罵的李成宰,還是李妍在,無論最後的人選是誰,跟一個人鬥總好比跟兩個人鬥,更何況李成宰從前也不是一個靠譜的人。姜元澈聽完,若有所思。 吳律師來到李妍在會長家中,跟她說了剛剛和姜元澈見面的情況。黃始木駕車來到細谷派出所,徑直走向宋起炫警司出事的淋浴間。他仔細對淋浴間進行測量和案件重演,如果當時其他人聯合起來謀殺宋起炫警司,那麼一定會留下痕跡。此時,白仲基剛巧回來,和黃始木擦肩而過。韓汝珍等在搜查局,張健也急急忙忙趕來。協商會上,大螢幕先是回顧了曾經檢警產生的矛盾,隨後警撿雙方上臺發言。張健在被提問的時候緊張得不行,但還是真誠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徐東載將白仲基叫去詢問,可對方卻堅決表示宋起炫是自殺。黃始木見這邊得不到突破,便決定從另一位組員那裡尋找線索。而與此同時,正式的警撿協商會也即將開始。

第4集 警撿雙方針鋒相對 汝珍意外加入調查
協商會當天,禹部長和黃始木坐在一輛車上,金思賢在後面追逐。金思賢時不時將車開到越線,活像一個正在玩不追我趕遊戲的孩子。到達監察院,禹部長和金思賢說他們要先去和監察院長見面,讓黃始木先進去。黃始木來到會議室,這裡空無一人,只有分立而排的兩派座椅。黃始木挑了一旁的座位坐下,掏出手機檢視今天的新聞。 新聞上是關於東部地檢長的訊息,正當黃始木思考的時候,警方那邊的代表進來了。黃始木一眼就看到了跟在後面的韓汝珍。雙方簡單問候了對方,韓汝珍不小心看向崔炳組長,嘴上的笑容不由自主拉下下來。檢警雙方到達完畢,開始進行調查權的討論。剛開始說幾句,雙方就開始針鋒相對起來,饒有一番針鋒對麥芒的意思。警方搬出《憲法》的規定,說警方掌握這絕對的調查權,而金思賢卻認為這不僅是法律的瑕疵,還是歷史的瑕疵。他們吵著吵著就提到了曾經轟動一時的"516政變",那是一件十年前的事件,關於檢方包庇的事情。氣氛一下子冷到極點,最後還是禹部長打破僵局,嘲諷警方拿過去的事情說事。張健警員坐在一旁靜靜聽著,聽到禹部長的話後,忍不住發言。說就在前幾天有人因為被騙了房租而報警。 之前,組長來到被騙的女人家中,告訴她警方已經找到了假房東的線索,但錢可能要不回來了。聽到這,女人忍不住哭了起來,那些錢可是她大半輩子的積蓄,當時自己也很小心地和房東簽約。女人還以為自己碰到了好多房東,心裡十分感激,但沒想到竟然會被騙得身無分文。那天韓汝珍來警局找張健的時候,剛巧他們得到了假房東線索,飯還沒有吃上兩口,就急急忙忙出去蹲點。到達目的地後,四個人等了許久也沒有等來目標。張健只好下車檢視,最後發現了假房東。確認之後大家開始實施抓捕,張健還在追逐途中扭傷了腳。關鍵時候,檢方竟然還打電話來讓他們幫忙運送嫌犯。 張健告訴大家,他們熬了一夜終於抓住了那個假房東,可是令狀卻遲遲沒有釋出,西部地檢沒頭沒腦地要他們進行補充調查,所以假身份證、戶籍本以及被害人陳述等等材料他們都重新提交上去了但拘留令卻還是沒有釋出。如果拘留令還沒有下來,凌晨就得釋放他,那麼大家所有的努力都會功虧一簣,那些受害人也沒有得到應有的補償和道歉。崔炳抓住張健的話茬,嘲諷檢方辦事不利,效率低下。 對此,金思賢和禹部長做出解釋,不管當時怎麼不服氣,但法律就是規定警方有義務無條件服從檢方。黃始木也忍不住加入討論,可最後還是沒能將討論拉回正軌,雙方不歡而散。走出會議室,禹部長和金思賢趕緊商量該如何解決剛剛張健提到的問題。現在不釋出拘留令的話就真是檢方的辦事不利了,可要是釋出的話,不就是向對方認輸。禹部長一時間也沒有想好要如何是好。 原本計劃會後前往監獄探視細谷警員,調查宋起炫警司死亡真相的,可徐東載卻突然稱有事不能來,而黃始木一個人又有些不方便出面,禹部長只好讓他緩一緩,之後再做打算。但其實,徐東載也並非有什麼要緊之事,他只不過是在巴結前長官李昌俊的遺孀李妍在。李妍在自己卻也是泥菩薩過河,東檢警廳對《成文日報》的警告剛出來,她才得知作為李成宰派的日報社長金炳賢從前年開始就在收購韓喬集團分公司的股份,目前已經是第三大股東了。而他們的目的就是要讓李妍在下臺。 國稅廳正向李妍在催討三千億的欠銳,但她一時間資金週轉不開,只得請求正在執行緩期的父親李允範幫忙。可在李成宰的唆使下,李允範認定女兒與丈夫勾結從他手中奪取經營權。李妍在被拒之門外,得知父親的想法後決心與之斷絕關係。她隨後想到了黃始木,勸說他對《成文日報》的報道進行反駁。可黃始木卻堅決要走法律程式,那需要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李妍在沒有那個時間去等待。正巧徐東載一直一來都想巴結她,無奈之下,她只得會會這個也許能幫她渡過難關的人。一見面,徐東載就說出了樸光秀的事情,樸光秀曾吹噓自己在韓喬集團找到了一份工作,而他的受聘是和李成宰私下籤訂的。根據公務員條例,這是違法的,但李妍在本身就用這個計謀僱傭了吳柱善,對於徐東載這個自以為是的爆料著實沒有太大興趣。而她此行其實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讓徐東載替自己將信轉交給父親。徐東載得到任務,趕緊前往,但也被拒絕訪問。但他也沒有就此作罷,反而在院子裡發現了一些標籤,最終得到了李妍在的賞識。 之後徐東載終於想起來監獄探望一事,可當年被定罪的巡警金秀航已經出獄,下落不明。徐東載一時著急,忍不住向監獄方面打探訊息,可卻也讓此事洩露到崔炳的耳朵裡。崔炳趕緊讓韓汝珍聯絡白仲基瞭解情況,韓汝珍突然想到之前黃始木曾和自己提到過細谷派出所。白仲基臨時請假,韓汝珍只好調出卷宗,找到高昌龍巡警。雖然高昌龍也是當年警務組的一員,但又剛好不是白仲基那一組的,所以並沒有提供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但他隱約記得當初警務組的其他成員很敵視這位下調的宋起炫警司,經常合夥霸凌。金秀航還威脅過宋起炫,而他正好就是宋起炫死亡事件的第一個目擊者。

第5集 宋起炫案件陷入僵局 李妍在查到藥物來源
當時派出所傳出了流言,說宋起炫並非自殺,而是他殺。一開始發現屍體的,全都是之前霸凌他的人,高昌龍明明就知情,為什麼沒有懷疑。面對韓汝珍的質疑,高昌龍回答說當時宋起炫患有嚴重的憂鬱症,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所以也就沒有是他殺的可能。高昌龍也表示,自己從未聽說過別人說宋起炫並非自殺。韓汝珍沒有氣餒,繼續追問,她覺得宋起炫獨自在背後調查組員受賄的人,就這麼死了一定有問題。 可還沒等她說完,高昌龍就打斷了她,說受賄案是在宋起炫死後幾個月才報出來的,他們也是那個時候才知道這件事情,在那之前根本沒人將兩件事情聯絡起來。他還說,光是被調到派出所這事已經讓宋起炫夠辛苦了。韓汝珍受到啟發,為什麼宋起炫偏偏被調到細谷派出所。 徐首航是東豆川警察局長的侄子,在宋起炫警司去世之後,局長就被調職了。韓汝珍猜測,也許就是因為宋起炫舉報自己,所以局長便將他調到了侄子所在的派出所。李大成是除了組長外,組員裡最資深的警員,目前還在服刑,韓日真打算去調查一番。團長告訴韓汝珍,如果事情沒有調查出來,就利用這件事情控告檢方辦事不利。韓汝珍看著團長,感覺有些陌生。 韓汝珍突然回想起來,據高昌龍的說法,當時被局長欺負的小警員背景不太好惹,所以局長才把氣全部撒到宋起炫身上。韓汝珍懷疑宋起炫的憂鬱症是因此產生的,可高昌龍卻告訴她,事實並非如此。他說,宋起炫曾經和他說過,那些人被有權勢之人打壓時,都不敢有何人反抗,但卻看不慣下屬仗義執言,因為看不慣他天生傲骨,覺得他將來一定會多生事端,這才把他調離。宋起炫覺得很苦惱,他認為身為警方不應該這麼做。韓汝珍若有所思。 黃始木想要從金思賢那裡拿到南仁泰的逮捕令,因為金思賢之前在西部地檢那邊做過。可金思賢拒絕了,說這樣會被落人口實,說檢方任由警方擺佈。可聽完了黃始木的話後,金思賢答應了。 李妍在這邊調查出了那批藥物的來路,那是一種不存在與這個世界上的藥物,也即是說,這是一種沒有被批准的藥。在2004年的時候,學術界對這種藥物曾進行初次發表,目前還是處於研究狀態,那批藥應該是從美國走私進來的,用來治療創傷後應激障礙。博士猜測,可能是李允範在經歷了八個月的牢獄之災後出現了這種後遺症,因此病理差異大,光憑一種藥物很難判斷他的病情。李妍在十分擔心父親,她決定要開始對李成宰進行反擊。可現在李妍在手上的股份並不足以對抗李成宰,只能寄希望於《成文日報》的股份。 韓汝珍在警局想要找李大成問話,可卻意外發現了一個眼熟的人。對方正是尹科長,韓汝珍假借調查李大成之名和尹科長說了話。當時巡警隊回來,有人故意往宋起炫手上倒開水,其他人不僅旁觀,還把罪責推到宋起炫身上。面對韓汝珍的詢問,李大成倒是回答得坦然,承認自己對宋起炫的凌辱。可他卻將此美化成,是為了鍛鍊宋起炫讓他變得堅強才這樣做的,言語之間根本沒有悔過之心,甚至還覺得自己做的是值得驕傲的事情。韓汝珍繼續說,李大成和金首航服刑的罪名幾乎一樣,就連法庭上的供詞都像是串通好了的,可為何金首航卻比他早出獄。韓汝珍猜測,當時是東豆川警局的人負責監察他們,而剛巧金首航又是局長的侄子。可李大成像是才知道金首航是局長侄子的事情,他告訴韓汝珍,因為他們的派出所在東豆川,所以理應由東豆川警局進行監察。韓汝珍還詢問了他和其他警員的事情,可對方卻答非所問。韓汝珍氣急了,拍桌大罵,之後離開了。 等在外面的徐東載忍不住和黃始木說起自己的現狀,黃始木聽不下去趕緊說去看看訪問結束了嗎。可剛起身就看到韓汝珍從裡面出來,警撿雙方私下見面也要爭起來。韓汝珍突然接到白團長的電話,讓她去取一份檔案,但是絕對要原封不動地拿回來。 一個叫南在益的國會議員由於人事請託的事情今天獲判無嫌疑,南在益對警察廳搜查局長提告了,有傳聞說南在益的兒子是靠走後門才進入的時中銀行工作,這件案子是有禹部長這個廳搜查局長親自調查。禹部長將黃始木叫來,熬一起去拜訪這位南在益議員。可剛進到大樓,就看到韓汝珍等在外面。禹部長想要直接進去辦公室,可卻被攔下了,還只能眼睜睜看著韓汝珍進去。禹部長又氣又急,得知黃始木和韓汝珍認識,並且他懷疑韓汝珍這次過來一定是有人交代她拿了什麼過來,禹部長讓黃始木去打探一下韓汝珍剛剛手上拿的檔案到底是什麼。禹部長知道以黃始木的性格,他肯定會拒絕,可現如今他也只能想到這個方法,他鄭重的拜託了黃始木。 禹部長和黃始木一直等在外面,可卻發現韓汝珍是空著手出來的。兩人跟上前去,正好韓汝珍和崔炳回過頭來看到了他們,一時間氣氛變得十分微妙。

 1/4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

秘密森林 第二季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 2020/08/15 7.627% 9.102%
2 2020/08/16 6.415% 7.585%
3 2020/08/22 7.014% 8.190%
4 2020/08/23 6.442% 7.378%
5 2020/08/29 6.041% 7.070%
6 2020/08/30 6.281% 7.487%
7 2020/09/05 6.502% 6.950%
8 2020/09/06 7.493% 8.856%
9 2020/09/12 7.190% 8.553%
10 2020/09/13 7.203% 8.031%
11 2020/09/19 6.843% 8.017%
12 2020/09/20 7.458% 8.707%
13 2020/09/26 7.179% 7.755%
14 2020/09/27 8.837% 10.312%
15 2020/10/03 8.307% 9.589%
16 2020/10/04 % %
平均收視率 % %
主演相關韓劇
  • 私生活
  • The King:永遠的君主
  • 出師表
  • 365:逆轉命運的1年
  • The Game:朝著0點
  • VIP
  • 請融化我吧
  • 精神病患者日記
  • 所有人的謊言
  • 綠豆花
  • 請輸入搜尋詞:WWW
  • 18歲的瞬間
  • 囚犯醫生
  • 人格四重奏
  • 王國
  • 獬豸
  • 天空之城
  • 最完美的離婚
  • 我的ID是江南美人
  • Life
  • 情婦/Mistresses
  • 善良魔女傳
  • Short
  • 韓汝凜的回憶
  • 不良家庭
  • 神級祕書
  • 浪漫獵手
  • 冰之戀
  • 銀實
  • 搞怪高校生
  • 秘密森林 第二季點評討論
       共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