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韓劇 > 2021年韓劇 戀慕

戀慕

戀慕

《戀慕》該劇改編自同名漫畫,以宮殿為背景,講述了隱瞞是女人的真實身份的王與圍繞著她身邊的花美男之間展開的時而浪漫時而又驚險刺激的愛情故事。

戀慕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朴恩斌
(少年:崔明彬)
李垣/蓮膳(鄭至韻用) 雙胞胎中的妹妹,嫡公主,惠宗與原妃中殿所生的女兒,李輝的妹妹,齊賢大君的同父異母姐姐,雪白的臉,冰涼的眼神,神祕的線條美麗的外貌,再加上無法侵犯的威嚴和無人能及的文武實力,是完美的王世子。但總是用不表露感情的撲克臉惡言相向,也不輕易允許任何人陪在身邊,之所以不能容忍這種越界行為,因為是代替死去的哥哥生活在中的雙胞胎妹妹,也是假王世子。雖然一出生是高貴的嫡公主,但因為王室認為與公主一起出生的王子不算個王子,本要要被殺,但母后嬪命醫官施假死針,讓侍衛送他出而保住性命,多年後來到中當女,因為意外遇見與自己長的一樣的雙胞胎哥哥世孫李輝,因李輝要求與自己互換身分而出,李輝卻在第二次出想與老師見最後一面,哥哥李輝被鄭錫造以為是李垣而被誤殺後,被母后嬪要求假扮哥哥李輝的世孫身分,因為親眼看到好友二月被鄭錫造殺,也得知鄭至韻是鄭錫造的兒子,而無法原諒殺害哥哥李輝跟好友二月的人,也連帶無法原諒鄭至韻,漸漸從單純開朗的性格變成冷酷挑剔暴躁的性格,那都只是她為了保護自己並不讓人發現自己是女人,在狩獵場髮簪被叔父昌雲君射掉,長髮放下來,束胸滑掉,怕被發現身分,到湖邊沒人地方調整,卻意外遇到上山採藥的鄭至韻,以女人身分與鄭至韻10年後再相遇,怕身分被發現,本想殺了鄭至韻,但後來不想把事情鬧大,而打消念頭,得知他是鄭至韻,不忍殺害小時候的初戀,而放過她,雖然心裡還是愛著鄭至韻,但礙於身分而把心中的愛慕藏在心裡,後來鄭至韻來侍講院,為了不想被發現女人身分,而想辦法趕走他,但後來卻接受他繼續當老師。
李輝 雙胞胎中的哥哥,王世子,惠宗與原妃中殿所生的兒子,李垣的哥哥,齊賢大君的同父異母弟弟,在中巧遇雙胞胎妹妹李垣,覺得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非常驚訝,變請求李垣與自己調換身分,為了出見要被斬首的老師最後一面,而男扮女裝以李垣的身分出,卻被鄭錫造誤認為妹妹李垣,本要說出自己的世孫身分,卻還是被鄭錫造殺害,後母后嬪要求妹妹李垣假扮世子。
路雲
(少年:高宇臨)
鄭至韻 李垣的老師兼初戀,擁有帥氣臉龐和絕頂的「暴走」個性,既是韌勁、執著、膽量的朝鮮男子漢,又是虛虛實實、悠然自得、天生的樂觀主義者,是無怨無悔的享受人生的風雲人物。作為司憲府家的兒子,早已是科舉及第的人才其中一員,但他卻把立身揚名的康莊大道拋在腦後,用針灸代替毛筆,後為了保護三開房的人,被父親要求成為世子的老師侍講院司書。

鄭至韻周圍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裴秀彬 鄭析助 鄭至韻的父親,也是司憲府家的人,擁有辨別是非正確的眼睛,始終保持冷靜的人物,把李輝誤認為李坦,而殺死真正的王世子李輝。
朴恩惠 金氏夫人 鄭至韻的母親,鄭錫造的正室夫人,名門望族出身的美麗賢淑的女人。以無限慈祥的樣子照顧智雲,有時也會露出可愛的模樣。
張世鉉 房質昑 天真爛漫、膽小的人性,在被鄭至韻救活後,稱他為「大哥」。

朝鮮王室

演員 角色 介紹
李必模 惠宗 朝鮮君王,李輝與李垣還有齊賢大君的父王,嬪生下雙胞胎那天,為了保住女兒李垣的性命,與父親求情,但因為父親認為與公主一起出生的王子不算個王子,而岳父尚憲君提議要殺了李垣,留下李輝,不讓世人知道雙胞胎這件事情,為了大局,只能要求嬪殺了女兒李垣,並不知道後來李輝意外被殺,是李垣假扮李輝的世子身分。(原型:睿宗)
南潤壽
(少年:崔錄運)
李賢 者隱君,王室的宗親,道賢世子的次子。多情善意的性格,不驕不躁,懂得正道,和王世子李輝是從小就像親兄弟一樣長大的莫逆之交。可惜的是,如此堅守分寸、關懷備至的天性,成了連自己對某人的心意都禁閉在心中的框架。
金序河 昌澐君 世子李輝與李垣的叔父,以宗親的身分放蕩不羈,作品瘋狂行為的王室的問題兒。有著對小事也容易興奮的衝動和攻擊性傾向,不怕自己手上沾血,也許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反而喜歡上這樣的施虐行為,之所以能如此囂張,是因為在王室最高長輩大妃的庇護下,每當行為被朝廷視為問題時,都是止步於大妃的訓斥,具有請求寬恕後轉身有重複同樣行動的反社會人格傾向,在狩獵場因為看不慣李垣,認為他是靠尚憲君而保住世子位子,而諷刺李垣,但卻被李垣射箭警告,為了報復李垣,趁李垣射箭時旁邊無人,拿弓箭對準她,卻射偏了,而射到李垣的髮簪,從旁看到長髮掉落的李垣,覺得李垣像個女人,心中產生懷疑。
金泰 源山君 李賢的哥哥,王室宗親,道賢世子的長子,溫柔中蘊藏著野心,溫柔的微笑和謙遜的姿態來輔佐著輝,認為要是身為世子的父親不早逝,王的位子應該是屬於自己的,在多情善感的背後,有個令人恐懼的冷血雙面人物。
尹帝文 尚憲君 世子李輝與李垣的外祖父,因為貪圖權力,要求女兒世子嬪生下的龍鳳胎的女兒只能留下兒子,女兒必須燒死,手段相當兇殘。
李壹花 大妃 李輝與李垣的祖母,作為王室最高者,雖然對輝無比慈愛和溫暖,但在朝廷中培養大量外戚來組成自己的勢力,內功不凡的政治九段,以王駕崩後可以選定後繼者的強大籌碼為基礎,展示出不被任何人牽著鼻子走的只屬於自己的政治。
孫汝恩 中殿 李輝與李垣的繼母,儲賢大君的母親。
車成濟 齊賢大君 惠宗與繼妃得兒子儲賢大君,李輝與李垣的同父異母弟弟,母親中殿和外祖父昌川君說,你應該占世子之位才行,但對王位毫無慾望,一直渴求哥哥輝的喜愛,令他痛苦的是,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是對輝的威脅。

其他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崔秉燦 金佳温 李輝的護衛武士。不表露感情、像影子一樣默默守護在王世子身邊,有著令人無法猜透的心思以及隱秘的過去。
裴允京 申素恩 吏曹判書的獨生女。無論在誰眼中都是個充滿氣場的美貌擁有者,在誰面前都不會氣餒,懂得明確表明自己主張的朝鮮新女性。想要的東西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以周密的性格盯著世子妃的位置,但是有一天遇到了更加有慾望的男人鄭至韻,陷入了一生一世的苦惱中。
鄭彩娟 盧夏景 兵曹判書盧鶴洙晚生的小女兒。夏景是在“女兒傻瓜”父親的陪伴下長大的,從出生瞬間就在珍視自己的環境中受到滿滿的愛,得益於此,夏景擁有純度100%的無瑕靈。相信就這樣以純真微笑享受眼前幸福的某一天,將會遇到自己想要用盡全心全意的郎君,喜歡假扮世子李輝的李垣,後來成為世子嬪。
金吝勸 楊文秀 世子李輝的老師,他負責侍講院,總是忙於看君王和世子的眼色行事,但在組織生活方面,他是最優秀的人物。

特別出演

演員 角色 介紹
韓彩雅 世子嬪 世子嬪,李輝與李垣的母親,生下龍鳳胎,因王室禁止生下雙胞胎,父親尚憲君要求她留下兒子李輝,並要殺死女兒李垣,因為不忍心,要求醫官給女兒施假死針,派左翊衛送到外寺廟,後來李垣竟回到中當女,後因李垣與李輝互換身分,李輝被鄭錫造誤認成李垣而殺死,得知死去的是兒子,便要女兒李垣假扮兒子李輝的身分成為假王世子,與女兒李垣說出她的真實身分,在過世前告訴女兒要堅強活下去,並與惠宗說請好好守護李垣。

戀慕分集劇情

第1集:雙子初見 鄭錫祖誤殺世孫
電閃雷鳴夜,王內。 世子的嬪娘娘誕下一子後,復又生下一個雙胞胎女兒。國王因此大怒,王室中絕對不允許出現雙胞胎,這樣會導致與女孩同胎出生的兒子不被宗室認可做王子。國王與宗室達成一致,今晚誕生於王室的孩子,將只有王孫一人,雙胞胎的祕密將無人知曉。世子跪下哀求國王放過那個可憐的孩子,但國王不為所動。剛生產的嬪娘娘跪在殿外,她請求世子饒過剛生下的女兒,世子知道國王態度堅決,他自己也沒有辦法,所以他對嬪娘娘說,如果這個孩子對國家無助益,他也會拋棄她。 嬪娘娘的父親尚憲君大人下令將產室廳裡的人全數滅口。夜黑風高,暴雨如注,尚憲君大人帶著人闖入產室廳及寢殿,殺害了包括輔佐世子多年的領相大人在內的眾人。嬪娘娘讓人用針暫時封住女孩兒的呼吸,騙父親說孩子剛一生下來就沒了呼吸。尚憲君果然被騙,但他仍然要焚屍滅跡。在把孩子焚屍之前,嬪娘娘把脈搏微弱的孩子交給左翊衛,吩咐他將孩子帶到都城外。幾年後,女孩小垣陰錯陽差進入中當了一名女,並無意中與世孫撞見,兩人對彼此相像的長相感到驚詫不已。 世孫將這件事告訴母親,她勒令他不許再提起此事,而後私下吩咐人去找找那個和世孫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她自己則去找當年的左翊衛問清楚。在尚憲君的陷害下,國王認為翊善以荒誕無稽的上疏分裂朝廷,他下令抓走翊善,撤掉他的所有官職,並暫時將世孫關在世孫殿中。世孫找來那個與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小垣,讓她穿上自己的衣服,暫時假扮自己,世孫則穿著女的衣服偷偷跑出世孫殿,前去看望被關押的翊善。翊善是負責世孫教育的從四品官職,師者如父,世孫一直都對他尊敬有加。 就在小垣假扮世孫期間,世子邸下前來看世孫,小垣的表現尚可,世子並未發現她不是世孫。少年鄭智雲隨父鄭錫祖進入中參加功臣宴,他看到小垣步履匆匆,弄掉了衣物尚不可知,便一路追著她進入後殿,看見她在認真地讀左傳,不免感到驚奇。小垣慌亂之中不小心讓書掉進了池塘,正準備下去撿書,鄭智雲拉著她,兩人不慎掉進了池塘中。鄭智雲不會武功,更不會游泳,還是小垣將他救了上來,幫他做了人工呼吸,這才讓他活了過來。兩人因此相識,小垣忍不住疑惑他為何不學武,連基本的平衡都做不好。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鄭智雲回家開始練習平衡,並讓父親教授自己武術。閒暇時,鄭智雲謄寫一本新的左傳,將書送給小垣。此後,兩人相識相知,在世孫的幫忙下,小垣得以出與鄭智雲見面。鄭智雲贈她一個名字,蓮膳,小垣感動欣喜,與他約定好三天後的敬老宴上,在橋上見面。隨後鄭智雲送小垣回,被父親撞見。鄭錫祖聯想之前的種種,他懷疑這個女就是當年嬪娘娘誕下的雙生子之一,他立即將這件事告訴尚憲君。嬪娘娘遠遠地看著正在忙活的小垣,父親怒氣衝衝將她押回寢殿質問。 事情已經敗露,嬪娘娘只好哀求父親放過小垣,但父親心狠手辣,還是派出了鄭錫祖去殺害小垣。敬老宴當天,世孫說服小垣再次假扮自己,他要出看一眼即將被斬首的翊善大人。小垣本身也與鄭智雲有約,她內心糾結極了,但還是答應了世孫,殊不知世孫這一趟出竟是有去無回。世孫趕往斬首的地方,被左翊衛發現,左翊衛起初以為他是小垣,看到鄭錫祖在背後追著小垣不放,他趕緊拉走了世孫。後兩人有過簡短交談,左翊衛這才知道面前的人不是小垣,而是真正的世孫。 鄭錫祖來勢洶洶,左翊衛來不及和世孫解釋,讓他上馬趕緊離開,他則留下拖住鄭錫祖。但他沒能拖延太久,鄭錫祖就拍馬追上世孫,世孫驚恐萬分,還沒來得及說自己是世孫的身份,就被鄭錫祖一箭斃命。內的小垣等待得實在焦灼,她偷偷跑出世孫殿後,遇上了尚憲君大人。

第2集:小垣成為世孫
娘娘看到了孩子的屍體,但她發現這具屍體的脖子上沒有疤痕,於是意識到這是世孫的屍體,更是悲痛欲絕。此時的小垣跑出寢殿,遇上了尚憲君大人,氣氛一時很緊張,幸虧尚憲君沒認出她。福童一路跑來,將小垣帶回寢殿。鄭智雲如約等候在橋上,但遲遲等不到小垣。福童和小垣回到寢殿,赫然發現嬪娘娘在殿內,嬪娘娘開口就問她還有誰知道小垣和世孫換裝的事。福童和小垣先後惶恐跪下,嬪娘娘紅著眼叮囑她,以後她就是世孫,這個祕密到死都不能讓人知道。 小垣深夜跑出寢殿,身後跟著福童,他們無意中看到嬪娘娘、尚憲君大人和鄭錫祖。尚憲君掀開了白布,小垣和福童都看到了世孫的屍體,他們霎時明白是尚憲君讓人將世孫殺死了。只是他們沒想到,殺死的人不是小垣,而是真正的世孫。鄭智雲進,想讓二月幫忙把東西帶給小垣,卻意外得知自從上次小垣出外支援敬老宴之後就再也沒有下落。鄭智雲便想請身為司憲府監察的父親鄭錫祖幫忙查一下小垣的下落,被鄭錫祖嚴厲回絕,並命令他以後不許再提起小垣。 接連受到打擊的小垣無法接受這些事實,一天都沒有進食,後來還是嬪娘娘一番勸說,她這才想通。從女的身份轉變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世孫,可想而知小垣並不適應,她還是習慣親力親為收拾自己的衣物棉被,去向國王請安時,謹慎的她還是險些摔跤導致帽子掉下,好在並沒有讓人起疑。女給她送來藥湯,小垣迷迷糊糊不慎將碗打碎,女誠惶誠恐地收拾,被碎片割傷。小垣趕緊收拾,嬪娘娘讓所有人都出去,她再次叮囑小垣,要讓別人怕她,這樣她才能活下去。 就這樣,小垣頂著世孫的頭銜開始生活在中,並迎來她的生辰。生辰宴上,福童在她耳邊小聲提醒前來祝賀的人的身份。小垣再次看到尚憲君,回想起那晚他與嬪娘娘的對話,不禁冒冷汗。鄭智雲求見世孫,小垣痛苦不已,隔著屏障,她沒有與鄭智雲相認,將自己刻有字的骰子送給他,並表示這是小垣讓他轉交的。鄭智雲走後,小垣實在是忍不住,跟著他一起跑了出去。 二月斗膽攔住鄭錫祖,問他有沒有見過小垣。鄭錫祖藉口缺人手,讓她跟著自己走到僻靜無人之處。正好被鄭智雲看到,他認出這是二月,也悄悄地跟了上去。他看到父親舉刀要殺了二月,他趕緊上前阻攔,但還是沒能阻止鄭錫祖將二月殺掉。當晚,小垣躲了起來,寢殿內的眾人到處都在尋找她。小垣躲在草叢裡哭,她今天跑出去也看到了鄭錫祖殺害二月的殘忍場景,她悲痛萬分,以至於無法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 福童也為她和世孫而哭,小垣主動出來了,她哭著說都是因為自己,世孫和二月才會被殺害。嬪娘娘安慰她,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她是無比特別的天選之子。後來,鬱結於心的嬪娘娘重病纏身,彌留之際,她對小垣說了幾句發自肺腑的話。世子前來見她最後一面,嬪娘娘請求他一定要保護好世孫那個孩子,隨即就撒手人寰了。10年後,揹負著沉重壓力的小垣長大,成為了一個穩重、冷靜的世孫,讓東殿的人都對她敬畏三分。 鄭智雲也長大了,從大明學成醫學歸來,開了一個三開房,變成了一個鄭醫員,醫術十分了得。吏判府的千金長了滿臉的疹子,為此來向鄭智雲求醫,恰好治療出疹子的玄黃色乾花已經用完,鄭智雲只得上山採藥,讓這個來勢洶洶的千金給他五天時間。但她非常蠻橫無理,用三開房所有人的命威脅他務必要在今天把藥開出來。世孫與眾人一起打獵,她教訓了那個故意對她大放厥詞的叔父。 此人懷恨在心,躲在暗處傷人,世孫的束髮被箭弄斷。由於抹胸是絲巾的,她彎腰的時候內裡的絲巾滑開,她立刻拍馬遠離人群,找了個僻靜的地方重新綁好抹胸絲巾。鄭智雲上山採藥,正好就碰見她在整理衣物。敏銳的世孫也發現周圍有人,往鄭智雲躲著的方向擲出一把匕首,鄭智雲嚇得跌倒,兩人四目相對,一個謹慎警覺,一個慌亂害怕。

第3集:鄭智雲當邸下的書筵官
鄭智雲被迫上山採藥,偶然發現了林子深處換衣服的小垣。出於好奇,他躲在樹背後盯著小垣看,腳底一滑,踩中的枯枝產生的細微聲響引起小垣的警覺。小垣向他這個方向丟來一把鋒利的匕首,被鄭智雲躲開。鄭智雲本想就此離開,但想起今天君王親臨此地狩獵,她蹲在這裡容易被認成是獵物而中箭,於是他好心提醒小垣離開這裡。小垣什麼話都沒有說,慢慢靠近鄭智雲,突然與他近身肉搏起來。鄭智雲的身手也不差,輕而易舉鉗制住小垣,輕輕拿下她偷拿的利器,放回自己的兜裡。 小垣的叔父循著蹤跡找來,看到了小垣的馬匹,卻不見小垣的人。聽到動靜後,鄭智雲將自己的外套披在小垣身上,連她的衣服都來不及拿就拉著她離開。兩人被侍衛圍追堵截,逃到了一處山崖,山崖之下是海水。小垣毫不猶豫地推鄭智雲下水,鄭智雲下意識也拉著她跳了下去。等侍衛走後,小垣才準備游上去,轉身發現鄭智雲似乎不會游泳。她沒有猶豫,一個轉身回去拉在水深處的鄭智雲。福童、內禁衛長和尚娘娘很快得知小垣消失的事,心被提到嗓子眼,非常擔心小垣此時的處境。 小垣將鄭智雲救了上來以後就離開了,她回到講武場附近,看到父親和他另一個孩子齊賢大君笑意盈盈的樣子,小垣突然不想上前。刺客趁著她發呆的機會,朝她射出一箭,幸虧者隱君大監前來及時發現,救了小垣一命。內禁衛長隨後也趕至,追著刺客不放,在一處陡坡失去了刺客的蹤跡。邸下被刺殺,這件事很快傳遍整個講武場,殿下也很快得知此事。好巧不巧,刺客屍體被找到了,殿下不再追究。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整件事明顯就是中殿娘娘策劃的,但殿下卻不予追究,小垣徹底心涼。 鄭智雲帶回草藥,救下了三開房的眾人。王妃娘娘得知邸下遇到刺客,提醒她以後注意安全,轉而又提醒中殿娘娘以後少參與講武場這種活動,畢竟她的身份不符。尚娘娘詢問小垣為何會放過鄭智雲,小垣覺得他單純就是一個醫者罷了,應該與刺殺自己的刺客沒有關係。鄭智云為了打聽在講武場遇到的那個女的訊息,打破慣例進了裡的大殿別監與他有交情,準備領著他在裡找人,臨時被其他人絆住腳步。鄭智雲躲在一旁,看到另一邊沒人,就獨自走了。 小垣從噩夢中醒來,再無睡意,離開寢殿去練射箭。福童急匆匆趕來,勸說她回寢殿,小垣就在此時發現了鄭智雲,她拿著箭慢慢跟上他,但內心的悲憫和善良讓她遲遲無法對鄭智雲下手。鄭智雲開啟那扇只有自己和蓮膳知道的一扇小門,小垣很奇怪,他是怎麼會知道這扇門的存在。他回到醫館,看到了久違的父親。父親質問他究竟要虛度人生到什麼時候,鄭智雲一番反駁,讓父親無話可說。當年父親毫不猶豫斬殺無辜二月的場景,一直縈繞在鄭智雲的腦海中,是他一輩子也無法抹去的陰影。 福童按照小垣的指示,查到了鄭智雲的身份。小垣親自出,去三開房找鄭智雲。最後誤打誤撞來到紅月樓,聽到了另一個君大監在背後說她的風言風語。這個君大監是上次在講武場行刺她的叔父,在外,他依舊囂張跋扈地談論著邸下的身份。鄭智雲將偷聽的邸下拉到一旁,她率先認出了鄭智雲(鄭至韻)。隨後小垣主動出面,將君大監諷刺了一番,揭穿上次他刺殺自己的膽大行徑,讓這位叔父無地自容。鄭至韻得知她邸下的身份,瞬間誠惶誠恐。這次小垣原諒了他,但鄭至韻不許再出現在她面前。 尚憲君也知曉鄭至韻醫術了得,他和鄭錫祖提出讓鄭至韻進輔佐世子邸下。吏判府千金臉上的疹子已經好了,她為上次自己的莽撞無理向鄭至韻道歉。鄭至韻告訴她,她應該道歉的人是英持,就是那個在醫館裡打雜的姑娘。鄭至韻準備離開,辛素恩叫住他,告訴他自己的名字。鄭至韻回到三開房,卻沒想到這裡被一夥人打砸毀,他自己也像小雞一樣被人拎走了。弼善上次在紅月樓與君大監飲酒作樂,被邸下當場發現,羞愧的他不久後自行辭官離開,尚憲君又給邸下物色來一個優秀的書筵官。 邸下的書筵官總是頻繁換人,她也早就習慣,這一次她照舊是一樣的心情去看看這個書筵官是誰,只是沒想到,看到鄭至韻的一剎那,她還是明顯地愣住了。

第4集:邸下處處刁難鄭至韻
質吟和英持被抓走仗打,鄭至韻十分痛苦。後來鄭至韻看到了父親,這才知道派兵打砸毀掉醫館的人是他。父親這麼做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鄭至韻進當司書,做邸下的書筵官。所以當她看見新來的司書是鄭至韻時,整個人都愣住了。鄭至韻不卑不亢,他表示以後由他來負責邸下的侍講。之後不久,邸下便以鄭至韻品行不端為由,讓殿下將鄭至韻撤職。然而鄭至韻畢竟是左相,也就是邸下的外祖父所推薦的人才,邸下要拿出證據證明她所說的是真的。 邸下坦言,讓父王去審問大殿別監具賰生和繡房的女們。誰料女和具賰生對鄭至韻十分忠誠,他們矢口否認。情急之下,邸下想讓父王傳喚鄭至韻,卻無意中將自己微服出訪到妓院給說了出來,可謂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鄭至韻作為新人剛來到侍講院,另外的一個侍講給他普及世子的性格,以及其他的一些宗親關係。鄭錫祖已經把鄭至韻的身份處理得乾乾淨淨,邸下想查出點什麼別的,已經是徒勞。無奈之下,她只好給鄭至韻出難題,想讓他知難而退。 侍講院的人早就告訴鄭至韻,世子刁難侍講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除了讓他抄寫和加註釋,她還想灌醉鄭至韻,藉機想讓他出醜。鄭至韻提前得知,便吃了解酒的藥,讓邸下有氣無處發。她又讓鄭至韻去抓泥鰍,氣得他一度想辭官離開。鄭至韻來到中,第一次與者隱君大監見面,他們當初是幼時好友,者隱君大監得知他當了書筵官,便幫他在邸下面前美言幾句。但邸下對鄭至韻的誤解太深,覺得與鄭至韻交友的人也不是什麼好貨色,讓者隱不禁有些尷尬。 因為鄭至韻的關係,邸下第一次缺席了侍講院的侍講。鄭至韻為了朋友的生命,忍氣吞聲,與她打賭,甚至不惜賭上自己的性命。鄭至韻走到箭靶旁,邸下拉開弓箭對準他,場面十分驚險。後來鬧得連左相都來了,邸下的箭也射了出去,鄭至韻沒有中箭。看在鄭至韻膽識大的份上,邸下答應與他打賭。後來者隱告訴他,左相與邸下的關係不太好,鄭至韻暗自思考,邸下會不會是因為與外祖父關係不好,所以才百般刁難自己。外祖父提醒邸下,以後不要再鬧出這麼大的騷動。 鄭至韻如約給邸下出了一道題,邸下苦思冥想了好久。擔任邸下護衛的金佳穩來到東殿前,第一次與她打了照面。殿下去找太妃娘娘,詢問她為什麼要安排護衛在邸下身邊。太妃藉機提醒他要多關照一下世子,畢竟世子才是名正言順的繼承人。福童告誡金佳穩,無論如何,一定要離世子五步遠,然而第一天他就沒能做到,讓邸下大發雷霆。由於他是太妃派來的人,邸下也不好將他趕走。之後邸下準備會講,無意中看到了當年鄭至韻給自己抄寫的《左傳》。 會講當日,邸下說了鄭至韻給自己蓮子的用意,她說得很好,侍講院和大臣都紛紛微笑點頭,但鄭至韻卻表示這不是他的真實用意。鄭至韻說出了自己的真實用意,道理比邸下說的更勝一籌。鄭至韻的這番話,讓邸下明白他聽到了自己與外祖父的對話。為此她好心提醒鄭至韻以後不要再做這樣的事,因為廷比他想象中的要複雜、危險。事後,鄭至韻坦言,自己那麼說也有別的用意,他自己本身不想成為像父親鄭錫祖(鄭析助)那樣的人。 第二天,者隱陪邸下出,隨同的還有金佳穩和福童。他注意到邸下喜歡一隻戒指,便刻意躲開福童和金佳穩,將戒指送給她。有人剛好朝著她的方向潑水過來,者隱下意識為她擋住,不小心將她的紗帽弄壞,便趕緊去給她買一頂新的紗帽。邸下就獨自站在樹下,恰好鄭至韻經過,看到旁人對她壞掉的紗帽指指點點,他過去將自己的紗帽給她親手戴上,兩人之間的距離很近。

第5集:者隱早就發現小垣身份
鄭至韻幫邸下把紗帽戴好,者隱還以為是誰接近邸下,立刻跑過去,後來發現是好友鄭至韻。邸下得知他們是好友,想起之前自己在他面前說鄭至韻的壞話,不禁感到一陣尷尬。金佳穩和福童終於找到了他們,見狀,鄭至韻趕緊離開。其餘四人一同回,邸下把戒指還給者隱,她覺得者隱比自己更需要這個戒指。邸下回到東殿,尚娘娘幫她寬衣,注意到她臉上有隱隱的笑容。小垣想起今天鄭至韻給自己系紗帽的樣子,忍不住臉紅。尚娘娘覺得奇怪,小垣找了個藉口搪塞。 者隱看著小垣還給自己的戒指,思緒忍不住飄回了當年。他那時候還小,想給小垣送去一隻小貓作為驚喜,但他無意中聽到小垣和嬪娘娘的對話,得知小垣是女兒身的驚天祕密。從那時起,他就格外心疼小垣,隨著歲月流長,這份心疼慢慢變成了刻骨銘心的喜歡。第二天,小垣把紗帽還給鄭至韻,兩人因為紗帽吵嘴了幾句。小垣低頭看書,鄭至韻看了她一眼,再也移不開眼,總覺得她很像女的。鄭至韻給被關在牢裡的質吟送去吃的,和他說起這件事,質吟當然不認為當今邸下是女的。 辛素恩去三開房,但這裡的人全部都不見了,而且東西都被打砸毀壞,滿目瘡痍。她哀求父親讓自己和那個醫員見一面,履行要向三開房一個姑娘道歉的諾言。內,邸下帶著東殿的人走著,在花下站了一會兒,恰好鄭至韻看到,再次呆愣住。邸下是個女人的念頭,一直縈繞在他的腦海中。有三個小孩提蹴鞠,球徑直朝著邸下砸過來,金佳穩眼疾手快用身體幫邸下擋住球。三個小孩跑來謝罪,鄭至韻出言為他們解圍。邸下也沒有說什麼,鄭至韻順勢和這些小孩一起玩球,尚娘娘和福童心下了然。 侍講的時候,鄭至韻教導邸下要把廷當成家一樣。邸下為了證明自己,故意在侍講院和內醫院視察一番,發現了許多問題,她怒髮衝冠地要求立即整改。殿下來到這邊,內禁衛長也隨同他一起過來,偶然發現一個和上次那個刺客十分相似的身形。內禁衛長追了上去,但還是把人追丟了。邸下一行人剛好走過來,內禁衛長髮現侍衛金佳穩的鞋子很髒。剛剛他追那人時,那人和內禁衛長的鞋子都曾踩到了泥地裡。因此內禁衛長心裡斷定,剛剛追緝的那人,一定和金佳穩脫不開關係。 邸下在裡巡視了一番,鄭至韻終於忍不住出言阻止,他為剛才手髒的女解釋,為自己說那番話的真正用意作解釋。然而邸下始終記得嬪娘娘的話,只有讓所有人都畏懼遠離自己,才能讓她活下來。當晚,有個女因眩暈症暈倒,邸下一反常態讓金佳穩帶這個女去醫治,其他人全部離開,她要靜心研讀書卷。這個月發生了兩起十年前翊善推鞠時做出關鍵證詞之人的死亡案件,第二個死的人是沄巖,鄭析助為此找內禁衛長了解情況。內禁衛長與他已經暌違十年,此時再見卻是因為案件。 昌沄君大監讓人調查邸下,他認為當今世子已達弱冠之年,但卻不近女色,一定是因為好男色。為此他設計讓一個妙齡女子躲在邸下沐浴的地方,用麝香想使得邸下寵幸女子。這個卑劣的手段被金佳穩發現,女子當眾被揭發,當即招供說是昌沄君大監讓她這麼做的。大妃得知此事,勒令昌沄去給邸下跪下磕頭認錯。尚憲君隨後也知道了這件事,他來到東殿,二話不說就一個巴掌甩在昌沄君大監的臉上,直接將他打翻。尚憲君對他放了狠話,而邸下無意傷害昌沄,尚憲君便說,若是有人以後膽敢拖住邸下,不管是誰,他都不懼怕沾上這個人的血。 者隱也為邸下出氣,將昌沄教訓了一頓。到了書筵的時間,邸下遲遲沒有來,負責去叫邸下的官員昨晚喝了酒,鄭至韻便自己去找邸下,看到她趴著睡著了。邸下從噩夢中驚醒,狠狠地掐住鄭至韻的脖子,後知後覺發現後,她心慌意亂地放開,依靠在身後的書架上。書架上的瓶罐掉了下來,見狀,鄭至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邸下護住,兩人靠得非常近。

戀慕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AGB收視率 TNmS收視率
大韓民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大韓民國(全國)
1 2021/10/11 6.2% 6.2% 6.8%
2 2021/10/12 6.7% 5.9% 6.7%
3 2021/10/18 6.5% 6.4% 6.5%
4 2021/10/19 5.9% 5.6% 6.2%
5 2021/10/25 5.7% 4.9% 5.6%
6 2021/10/26 5.5% 4.8% 5.9%
7 2021/11/01 7.0% 6.3% 7.2%
8 2021/11/02 7.6% 7.2% 7.1%
9 2021/11/08 7.8% 7.8% 6.8%
10 2021/11/09 7.2% 7.0% 6.5%
11 2021/11/15 7.1% 6.4% 6.7%
12 2021/11/16 8.8% 8.7% 7.3%
13 2021/11/22 10.0% 9.4% 8.5%
14 2021/11/23 9.6% 8.7% 9.3%
15 2021/11/29      
16 2021/11/30      
17 2021/12/06      
18 2021/12/07      
19 2021/12/13    
20 2021/12/14      
平均收視率 % % %

戀慕音樂原聲

Part.1(發行日期:2021年10月12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Shadow of you(그림자 사랑) Super Junior-K.R.Y. 3:51
2. Shadow of you(그림자 사랑)(Inst.)   3:51

Part.2(發行日期:2021年10月19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One and Only(알아요) Lyn 4:10
2. One and Only(알아요)(Inst.)   4:10

Part.3(發行日期:2021年10月26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IF I 白智榮 3:41
2. IF I(Inst.)   3:41

Part.4(發行日期:2021年11月2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I Believe An Daeun 3:46
2. I Believe(Inst.)   3:46

Part.5(發行日期:2021年11月9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Hide and Seek(숨바꼭질) VROMANCE 3:39
2. Hide and Seek(Inst.)   3:39

Part.6(發行日期:2021年11月16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Full of You(티가 나) 海允 (Cherry Bullet) 3:16
2. Full of You(티가 나) VROMANCE 3:15
3. Full of You(Inst.) (海允 (Cherry Bullet) Ver.)   3:16
4. Full of You(Inst.) (VROMANCE Ver.)   3:15
主演相關韓劇
  • 第二任丈夫
  • 電視劇世界
  • 某一天滅亡來到我家門前
  • Voice4
  • D.P狗之日
  • 球拍少年團
  • 月升之江
  • 怪物
  • 時空追捕
  • 前輩,那支口紅不要塗
  • 複仇吧
  • 暗行禦史
  • 生存直播
  • 焦糖餅
  • 祕密的男人
  • 惡之花
  • 謊言的謊言
  • 戀愛雖然麻煩但更討厭孤獨
  • 我們,愛過嗎
  • 模範刑警
  • 一起吃晚飯嗎
  • 老伯實習生
  • 優雅的朋友們
  • 你喜歡勃拉姆斯嗎
  • 超能警探
  • 花樣年華-生如夏花
  • 咒術/謗法
  • 愛的迫降
  • 梨泰院CLASS
  • 檢察官內戰
  • 戀慕點評討論
       共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