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仁王后

哲仁王后

《哲仁王后》一部以嚴肅的朝鮮時代為背景的無厘頭性感搞笑古裝劇。講述生活在現代的男人“奉煥”的靈魂穿越到朝鮮的王宮,而且是穿進王後的身體裏之後引發的故事。

哲仁王后角色介紹

主要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申惠善 金昭容 被張奉煥的靈附身的朝鮮王妃(尊 稱中殿)。昭容為了家族、也為了不讓生下她後去世的母親白白死去,也為了對父親盡孝,將「被揀擇成為中殿」視為存在的理由,竭盡全力的生活。但進後發現 哲宗身邊已經有花真了,自己什麼也做不了。能夠敞開心扉的只有崔尚和洪燕而已,因此性格變得孤僻,成為了後們口中的「別魔女」。其實昭容一開始和哲 宗見面的時候就被哲宗迷住了,心想:「這不是為了家族而有的政治婚姻,而是有愛情的婚姻。」但不久後,在命運的驅使下,沉浸在無法擺脫的絕望裡。
金正賢 哲宗 朝鮮國王(尊 稱主上),本名李元範。永平君的異母弟弟。從表面上看是個文雅懦弱的傀儡王,但隱藏著很多秘密。人們嘲笑哲宗是為了不像家人一樣被殺才自願成為傀儡,但實 際上他最害怕的是:按照那些人的願望,他成為了一個無能的國王,什麼都無法做就死去。隱藏著夢想的哲宗,暗地裡規劃他的改革夢,是個面對不斷阻擋自己的命 運,也不輕易屈服的堅強的複合型人物,具備著雙面的性格。
裴宗玉 純元王后 大王大妃,作為王室地位最高的長輩,像是動物園的母獅一樣的人物。雖然威風凜凜,但真正餵食她像飼養員般存在的,是她的弟弟金左根。大王大妃對生活感到滿足,所以自己選擇了像是動物園的母獅生活。雖然看似被金左根左右,但實際上在動搖金左根的是大王大妃本人。
金太祐 金左根 領議政,大王大妃的弟弟,貪戀權力的外戚和權臣。他認為:為了維持現狀,需要越來越大的力量。因此,基本上他關心的不是推翻世界,而是維持世界的既得利益者的典型。雖然裝作不知情,但其實知道金炳仁對昭容的心意。

其他人物

演員 角色 介紹
薛仁雅 趙花真 哲宗在未即位,被流放到江華島前,在那時如命運般相遇的初戀女子。昭容成為王妃後被冊封為後,位號為正一品「宜嬪」。也許和昭容相比,王妃的位置更適合她。單純的只知道愛情的她,為了保護哲宗,心裡逐漸的黑化……。
羅仁宇 金炳仁 金左根的養子,與昭容名義上是堂兄妹。愛慕昭容。發現哲宗和昭容的關係變得友好後,開始嫉妒哲宗。
劉旻奎 永平君 哲宗的異母哥哥,擔任看守哲宗寢的禁衛大將。比起方法,更重視目的的正確性,在價值觀上與哲宗對立。喜歡趙花眞。
李在源 洪別監 哲宗江華島時期的朋友。 以「內降落傘」著稱的他在平時只關心齋飯,因粗魯的言行在背後受人嘲笑。 但瞭解後發現,他是哲宗隱藏的助手,就像暗行御史一樣。 作為朝鮮版軍服式御宅,他掌握了相當多的戰術理論。
全裴修 金汶根 永恩府院君,昭容的父親。因物欲極強,別稱「包物府院君」、「包物大監」。身兼司饔院顧問的他,經常盜取貢品,雖然積習不改,但對女兒極盡疼愛,堪稱「女兒傻瓜」。
永才 金煥 昭容的堂弟,純真無邪的金家老么,喜歡洪燕。由於沉迷於與洪別監打交道的金錢鬥爭,將家中大小事都張揚出去,所以出乎意料的成為金氏家族的「X-Man」。
趙善珠 神貞王后 相信各種迷信的王大妃。被大王大妃排擠的像是挺不起腰來。在她朗朗笑臉的背後,隱藏著對兒子憲宗之死的怨恨。雖然她的行為就像是個盲目迷信的愚蠢女子,但實際上是個對生存有著強烈的執著、掌握著豐壤趙氏的野心家。
車清華 崔尚 跟隨在昭容旁的尚女官,是個動不動就說「不行」的嘮叨機器人。出於「中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想法,討厭出,對於像野馬一樣蹦蹦跳跳的昭容,變得越來越擔心。
蔡瑞恩 洪燕 從老家帶來照顧昭容的僕人,一直被喚作「紅蓮」。雖然總是笑瞇瞇的,從小習慣奴婢生活的她,其實是無所不能的生活達人,個性膽小,是昭容的忠僕。
金承旭    
吳雅妍    
姜智厚 金石根 左議政。
高仁範 趙萬弘 右議政。
宋閔亨 金炳學 領議政。
孫光業 金昌協 兵曹判書。
金周英 五月 趙花眞的婢女。
金廣植 趙德文 吏曹判書。趙花眞的父親。
尹鋒吉 都薛里 隸屬於管理貢品的世運館。
尹基元   御醫。
金吝勸 萬福 御膳房的待令熟手(主廚)。中人出身的廷料理專家。對經常出入御膳房的昭容保持警戒,並且針鋒相對。比起義氣,更注重實際利益的他,是朝鮮時代版如同奉煥一般的男人,一開始對於昭容烹飪的方式有所干涉,但後來也成為了昭容的幫手。
姜彩元 淡香 在御膳房的小小女。

特別演出

演員 角色 介紹
崔振赫 張奉煥 因意外靈穿越到朝鮮王妃的青瓦台主廚。態度轉換、言行不一的虛勢男。對他人的視線毫不關心。雖然像是不知天高地厚在奔跑的野馬一樣的男人,但出乎意料的是他非常討厭疼痛。是個比起穿越到朝鮮時代,更加執著於「GG不見了」的男人。 下定決心在朝鮮時代安居樂業的契機是充滿活力的朝鮮國庫和漂亮姐姐們的天地-廷的內命婦們。雖然奉煥百無禁忌,但並不是喜歡男人的那一型。 他最常說的口頭禪是「想回到什麼都很便利的大韓民國」。但在什麼都沒有、一切都可以成為首創之地的朝鮮,他感受到了成就感。

哲仁王后分集劇情

第1集 張奉煥靈互換穿越到古代 張奉煥成為中殿與哲宗成婚
張奉煥是一名青瓦臺主廚,在一次接待貴賓的宴會上,張奉煥所做的料理中有一個魚鉤,警察很快找到了張奉煥。警察要將張奉煥帶走,張奉煥一直在反抗,他打算翻過陽臺逃走,卻不小心掉入泳池,他的頭部撞到了泳池底部,在水裡他看到一個人正往他著游來。 張奉煥醒來發現自己回到了古代,並且連性別都變了,張奉煥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女人。張奉煥正在思考這是不是一場夢,這時紅蓮進來送藥,張奉煥喝了一口藥發現這一切都不是夢。張奉煥走出屋子,發現外面跪滿了僕人,張奉煥匆忙逃走一群人在後面追。 張奉煥跑到外面發現這裡是殿,張奉煥意識到自己變成了女人,他非常憤怒以為自己做了變性手術,他還問大家為什麼穿成這樣。張奉煥回到屋裡太醫為他診治,張奉煥面對太醫的問題都是以現代的口吻回答,張奉煥想到自己可能是靈穿越,他認為能進來也能出去。 張奉煥問紅蓮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紅蓮告訴張奉煥昨天晚上他掉入池塘,診脈後並沒有問題,但是一直都沒醒來,張奉煥認為那裡就是靈互換的地方。第二天張奉煥在崔尚等人的帶領下來到了落水的湖裡,張奉煥二話沒說跳入湖裡,發現湖裡並沒有水,為了防止事故再次發生,湖裡的水已經抽乾。張奉煥全身髒兮兮的,婢女們一直叫他娘娘,這讓張奉煥非常氣憤。崔尚改口叫他為小姐,崔尚說已經過了揀擇將要成為中殿,張奉煥聽將要成為王的女人更加惱火。 哲宗坐在樓閣裡看書,張奉煥停下腳步讓下人往池塘裡注水,這時一個婢女看哲宗入神不小心將水倒在張奉煥身上,婢女趕忙向張奉煥道歉。哲宗看到世子嬪醒來就欺負婢女,便讓尚膳將世子嬪叫來。張奉煥想到見主上,便瘋狂的跑過去,張奉煥讓哲宗下令往湖裡注水,哲宗便說這是大王大妃的命令。張奉煥讓哲宗給科學的解釋,哲宗看到髒兮兮的世子嬪一直捂著鼻子,張奉煥見狀便打了哲宗。哲宗理論不過張奉煥只能將手發下,崔尚解釋世子嬪丟失了一部分記憶,張奉煥看到哲宗桌上有一本《四史盛史》,他便要拿過來看,哲宗攔住了他,因為這本書裡都是不宜的內容,張奉煥和哲宗爭論起來,兩個人互不相讓,這時尚膳提醒哲宗要去御殿。張奉煥只好作罷,當哲宗起來時張奉煥趁機搶書,在慌亂中尚膳將書丟到水裡。 太醫將中殿的情況告訴了大王大妃和外戚金左根,金左根讓太醫找到醫治中殿的病情,並且不能告訴任何人。大王大妃好奇中殿為何晚上出去,金左根認為是有人冒充主上的名義叫她出去。在後預選名單中最有嫌疑的可能是趙華珍,大王大妃正好找藉口將趙氏剷除。 哲宗上朝大王大妃旁聽,國事商量完大臣們說起國婚一事,現在中殿已經醒來,中殿的事情已經傳開,哲宗說出中殿已經喪失記憶。大臣將中殿落水的矛頭指向了趙華珍,趙華珍的父親趙大壽與大臣爭論,哲宗說那一晚趙華珍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哲宗表示國婚結束將趙華珍接入後。哲宗今天的表現讓大王大妃非常不滿,她讓哲宗查出中殿落水原因。 張奉煥一直想著回去的事情,崔尚告訴他所有的湖水都已經抽乾,這讓張奉煥非常崩潰,他不管看到什麼水都要試一下,經過各方面的折騰,張奉煥都未能如願。現在回去是不可能了,張奉煥決定先收集情報,張奉煥用所學的歷史知道現在的王是哲宗。 哲宗過來告訴張奉煥,明天就是加禮式,張奉煥聽後要將事實告訴哲宗,張奉煥和哲宗來到樓閣將所有下人都避開,張奉煥告訴哲宗他是男人的事情,哲宗卻讓人叫太醫過來。張奉煥回來後被太醫用各種方式治療,張奉煥想著當上王妃就可以做任何的事情,現在他只能屈服了。第二天加禮式如期舉行,在舉行儀式時張奉煥腦子裡突然出現中殿的記憶,加禮式結束後趙華珍也入了後。 加禮式結束後張奉煥住進了大鑄殿,他才意識到晚上有同房一事,不管怎麼樣他都要想辦法脫身。張奉煥決定現將哲宗灌醉,哲宗卻不吃這一套,哲宗喝了一杯酒準備休息,在哲宗吹蠟燭的時候,張奉煥跌入哲宗懷裡。

第2集 趙華珍入為嬪 張奉煥出偶遇哲宗
張奉煥一直想讓哲宗一起喝酒,但不管怎麼樣都沒有如願,哲宗躺下先睡了,張奉煥見狀和歷史上所說的並不一樣,以防萬一他將衣服繫了十字結。張奉煥想要抽一床被褥睡覺,卻被哲宗無情拒絕,張奉煥只能躺在地上睡覺,如此不舒服他決定今晚不睡了。 深夜張奉煥睡熟中,哲宗又做起噩夢,第二天張奉煥醒來哲宗已經離開。張奉煥醒後崔尚和紅蓮等人進來,張奉煥發現衣服被解開,他突然很慌張想著有可能是自己解開的。哲宗回到自己的寢,尚膳進來哲宗已經起床,哲宗很好奇中殿今後的表現。 張奉煥一早要去見大王大妃和大妃娘娘,張奉煥進入的身體是金素容,大王大妃是金氏而大妃是趙氏,婆婆和奶奶是對手,而金素容是奶奶這邊的。崔尚正在向張奉煥說大王大妃和大妃的事情,這時張奉煥看到了趙華珍,男人的本性暴露,他立馬讓人停轎去和趙華珍搭訕,他還不知道趙華珍是他的情敵,並且有傷害金素容的嫌疑。紅蓮將事情告訴了張奉煥,張奉煥要和趙華珍和平相處,趙華珍卻認為張奉煥別有用心。趙華珍準備離開,這時哲宗過來,哲宗含情脈脈看著趙華珍,張奉煥想著那時候要進哲宗的身體就好了。張奉煥非常不滿,哲宗讓張奉煥立刻去後冊封,他的那些不雅的舉動讓哲宗驚訝,張奉煥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金素容遇害那天哲宗在湖邊看到了趙華珍,為了不讓趙華珍被人誣陷,哲宗才著急讓趙華珍進入後。 張奉煥去見大王大妃和大妃娘娘,大妃娘娘說起合之事,張奉煥聽後非常震驚,中途打斷了大妃娘娘,大王大妃和大妃表面相處很融洽,其實她們在暗暗相鬥。隨後張奉煥和哲宗去仁政殿見各位大臣,金左根送上祝福後,他推薦國舅金汶根作為禁衛大將,並說這時中殿擺脫的。張奉煥不知道什麼情況,哲宗表示現在有永平君在,這件事會考慮,大王大妃給了暗示哲宗只能忍氣吞聲答應。 張奉煥在思考問題的時候不小心摔倒,大臣們非常惶恐,哲宗解釋是因為昨晚太累了,張奉煥昨晚因為睡著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嘉禮結束後哲宗告訴張奉煥已經驗紅,哲宗隨後離開沒有更多的解釋,張奉煥非常疑惑。張奉煥回去後遇到兩個婢女,婢女見到他非常害怕,張奉煥一臉疑惑。 大王大妃感覺中殿狀態不太好,因為有哲宗的幫助,在事發那天趙華珍進時間被改了。趙華珍冊封為嬪,張奉煥想要和趙華珍和睦相處,趙華珍沒有放鬆警惕,張奉煥問趙華珍哲宗是不是喜歡說空話,趙華珍表示哲宗不是那樣的人,對於昨晚的事情張奉煥更加崩潰。 哲宗一直在外人面前表現昏庸無道,晚上他外出行俠仗義,他一直都在隱忍。張奉煥來找哲宗,他一直想知道昨晚發生的事情,哲宗卻不告訴他真相。張奉煥開始學習中的禮儀,張奉煥著急找到回去的辦法,他只能接受特訓。讓張奉煥沒想到的是金素容的記憶在他腦海中出現,他突然想明白哲宗一直在迎合大王大妃,那天晚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張奉煥去見大王大妃,他故意說懷上子嗣,要在湖裡注滿水,大王大妃不同意並且要懲罰張奉煥的下人,張奉煥答應大王大妃七日懷上子嗣。趙華珍去見大妃,大妃給趙華珍一張符咒,她的目的是讓趙華珍懷上子嗣。趙華珍知道哲宗和中殿合期限,她一直忍著,想到了金素容落水那天發生的事情。晚上張奉煥準備悄悄出,從紅蓮那裡他得知金素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張奉煥出遇到了金煥,金煥是金素容的弟弟,張奉煥並不知道,兩個人出便說要去烏塔亭,張奉煥順利出後將金煥打暈。張奉煥來到妓院,媽媽已經認出他是女人,張奉煥拿出很多錢,媽媽拿錢辦事。妓院的另一個房間金丙寅正在販賣官職,金丙寅是金左根的養子,與金素容是堂兄妹。哲宗、永平君和洪別監商量在另一個房間商量要事,張奉煥從廁所回來走進了他們的房間,張奉煥並不認識永平君和洪別監,這時鐘聲響起張奉煥著急回,永平君和洪別監已經認出中殿,哲宗決定親自解決中殿。

第3集 金炳仁救偷偷出的金素容 哲宗千方百計要殺金素容
金素容喝酒太多,根本沒有認出哲宗,誤以為他是來搶劫的,就把身上所有的錢財都拿出來,哲宗以為她在故意拖延時間,就在這時,金左根家的侍衛金炳仁及時出現,他挑開了哲宗臉上的面罩,哲宗擔心暴露身份,只好捂著臉和他戰在一處,最後,哲宗把唯一的燈孔打落在地,沒想到金炳仁竟然用劍挑起燈籠,就湊在哲宗的面前。 洪別監隨後跟來,看到哲宗蒙著臉,隨手拿起一塊瓦片把燈籠打掉在地,哲宗趁機溜走,金炳仁拼命追趕,結果一無所獲,現場只留下那塊擋臉的手帕,侍衛們聞訊趕來,誤以為金炳仁遇到劫匪,金炳仁派他們四處搜查。金炳仁喊醒表妹金素容,看到她衣衫襤褸,醉得不省人事,心裡大惑不解,趕忙護送她回皇。 哲宗順利逃脫,他越想越不對勁,擔心金炳仁和金素容聯手來調查他。金炳仁把金素容抱回房間,不由地想起她入前一晚的情形,金素容不想嫁給哲宗,她獨自坐在外面傷心流淚,金炳仁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只能對她好言相勸,金炳仁對她一往情深,發誓不會忘了她,金炳仁情不自禁吻住金素容。 第二天一早,金素容迷迷糊糊醒來,才知道金炳仁把她送回來的,太醫要進來給金素容看病,金素容威脅要讓他變成太監,太醫嚇得避之不及,金素容得知愛嘮叨的崔尚不在,一下子放鬆了許多。 御膳房的廚師給金素容做了一碗麵,她大為不滿,就讓廚師重新做,廚師一連做了好幾種麵條,都被金素容退了回來,最後,金素容親自去廚房做飯,她精湛的刀工和廚藝驚呆了廚師和女們。廚師在御膳房三十年,自以為廚藝了得,他對金素容做的那碗麵讚不絕口。紅蓮也是第一次吃到如此美味的麵條,她開心地合不攏嘴,對金素容讚不絕口,金素容不禁苦笑,這是她穿越以前最驕傲的工作。 哲宗來看金素容,拐彎抹角試探她一番,想知道她還記不記得昨晚的事,金素容衝他打了一個飽嗝,哲宗嚇得落荒而逃。金炳仁一早來看望金素容,對她噓寒問暖,金素容才知道昨晚有人想行刺她,可她一點也想不起來,金炳仁得知只有紅蓮一個人知道她離開皇的事,想派人監視紅蓮,金素容覺得不可能,金炳仁對她千叮嚀萬囑咐才放心離開。 崔尚請假來到一間雜貨店買絲線,老闆竟然翻出一個萬花筒給她,裡面都是男人裸體圖片,崔尚嚇得大呼小叫。金素容再次來到御膳房,要和總廚比試廚藝,兩個人都不甘示弱,廚師們為總廚加油助威,金素容不慌不忙做了一個火鍋,讓都薛勇嘗試味道,都薛勇嘖嘖讚歎,總廚輸得心服口服。 紅蓮急匆匆來報信,哲宗已經到金素容的寢殿,她忙不迭趕回去,哲宗好奇地詢問她一天的行蹤,金素容只記得金炳仁來賀喜,哲宗賭氣要在這裡睡覺,金素容很快就睡著了,哲宗再次做噩夢,他嚇得大聲呼救,金素容被吵醒,趕忙把哲宗叫起來,哲宗錯把她當成趙華珍,金素容惱羞成怒,狠狠教訓了哲宗一頓。 金素容一早陪著趙華珍射箭,向她透露了根本沒有和哲宗同房的事,趙華珍根本不信,誤以為金素容故意在她面前炫耀,一口咬定金素容自己掉進湖中,就是為了栽贓陷害她。金素容再次來到御膳房,無意中得知哲宗每天會點很多飯菜,她大惑不解。 金煥向金炳仁透露了有人和他一起出的事,金炳仁拿出那塊手帕讓他辨認,金煥也不認識,金炳仁就交給他一個重要的任務。洪別監和永平君商量,想下毒害死金素容,以免暴露他們的行蹤。永平君進來見哲宗,給他送來一瓶毒蘑菇製作的毒藥,讓他找機會放到金素容的飯菜裡。 金素容再次下廚準備飯菜,精心準備了烤魚,她和紅蓮一直守著烤爐到天亮,才完成了所有的料理,金素容派人給純元王后送了一份,純元王后對她的廚藝讚不絕口,金素容一五一十彙報了每道菜的做法和功效,就是想讓純元王后永葆青春,純元王后終於答應把湖裡注滿水。女們和侍衛們全體出動,一桶一桶往湖裡注水,金素容嫌太慢,逼他們加班加點幹活,金煥躲在一邊看到這一幕。 哲宗苦等了一整夜,也不見金素容回來,他的計劃落空。純元王后得知此事,還以為哲宗對金素容情深義重,期盼著早日抱上孫子。哲宗練習飛刀,想殺死金素容,他讓人把飯菜送來,要和金素容共進晚餐,金素容聞到茶香,不由地想起出那晚上刺客身上的味道,認定要刺殺她的是哲宗。

第4集 哲宗毒害金素容計劃失敗 哲宗捨命保護趙華珍
金素容強忍心中的憤怒,假裝不動聲色和哲宗周旋,哲宗趁其不備往茶水裡下藥,還把女支開,親自給金素容倒茶,金素容懷疑茶水裡有毒,就讓哲宗當面喝下去,沒想到哲宗端起來一飲而盡,一把摟過金素容,把有毒的茶水全部喂進她的嘴裡。 金素容很快就迷糊了,她想趁機跳湖回到以前的身份,哲宗拼命阻攔她,順手拔下她頭上的髮簪,逼她說出那晚在外的所見所聞,金素容頓時惱羞成怒,當面揭穿哲宗因為愛上趙華珍不惜殺害王后的罪行,哲宗負氣而走。 永平君匆匆趕來見哲宗,得知金素容已經發現他們的計劃,刺殺行動失敗。金炳仁來雜貨店詢問手帕的來歷,老闆也不認識,金炳仁就把手帕扔進裡的烤爐,被路過的太監發現。金煥向洪別監透露了金炳仁最近在查刺客,他手中有刺客留下的手帕,洪別監意識到情況不妙,讓永平君向哲宗彙報此事。 有人戴著面具把女紅月偷偷抓起來,對她嚴刑拷打,逼她說出把金素容推下湖的人。太監和女們每天加緊往湖裡加水,金素容一心就盼著湖水儘快加滿,他好穿越回原來的身份。純元王后讓金素容給她準備飯菜,金素容只好照辦,她乘坐轎攆前往御膳房,不停地催轎伕快一點,金素容坐在飛一般的轎攆上,感覺前所未有的滿足。 金素容指揮著廚師準備乳酪,把裡所有牛羊的奶都擠光了,總廚大為不滿,小女譚陽突然抱著一隻小狗走進來,金素容送給她一塊點心,總廚不許譚陽吃,並且講明女人不能隨便吃御膳房的食物,金素容不管不顧,讓譚陽隨便吃。 金素容用乳酪做了延年益壽的美食,純元王后大快朵頤,讚不絕口,金素容讓裡的工匠們準備食轎,她親自去湖邊視察,得知最晚明天就要完工,她讓總廚準備了清涼的糖水,金素容很滿意,讓崔尚通知御膳房,給每個運水的女和太監準備一份,總廚只好照辦,他們從來沒有喝過如此清涼的湯,對金素容感激涕零。 紅蓮給金煥送來一碗糖水,他端起來一飲而盡,紅蓮急匆匆返回去,和金炳仁撞個滿懷,金炳仁對她噓寒問暖,紅蓮被他英俊的外貌和紳士風度深深打動。趙大妃發現貼身女紅月消失不見了,就來找趙華珍求助,趙華珍向永平君求援,哲宗找藉口甩開貼身的太監尚膳,偷偷來到約定地點見趙華珍,哲宗擔心紅月供出趙華珍,想主動承擔罪責,永平君勸他以大業為重,不要讓兩年的臥薪嚐膽白白浪費,永平君派出所有的殺手四處尋找紅月。 趙華珍跪在純元王后的外負荊請罪,趙大妃得知此事,趕忙過去一看究竟,純元王后正和弟弟金左根一起吃飯。金素容無意中看到針線盒裡有一個紅手帕,上面寫著"放棄虛假的我",從紅蓮口中得知金素容一直在繡這幾個字,金素容看出這是遺書,懷疑金素容生前就想嫁禍趙華珍。 哲宗急匆匆來找金素容興師問罪,一口咬定她威脅恐嚇趙華珍,金素容被他說得一頭霧水。趙華珍主動向純元王后交代了那天晚上她和金素容在一起,謊稱她把金素容推下湖,求她不要遷怒於別人,純元王后拿出一封舉報信,揭穿趙大妃是幕後主使,哲宗聞訊趕來,極力提趙華珍辯解,純元王后根本不信,狠狠教訓了哲宗一頓。 永平君費盡周折終於找到紅月被關押的地點,他帶人衝進去救出紅月。純元王后下令讓侍衛殺死趙華珍,哲宗拼命為趙華珍求情,用手把侍衛的劍擋住,鮮血流了一地,金素容覺得哲宗很仗義,哲宗剛想向純元王后自首,金素容趕忙阻止他。金素容想著今晚就能順利穿越回去,她急忙跪倒在地說明真相,承認她當晚想跳湖自殺,求純元王后不要遷怒於哲宗和趙華珍,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第5集 金素容承認跳湖自殺引發混亂 金炳仁救跳湖穿越的金炳仁
純元王后認為金素容是胡言亂語,她拿出那張"放棄虛假的我"的遺書,純元王后不相信金素容會在冊封的前一晚選擇自殺,趙華珍突然暈倒在地,金素容順勢也假裝暈倒,現場頓時亂作一團,哲宗二話沒說就抱起趙華珍。 金左根趕忙站出來為金素容辯護,她是因為不想任何人受到傷害才站出來,金炳仁從人群中出來抱起金素容,純元王后不再追究,讓他們各自離開。金炳仁把金素容抱回,金父聞訊趕來,看著女兒昏迷不醒傷心地嚎啕大哭,紅蓮和崔尚傷心地大哭不止,金素容左右為難,她想馬上醒過來,可又找不到合適的機會,最後迷迷糊糊睡著了。 金炳仁悵悵然離開皇,不由地想起金素容進前一天和他說的話,金素容想象著哲宗是一個像他一樣親切的人,金炳仁看到金素容在裡的尷尬處境,心裡百感交集。純元王后越想越生氣,金素容在冊封前一夜曾經來求她,想離開皇,純元王后堅決不答應,讓她死也要死在皇。 金素容被噩夢嚇醒,紅蓮才破涕為笑,金素容迫不及待想去看看湖裡有沒有注滿水,她想盡快穿越回以前。金素容來到湖邊,看到女和太監從很遠的地方打水,才知道附近的井水都乾枯了,金素容不想再等,想先在就跳湖自殺,紅蓮和崔尚死死抱住她的兩條腿不放。 金素容找了個頭和她差不是太監試一試湖水的高度,結果才到太監的腰那麼深,金素容很失望。純元王后把金素容叫來問責,嫌她給金氏家族丟臉了,賭氣要把她的王后廢掉關進冷,金素容趕忙跪倒在地求饒,她不能被關進冷,否則就沒有機會離開皇了,金素容謊稱記憶錯亂才會胡言亂語,純元王后氣得暴跳如雷,金左根在一旁為金素容求情,金素容發誓忘記過去的一切,重新開始新的生活,金左根就把那張字條扔進火堆裡燒了。 哲宗一直守在趙華珍身邊,他沒想到金素容站出來為趙華珍辯護,永平君卻認定金素容是為了取悅哲宗故意而為之,哲宗萬萬沒想到金素容竟然絕望到想要自殺,冊封前一夜,金素容曾經來找過他,苦苦懇求哲宗忘記她是安東金氏的身份,多關注她,分給她一點愛,哲宗看出金素容對他的一片深情,可他對金素容態度冷漠,哲宗越想越內疚,覺得自己的冷漠害的金素容想自殺,他連夜來看望金素容,金素容卻不買賬,狠狠數落哲宗一頓,強行把他趕走。 哲宗返回寢,看到趙華珍已經醒來,他後悔把趙華珍帶進,讓她面對這麼多的責難,哲宗承諾會讓永平君保護她,趙華珍得知紅月被救出,她趕忙過去探望,看到紅月被打得遍體鱗傷,趙華珍心痛不已,紅月看不到戴面具綁匪的臉,只記得他的聲音,趙華珍給紅月一筆錢,讓她先回家養傷。 金炳仁來找金左根,請求做義禁府長,可以隨時保護金素容的安全。金左根聯絡朝臣聯名向哲宗上書,逼他任命金炳仁為義禁府長,哲宗被迫蓋章。趙華珍放心不下紅月,終日鬱鬱寡歡,拜託永平君去看一下。趙華珍為了感謝永平君一直以來的保護,當場給他畫了一幅畫。 金素容到御膳房刺繡,總廚敢怒不敢言,純元王后對金素容做的飯菜念念不忘,她餓得飢腸轆轆,可還是把總廚做的飯菜退回來,總廚心急如焚,金素容親自下廚做飯,派人用食轎給純元王后送去,她大快朵頤,很快就吃光了。 趙華珍來找趙大妃求救,擔心哲宗會改變對金素容的態度,趙大妃決定向哲宗提議廢掉金素容,叮囑趙華珍攏住哲宗的心,趙華珍心裡有隱隱不安,不由地想起那天晚上的事,她約哲宗來湖邊見面,沒想到等來的是金素容,金素容警告他王不要纏著哲宗,明天就是金素容的冊封大典,哲宗不會來赴約,趙華珍惱羞成怒,威脅要把金素容暗殺哲宗的事說出來,金素容縱身跳湖自殺,趙華珍嚇得趕忙躲開。 天上下起瓢潑大雨,金素容,崔尚,紅蓮和譚陽坐在御膳房的臺階上談天說地,總廚帶著廚師們在臺階上摘菜,金素容觸景生情,想起了自己以前的生活,發了很多感慨,譚陽好奇地問東問西,總廚隨口說了一句雨太大會讓湖水溢位來,金素容想起自己就可以穿越回去了,開心地在雨裡載歌載舞,紅蓮和崔尚也陪她一起瘋。哲宗從此路過,被金素容可愛的樣子逗得忍俊不禁,主動向她賠禮道歉,金素容卻不買賬,哲宗就把雨傘送給她。 當天夜裡,金素容來到湖邊,在石頭上刻下"張奉煥到此一遊",然後奮不顧身縱身跳進湖中,她任由身體一點點往下沉,金炳仁突然出現來救她,金素容拼命掙扎,一心想尋死,金炳仁緊緊抱著她,把她救了上來。

哲仁王后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標題 AGB收視率
韓國(全國) 首爾(首都圈)
1 2020/12/12 張鳳煥夢遊仙境 8.030% 8.657%
2 2020/12/13 無人知曉 8.800% 9.527%
3 2020/12/19 與敵人同寢 9.022% 9.709%
4 2020/12/20 知道太多的男人 10.447% 11.414%
5 2020/12/26 容易受傷的腳後跟 11.337% 11.953%
6 2020/12/27 理解與誤解之間 11.805% 12.549%
7 2021/01/02 面具 12.414% 13.250%
8 2021/01/03 危險的關係 12.271% 12.953%
9 2021/01/09 光和黑暗 12.066% 13.014%
10 2021/01/10 活在噩夢裡 12.836% 14.014%
11 2021/01/16   12.517% 13.354%
12 2021/01/17   13.224% 14.251%
13 2021/01/23   % %
14 2021/01/24   % %
15 2021/01/30   % %
16 2021/01/31   % %
17 2021/02/06   % %
18 2021/02/07   % %
19 2021/02/13   % %
20 2021/02/14   % %
平均收視率 % %

哲仁王后音樂原聲

Part.1(發行日期:2020年12月13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奉煥啊(봉환아) Norazo 02:37
2. 奉煥啊(Inst.)   02:37

Part.2(發行日期:2020年12月27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心成為了星星(마음이 별이 되어) 張寒星 04:07
2. 心成為了星星(Inst.)   04:07

Part.3(發行日期:2021年01月03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Here I am 趙賢雅(城市札卡巴) 03:58
2. Here I am(Inst.)   03:58

Part.4(發行日期:2021年01月09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PUZZLE 韶宥 & 朴佑鎭(AB6IX) 02:59
2. PUZZLE(Inst.)   02:59

其他

歷史及各方考證

金昭容冊妃日為哲宗2年9月25日(1851年,咸豐元年),當時的時序應為秋末,但崔尚宮卻於嘉禮前一日稱當刻為道光年間。

劇中除出現安東金氏及豐壤趙氏兩派代表王室長輩:純祖遺孀:明敬大王大妃、文祖遺孀:孝裕王大妃外,憲宗遺孀:明憲大妃並無出現,亦不可能身為慈殿於各種場合皆無蹤影。

由於三代前任國王遺孀皆仍在世,作為前前任朝鮮國王正配的神貞王后趙氏當時按照法度嚴格上並非大王大妃或大妃,而是王大妃。當時的大妃為其媳婦孝定王后洪氏。

由於哲宗繼位乃繼承純祖之大統,純祖王妃:憲宗、哲宗朝明敬大王大妃金氏,身分嚴格上為「母妃」而非祖母。

按照名義,趙王大妃乃哲仁王后之妯娌,而實質上為堂妯娌,但無論本身抑或名義,亦絕不可能為婆媳關係,但金昭容卻稱呼趙大妃為「어머니」(即母親的意思)。而第6集,趙大妃更是表示自己的地位乃哲宗之母親,實為謬誤,憲宗雖為先王,但法度上乃哲宗之侄。

朝鮮哲宗後宮趙氏之品階為從一品貴人,而非正一品嬪。終朝鮮五百年,被冊為正一品宜嬪的只有正祖後宮宜嬪成氏。

貴人趙氏出身平壤趙氏非豐壤趙氏一派,冊封為貴人乃哲宗十年,並非哲宗二年。趙氏受冊時,中殿金氏已於前一年生下元子,甚至於哲宗十年當年夭折。

若趙花真並非上述之貴人趙氏,則趙花真一角乃虛構杜撰人物。

劇中第4和第5集,金昭容落水前繡的手絹被發現,上面繡了「放弃虚假的我」,句子以現代白話文語法書寫,字體是簡化漢字,明顯與朝鮮王朝流行的漢語文言文體裁和傳統漢字不一致。

於第6集任命金炳仁的教旨上寫道:「金炳仁為 從一品 行判義禁府事 咸豐二年十月初四日」,但義禁府首長:判義禁府事乃從二品,非從一品。

由故事初期金昭容於行嘉禮前夕的「道光年間」直到第6集金炳仁被任命為判義禁府事的「咸豐二年十月初四」,劇中一直處於盛夏時值,身處北面邊境的 漢城竟一次雪也沒下過,湖連一次冰也沒結過。但第7集卻又明確表示只是過了一週時間,而道光年間到咸豐二年十月初四竟只用了一週時間。

主演相關韓劇
  • 晝與夜
  • 愛我的間諜
  • 一起吃晚飯嗎
  • 觸控/Touch
  • 愛的迫降
  • 黑狗
  • 揀擇-女人們的戰爭
  • 綠豆傳
  • 優雅的家
  • 60天,指定倖存者
  • 異夢
  • 請輸入搜尋詞:WWW
  • 僅此一次的愛情
  • 朝鮮生存記
  • 銀行家
  • 浪漫是一冊副刊
  • 死之讚美
  • 陽光先生
  • 時間/Time
  • 雖然30但仍17
  • Live
  • 推理的女王2
  • 我黃金光輝的人生
  • 麵館女人
  • 戰爭與愛情
  • 比花還美
  • 再見獨奏
  • 白雲階梯
  • 我男人的女人
  • 東京太陽雨
  • 哲仁王后點評討論
       共有 0 條評論